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凌远/陈亦度]风和风之间-1

Warning:

《无辜的眼迎风而张》世界观,ABO,时间线在贺涵去世之后。

私设多,OOC,凌远的cut看得很早了,之前也没怎么写过他,小陈就基本上是我自己的小陈了。没有大纲,后面也没有相对具体的想法,只是想保持下写东西的手感,走哪算哪吧。

医学方面靠百度查的,不细致不专业。也没体验过40岁的人生,全靠编。


凌远在葬礼的一个月之后请陈亦度吃了顿饭。


他们彼此的状态都趋于正常,至少与人交流的时候不是在勉强。很不错的法式餐厅,两个人都穿了正装,陈亦度在切牛排的间隙对凌远笑,说你的衬衣其实可以再小一号。相比之下陈亦度的状态居...

今天终于把一篇很有名的原耽看完了,突然想起来之前写的那篇贺陈。


虽然衍生里我的本命CP其实是谭赵,但平心而论,贺陈这个小系列于我而言是更有进步的作品吧,虽然私设太多了,特别在陈亦度身上。写到后面觉得它都不是一个爱情故事了,应该算是在我有限的人生阅历里,将浪漫和现实结合的一个产物,比起隔壁甜甜蜜蜜小打小闹的谭赵,贺陈在我这儿的问题和困难是更实在的,虽然解决方法简单粗暴了一点。我应该可以说,最后这个HE,并不是百分百由于爱情的HE,更像是被许多不可抗力推着往前走,彼此对现实和过往人生作出的妥协。两个人都有心结,而且是几乎无法解开的心结,永远存在你进我退、然后各奔天涯的危险。《验孕...

[楼诚]双向缄默(短/完)

Warning:

东施效颦,跟中老师要了个授权,在她的小故事框架内写了点另一个角度的故事。因为她的设定有点模糊,所以如果有不符合的地方都是我瞎编。

最近太忙啦,简单摸一点东西稳定一下自己的心情。

居然也要三年啦。


中老师的小珍宝


“我应当给他发一条短信。”在书桌前坐下之后,明楼是这么想的。


有一杯咖啡在他的桌角,是明诚忙起来的时候凑合喝的那种速溶,冲泡方法很简单,简单到不值一提。所以它才能好端端地在那里,白瓷杯子干净温热,内壁上没有冲溅出的浅褐色的痕。是一杯值得夸奖的咖啡。明楼看着它想,阿诚,一杯咖啡而已。...


[谭赵AU]最好的爱煞人武器-13

Warning:

OOC,不是你一眼以为的那样,而且我也不知道是哪样了。

想改名叫最烂的(。)


13


那天他们到底是没有上|床。


谭宗明坐了一会儿就出去了,午饭的时候管家来请赵启平,说先生不在家用餐,请赵先生自便。不同于谭宗明在的时候,菜色依着赵启平,都是南方口味,但他兴致缺缺,没有动太多。管家在旁边守着,本想劝几句,不料赵启平突然问他,谭先生以前也这么对人吗?管家摸不准他话里的“这么”是怎么,但主人的事他不好多言,只含含糊糊说了一句,“先生对您很好。”赵启平不置可否,动了两筷子又搁下,“我是不是在这儿留得太久了?他以前都怎么处理我这种人?...

蔺靖 | 三千年前


只剪了歌的部分的30秒,练习一下空镜和车x


拙劣cos一下之前写过的文的情节,不完全一样。

[小段子]去打仗

[小段子]散散步


PS:有一个关于微博非创意性粉丝活动的问卷,希望有兴趣的人帮忙填写一下/扩散一下~感恩!


微博地址

问卷地址


伦敦 Kew Gardens


感觉除了植物园的部分和Richmond很像,不过一个城市的自然公园都差不多啦,地理位置也很近hhh

植物看起来很清爽很凉快,但大棚里还是很闷热的quq


没安排好时间,有几个地方没来得及进去_(:з」∠)_


PS:有一个关于微博非创意性粉丝活动的问卷,希望有兴趣的人帮忙填写一下/扩散一下~


微博地址

问卷地址


【王凯快剪】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


——是心里响起iPhone的手机铃声x


想学一点技术所以搞了个快剪试试,但也不过只是个踩点+初级调色练习,虽然很多地方都没踩准……出于猎奇心理选了这个BGM,结果发现很不适合新手_(:з」∠)_


镜头选得很粗糙,勉强凑够了时长,素材来自一些杂志广告花絮和手头有的电视剧资源的第一集和最后一集,看见他的第一眼和最后一眼。


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


伦敦·London Pride 2018


今天去了London Pride的游|行!


昨天专门去买了Topshop的一套LGBTQ主题T恤,图案是两个只穿内裤的简笔画男,互相抚摸对方小腹,背后有简单的英国同志权益历史。出门的时候还有点不好意思,虽然我不认识这些词,可路人都认识啊(。)结果转线转到Victoria上,骤然多了很多彩虹人233相比之下我真是太朴素了x


从Oxford Circus出来,第一感觉,伦敦,你好骚啊(x)。


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五花八门的衣服和彩虹元素,密密麻麻的人啊,基本上能爬上去的制高点都被占...

[凌李/然远AU]神秘嘉宾(短/完)

Warning:

字数4661,能不能算两篇两千(x)

OOC,跨物种,小白文。

灵感来自一套微博图,少女和猫,和《海边的卡夫卡》第六章。


答应了一位老师不给凌李投票,所以这篇算然远。


凌远在家里楼下捡到一只猫。


他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会捡猫的人,但他的确是非常适合捡猫的人,这也是为什么这只猫会愿意跟他回家——它看起来也不像那种会随便跟人回家的猫。天很黑了,雨又很大,凌远打着伞在楼道门口蹲下来,问它你愿不愿意跟我回家。猫瞪着眼睛看他,身体摆出一个防御的姿态,这让凌远想起记忆里模糊的一句歌词,但又记不起出处。...

“我要这个世界上,有人是为我而来的。那非常非常重要。”

“美是超越道德的。”

“我们和别人一样、安安稳稳地不好吗?”
“当然不行了。”

我好喜欢她。

1 2 3 4 5
© 兼爱非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