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路的样子显得多么寒碜啊。

[贺陈]蒲公英从远方飞回(短/完)

Warning:

《无辜的眼迎风而张》世界观和时间线。

昨天写了一半之后听到《孩子》的demo版,叫《你还在我身旁》,觉得冥冥之中有点巧合quq


那天贺涵是最后一个离开公司的,凌晨一点四十五,他自己关了17层仅存的几盏灯。几个小时之后他飞北京,白天见了两个客户开了两场会,之后带着人改案子,中间只打了个电话给家里,叫陈亦度早点睡觉。“好,贺叔叔。”再没有多余的话。他仍然不太习惯孤儿与被收养人的身份,如同贺涵还不习惯做一个监护人,日子过得磕磕绊绊,空气里有客气的敬意。这是他们一起生活的第二个月。


这个时间总不至于堵车,贺涵起步之前在太阳穴...

还有一条问题下次再答

Q:看您的生活内容很丰富,学习也那么好,一直想问您是如何平衡学习和生活的呢?


A:

诶其实看到这个问题我愣了一下hhh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quq


如果您说的是我留学的那段时间,如果关注我久一点或者说全面一点,就知道我是过得最无趣最失败的那一类的留学生了_(:з」∠)_一年里可能有三百天是在图书馆吧,重复宿舍到学校到超市到宿舍的生活路线,但其实也没有多努力,只是因为英语基础太差了,所以老师安排的阅读内容都看不完,害怕上课完全讲不出东西,就只能效率不够,时间来凑了。其实伦敦应该是全英国乃至全世界最有意思的地方了,但我的的确确没能好好享受它。很可惜,可惜到我完...

[谭赵]Stars(短/完)

Warning:

特殊心情下写的,质量不好。

有前因但没处理好后果。


ao3

青岛


我去海洋世界啦!这种景点真是很容易让人快乐起来,因为可以重新做小孩子,也很容易让人不快乐,因为大家都被圈养起来,要硬生生被训练出可爱。也有去海边,拍到了几个背影。前几天看海边的卡夫卡,里面说为什么一看海心里就会安稳呢?大概是因为坦坦荡荡什么也没有吧。觉得好有道理。就只是蓝色的水而已,无穷无尽的蓝色的水(说起来,有些地方是粉红色的),所以可以跟空空荡荡的我相看两不厌。那些最靠近海边的人在想什么呢?


还在英国的时候去了一次布莱顿,很久之前写过那里的黄赵,也是没想到自己可以走去看一看。相机镜头拍不出水平的海平面,镜头校正也不是很理想,凑合看看啦。


刚回国不久的时候发生一件事,...

[楼诚AU]英国冬日(短)

Warning:

英国病人系列的一个小段子。


明楼在两排书架的中间发现了明诚。


一个很年轻的明诚,盘腿坐在地毯上,低着头,打开的保温杯盖子里倒了一点茶。他到这个年纪还是不习惯喝热水,看不出早晚会那么畏凉——是小时候落下的根,补了这些年还是差一口气。但明楼总是很暖和的,被明诚早早地裹上呢大衣,围巾有棱有角地掖进领口里,“可不准像以前一样敞着扣子了。”以前,是怎么样的一个以前呢?他们是巴黎的风景,也是上海的,北京的,伦敦的。现在只是两个在图书馆里消磨时间的老头子,西装和领带照旧,仪态却顾不得许多了。就像明诚。他的孩子气好像是在这个年纪上才冒出来,坦荡的,清凌凌的,让男孩子女孩子都...

[凌远/陈亦度]风和风之间-4

Warning:

《无辜的眼迎风而张》世界观,ABO,时间线在贺涵去世之后。

私设多,OOC,走哪算哪,全靠编。


沉着

冷静

[凌远/陈亦度]风和风之间-3

Warning:

《无辜的眼迎风而张》世界观,ABO,时间线在贺涵去世之后。

私设多,OOC,走哪算哪,全靠编。


-3


凌远没有立即追问原因,因为这不是个适合讨论问题的情境。陈亦度很快又睡了过去,甚至来不及阻止凌远帮他更换睡衣。抑制剂使凌远无法感知到陈亦度的信息素,然而视觉和触觉上的身体是更为直接的刺激,高热的,潮湿的,软弱无力的,大腿和腰腹无防备地暴露在他眼前,如果他想做什么,不会得到来自主人的任何有效反对。这太危险了,凌远在一瞬间想象出贺涵的恐惧——爱上,并拥有陈亦度这个人。然而那与他无关,他应该做的只是缓解陈亦度的痛苦,以一个医生的方式。于是他尽快完成了这...

刚刚回家 先回答一个最简单的提问箱↓


Q:

请问晴太,武器是坑了么ಥ_ಥ


A:

武器这篇应该是我写得最艰难的一个连载了,既然有人问到它,这次再坦白说一下原因。


它最开始的关系设定和情节,都是受一篇原耽的启发,这个我在第一章开始之前就说过了,也没有想隐瞒大家,只是考虑到可读性,暂时没有点明文章的名字。后来楼诚圈发生了一件类似的很有争议的事,我才意识到这样其实是很不好的,虽然我的初衷是想看看在这个设定下的谭赵会如何发展,在开始写这篇之后为了避免受影响,也没有再去看那篇原作,但无可争议的事实是,的确有借鉴抄袭的嫌疑在。


这个故事其实非常不谭赵,大家也看得出来,也...

“我就要飞了 我可能不酷 也不特别 所以 我不会说很酷的话 只想说 请不要忘了我”

刚从爱丁堡回来,这一年的这一天,我终于在伦敦了。

刚好8号是在自己宿舍里的最后一天,一年就这么过去啦。


这是怎么样的一年呢,很难简短概括。我终于来了这个心心念念了很久的地方,虽然大部分的功劳在爸妈给我的钱,但我也在种种尴尬恶心恐惧里活了下来,没成为河里漂着的某个或者铁轨上躺下的某个。


去年的这会儿想问自己,学位拿到了吗,还身心健康吗,第一项还有待考察,第二项基本可以说还健康着233 我还见了你两次呢:)但还是有很多很多想体验的事情没有去做,一是英语太差,二是自己胆怯,对遇到的善意很难得体应对,恶意也是。来的目的是想要体验,想要经历,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想有所长,这么说的话其实这一年...

1 2 3 4 5
© 石川啄木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