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仪男孩长驻于身边

出自习室看到这张图,啊,也有点对?像是种因为昂贵而显得高级的苦难∠( ᐛ 」∠)_

过来一个月啦,生活没有变得更容易,但心已经死了,所以……每天都努力找一点开心的事,比如晚上地铁旁边座位的好看小哥哥好像蛮困的,一直闭着眼睛,那段路整个车厢都很安静,只有机械声,一瞬间觉得很文艺片。大家好像都不是很容易。

但任何一个可以熟练使用英语的人都可以使我嫉妒(。那天去看一个讲非法移民的小话剧,zqsg到想哭泣哪怕只听懂六七十。故事里的中国移民原型,后来杳无音信,因为不会说英语……哈哈(。

其实想蹭个热点说我也被屏蔽了哈哈哈但是是很古早的东西,也发过pdf备份,所以就随便吧(。那张地铁站的图,有位老师说背影像小赵...

[凌李]738个字

Warning:

不了解的CP,矫情,OOC,看了半集白夜追凶的脑洞。

测试一下我的心是不是已经被生活搞死了。


-

那之后他遭遇了严重的黑暗恐惧症,所以只被允许上上午班。比起天气更重要的是日落时间,他要是想多留一会儿跟同事们看看卷宗,就得有人分神替他留意天色。当然城市里很难有完全的黑暗,他很快摸出一条透亮光明的路,稍晚一点也不担心回家。但如果凌远打给座机的电话他接不到,那个人在手机里的声音就不会很温柔。“你跟我共享实时位置。”李熏然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抓头发,“我上地铁啦,里面信号不好。”


也不是一开始就能习惯顶灯大亮的睡眠,他给凌远买眼罩,自己躺在被...

今天可以说是我的sweet night了!

去银行办卡,分给我的staff是个蛮高还挺好看的白人小哥,办卡的时候(大概是为了避免尴尬)一直在试图和我聊天,how are you啊,学习怎么样啊,喜欢伦敦吗,巴拉巴拉的,然而我的听力和口语就……哈哈👋很多时候都是🐔同🦆讲。但他还很善良地说我的英语是advanced,大概意思是比最差的好一点比最好的差一点∠( ᐛ 」∠)_?问我有没有学别的语言,说他学西班牙语,还教了我几句,虽然我很快就忘了_(:з」∠)_而且!而且还跟我wink!至少两次!啊我的心,我来自almost永远被柜员冷漠对待的地方的心,在此刻忘记了上午digital publishing...

陪朋友去了附近一个小镇蹭饭,啊,乡村(?)好棒呀。

相机直出,没时间修图了_(┐「ε:)_

最后一张是朋友学校的图书馆,my第二个家(不)

跟爱豆一起过中秋了!


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哇他太可爱了全世界最可爱吧!就在离我十米远的地方鲜活地存在着,totally我的眼中只有你了(x)连陪我去的路人朋友都被圈粉了嘿嘿,虽然我基本上没听懂,笑点也只能get肢体语言∠( ᐛ 」∠)_


但是亲眼看亲耳听他骂过FUCK了😆我短暂人生里成真的不可能ʕ •ᴥ•ʔ
啊,精神鸦片使我快乐,虽然和朋友见面的第一句话还是“我今天又想死”。

那么继续看reading了(;´༎ຶД༎ຶ`)

[楼诚]801个字

Warning:

昨天(?)六十分的题目,永失所爱。

非常矫情,不知所云。


-


“想象你的屋里飞进一只蜜蜂,只有一只。它可以依靠你的食物残渣生存,也有足够的活动空间,但是飞不出去,没有同伴。无法倾诉,无法繁衍,但也不会早夭。”


“我就是这只蜜蜂。”


如果要对别人形容自己,明诚满意于这个答案。他当然去认领了明楼的尸体,也帮他把最后一程有尊严地走完,只是无法定义自己站在他棺椁旁的身份。同事,管家,兄弟,还是爱人?明诚是一个无法分解的综合体。而第一抔土是他亲手洒下的,那么至少,所有实质化的依赖都画上句号。明诚的人生里,属于明楼和明诚的那一部分在...

[楼诚楼AU]英国情人(短/完)

Warning:

 

题目纯顺应上文,AU,私设多,狗尾续貂,矫情,楼诚楼。

Reading看不完的烦躁和对开口说话的抗拒导致瞎写。


-


明楼有时候会想起明诚,在确保绝对安全的情况下。


他的睡眠一直不好,以前都要明诚照顾,现在只有噪音和频率不定的光照。那么头痛几乎无法避免,但好在他已经习惯了与此为伴。人是脆弱的芦苇,可至少生命力够强,何况别人也不太想要他死。别人里没有明诚。明诚会支持他的生与死,只要那是明楼本身的决定。


但关于死的支持,他想他不太容易从明诚那里得到。来英国之前他们有过几天互不...

愉快地蹦哒了两天 第一天上课 我又想退学了_(:з」∠)_
对Reading的阅读速度和理解能力都令人崩溃。
就别说沉默又尴尬的seminar了。

[楼诚楼AU]英国病人(短/完)

Warning:

题目纯字面意义,和文学名著/电影没有关系。AU,私设多,看完某电影的脑洞,流水账,楼诚楼。

厌学的焦虑和笔力不足导致粗糙。


明诚在第五次探视的时候带上了烤玉米,它们只需要在烤箱里烘焙十分钟,就能释放出平和怡人的甜味,比起地瓜要快捷得多。那天他选择带点甜食的原因是起床晚了一些,入秋以来伦敦的气温总是捉摸不定,他昨晚手洗了自己的衬衣,没能立即找到合适的替代品。那件明楼喜欢的竖条纹款不在场的话,他的状态也许会有些难以掌控。


但明诚挤上地铁的时候并不如何担心这件事,甚至比不过与他前胸贴后背的香水体味。他的胳膊下护...

[谭赵]给小孩(短/雷/abo)

谢谢小姐姐们安慰我帮助我~

马上要很忙,匆匆把飞机上脑的段子写长一点。

不过就很雷,不会大家都喜欢。


Warning:

ABO,雷,OOC,孕期小破自行车。


被谭赵界除名



1 2 3 4 5
© 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