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仪男孩长驻于身边

[谭赵]898个字

六月忙得四脚朝天,也没什么灵感。

强行瞎摸一个没手感的小段子,送给咩城薅毛小组~

终于和老师们把抱团坐实了233

 

 

 

------

 

在广州他们几乎没法做爱。

 

空气黏,呼吸都像浸在水里。一进到空调房里赵启平就想跳舞,然后才正正经经把领带勒到最上头。两边都忙,高尚的,庸俗的,有人教人操刀子,有人带人割血肉。赵启平和同事住标间,那么只能是他来找谭宗明。谭老板有些年岁没住过快捷特惠房,第一天皱着眉在门口看了眼,抱着手转过身,忍住没提议给赵启平换宾馆。“要是我自己来开会,肯定花你的钱住五星,再找两个花姑娘捏捏腿。”谭宗明打他屁股,“嗯?让谁捏腿?捏谁的腿?”

 

没办法,捏腿的总只能是谭宗明。小医生的腿脚也不是真的累,但五星的床的确好太多,他四仰八叉地躺开来,戴隔音耳机看谭宗明神情严肃地查邮件。公认的道理是,认真的男人最迷人,可惜不能让谭宗明看他换膝关节。说起来,他晕不晕血?

 

他想象那个场景的时候被谭宗明亲了一口,在额头上。刚进屋他就窜浴室洗了个澡,脸上没什么影响情趣的油光。身上也没衣服。但谭宗明正人君子地给他扔浴袍,“要是感冒了,我立马把你打包回上海。”

 

于是赵启平又想象了一下自己被塞在行李箱里的场景,他得怎么才能蜷成一个长方形?倒是一定要谭宗明亲自拉着,扛上扛下地赶飞机。不,体积过大不能随身,那么还是坐火车,不是钱多得花不完么,那给行李也买软卧票。车厢暗了他就爬出来和他接吻,路灯会一团团打在他们身上,谭宗明的鼻骨是山峦,而他的唇舌引溪流。

 

行程难得重合的五天里他们就上了两次床,因为忙碌和潮热天气的倦怠,还有一个晚上是吃茶。赵启平转着铅笔下单子,菊花茶没有,换了壶玉女十八春。一碟一笼上得不慢,可大都只让谭宗明吃一口,被迫修仙的人拿手点他,“赵医生好胃口。”小医生斯斯文文咬虾饺,眼睛晶亮亮地看回去,“谭老板吃不得?早知道我换陪客。”

 

那天之后的一次他们倒是相得益彰,谭宗明的手从他股缝摸到后颈子,笑赵启平像个晶莹饱满的灌汤包。是灌得太满了,他完全不想自己走回地铁站,何况窗外雷雨轰鸣,砸得整个城市像世界末日。谭宗明从秘书那儿拿钥匙,一个人先去车库,出来看见赵启平在大堂外打着伞等他。

 

“傻站雨里干什么?裤子都湿了。”

 

“等你救我呀。”

 

——我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嗯,穿西装开梅奔也不错。


END

 

 

点名谢谢嘉嘉老师给我印的小黄本~








评论(49)
热度(209)
© 一步一步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