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刚从爱丁堡回来,这一年的这一天,我终于在伦敦了。

刚好8号是在自己宿舍里的最后一天,一年就这么过去啦。


这是怎么样的一年呢,很难简短概括。我终于来了这个心心念念了很久的地方,虽然大部分的功劳在爸妈给我的钱,但我也在种种尴尬恶心恐惧里活了下来,没成为河里漂着的某个或者铁轨上躺下的某个。


去年的这会儿想问自己,学位拿到了吗,还身心健康吗,第一项还有待考察,第二项基本可以说还健康着233 我还见了你两次呢:)但还是有很多很多想体验的事情没有去做,一是英语太差,二是自己胆怯,对遇到的善意很难得体应对,恶意也是。来的目的是想要体验,想要经历,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想有所长,这么说的话其实这一年...

为什么不问问神奇宝贝呢

由于种种自己的愚蠢和流年不利,现在在一个人坐四个半小时火车纵跨你英,所以我搞了一个提问箱。


认识比较久的朋友可能从ID里看过了我这一年两年三年,谢谢大家云养我(。

所有您觉得我应该能给答案的事情都可以问,虽然我对很多事情都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 ᐛ 」∠)_


地址

[谭赵]Library(短/完)

Warning:

第二个伦敦系列时间线,是冬天时候有的脑洞,所以麻烦想象一下很冷很灰x

很久不写东西了,练练手感吧,没啥质量。


那天晚上赵启平在图书馆赶final,其实他本可以呆在宿舍里,饿了有饭困了有床的一个可心的小地方,但是他没有。有那么一两天他从学校出来的时候还是会习惯性拐向通往谭宗明家的那条地铁线,然后在一百米或者两百米的错路之后尴尬地反应过来,而现在他终于适应良好。但他还是不太想回自己那个刚租下的还没有什么烟火气的ensuit,没有他过去一段时间里早上闭着眼也能爬下床准确无误地走过去并打开电磁炉开关的厨房。也没有谭宗明。


这个念...

我写完初稿交给proofreading啦。

晚上出地铁站撞到一群人在大马路上唱生日歌,那会儿还是31号。

那么,伪装者生日快乐ʕ •ᴥ•ʔ
是凶器,也是世界呀。

虽然我写的东西毫无学术含量,但也算他们实实在在踏入过我宇宙啦。

伪装者三周年快乐(・ω・)ノ


这条是定时发送_(:з」∠)_

希望英国时间31号结束之前我能把草稿交给proofreading了。


布达佩斯&布拉格


之前跟朋友实在写不下去论文,决定说走就走出去玩一下,结果苦于机票太贵还是拖了十天才能走(。)


算上布鲁塞尔欧洲有名的布都去过了hhh 这次这两个都很好看的,建筑色彩配色都很喜欢,远胜布鲁塞尔,物价也比伦敦低太多了,布拉格的中餐和国内差不了太多。私心觉得布拉格更漂亮一点,但布达佩斯的多瑙河夜景真的太让我“哇哇哇”了,可惜静态感受不到。在布拉格慕名去看了穆夏的博物馆,之前只知道首页很多太太喜欢他,亲自去看了一下真的很惊艳。比较尴尬的是进去拍了好多照片之后才被人阻止说不让拍的,然而场馆内没看到提示啊_(:з」∠)_


还有这两个地方欧元不是很通行,特别布达佩...

[凌远/陈亦度]风和风之间-2

Warning:

《无辜的眼迎风而张》世界观,ABO,时间线在贺涵去世之后。

私设多,OOC,走哪算哪,全靠编。


-2


跟林念初离婚之后凌远开始参加自己病人的葬礼,或者在他们的亲属情绪平复之后,请求去看看那些墓园。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欢迎他,即使做到院长,仍然会有病人家属拿着刀堵在他的办公室外。随着时间改善的不过是他处理紧急事件时的效率和效果,凌远需要站在那里,后来只需要凌远站在那里。连陈亦度都碰到过几回,后来跟他开玩笑,说你活得真像根定海神针。凌远笑了笑,没有反驳他。


他已经很习惯这种生活,以至于直到离婚协议书拍到他桌子上,都没能反应过来他的...

祝你平安啊王先生

写到第三年,才意识到在这个时刻,我是叫你“先生”的哦。

有点肉麻了,不太好意思233


去年8月18号,我是怎么想象现在这一刻的呢?其实记不清了,但看那会儿写给你的东西,在害怕之外,还是有雀跃的。今年也有一点。虽然论文写得实在是磕磕绊绊又滥竽充数,对它质量的心理预期一降再降,但完成它的时候,我也要从这里离开,往下一个人生大挑战去啦。明年这一天我会是什么样子呢,我不敢想,其实连九月份能不能按时交上论文我都不敢想,更别说从象牙塔里走出来,去触摸真实生活的那个时刻。这些日子里我总是因为自己的懈怠而焦虑,一边焦虑一边懈怠,不想自己变成这个样子,又一天天地变成这个样子。站在这个时间节点...

[凌远/陈亦度]风和风之间-1

Warning:

《无辜的眼迎风而张》世界观,ABO,时间线在贺涵去世之后。

私设多,OOC,凌远的cut看得很早了,之前也没怎么写过他,小陈就基本上是我自己的小陈了。没有大纲,后面也没有相对具体的想法,只是想保持下写东西的手感,走哪算哪吧。

医学方面靠百度查的,不细致不专业。也没体验过40岁的人生,全靠编。


凌远在葬礼的一个月之后请陈亦度吃了顿饭。


他们彼此的状态都趋于正常,至少与人交流的时候不是在勉强。很不错的法式餐厅,两个人都穿了正装,陈亦度在切牛排的间隙对凌远笑,说你的衬衣其实可以再小一号。相比之下陈亦度的状态居...

今天终于把一篇很有名的原耽看完了,突然想起来之前写的那篇贺陈。


虽然衍生里我的本命CP其实是谭赵,但平心而论,贺陈这个小系列于我而言是更有进步的作品吧,虽然私设太多了,特别在陈亦度身上。写到后面觉得它都不是一个爱情故事了,应该算是在我有限的人生阅历里,将浪漫和现实结合的一个产物,比起隔壁甜甜蜜蜜小打小闹的谭赵,贺陈在我这儿的问题和困难是更实在的,虽然解决方法简单粗暴了一点。我应该可以说,最后这个HE,并不是百分百由于爱情的HE,更像是被许多不可抗力推着往前走,彼此对现实和过往人生作出的妥协。两个人都有心结,而且是几乎无法解开的心结,永远存在你进我退、然后各奔天涯的危险。《验孕...

1 2 3 4 5
© London Fore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