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仪男孩长驻于身边

[楼诚]615个字

无意义的现代AU。

糖精糖精糖精。




明诚掀开眼皮的时候发现明楼已经醒了,正坐在床头看一本书。

 

天气不算好,不开灯是看不清字的。阅读灯被拧了一个角度,只打在明楼眼前,明诚甫一动作就被盖住眼睛,手心干燥,是雨季里令人安心的触感。好像还有点什么可以不被侵蚀似的。他翻了个身,整个人趴在床上,把被子揽在胳膊下。明楼拍了拍他手,“没什么事,不着急醒。”

 

他们难得没事,毕竟放假了。新公寓有张很大的床,足够他们躺成两个舒展的“大”字,但明楼一般是不肯的。明诚总笑他这种不分时间地点的仪态,但也知道性藏于骨,自己是自己的尺量。怎么办呢,可我还是喜欢你,他把身子转了个方向,脑袋枕到明楼肚子上去。

 

柔软的程度在他允许的范围内。

 

雨总是猝不及防,像河水涨浅滩,骨头是不知不觉软下来的。明楼搁了那本刀光剑影的书,看一眼身上不知道醒没醒的人,是弟弟的样子,也是爱人的样子。他这些年带过很多年轻人,聪明者有之,乖巧者有之,但没有哪个像他揽着的这一个,拿捏到妥协和抗争的边界。像他把手搭上来说,“哥,今天周一,还不到可以晚上吃大荤的日子。”

 

在爬起来煮那锅菌汤之前,他们无所事事地在床上消磨了一个下午。是真的没做什么,书没有读几页,也没有偷到几个不清不楚的吻。能一起做“什么也不做”这件事也是很好的,明楼拉着明诚的手想,有这么几圈分针的时间里,他和他做两个没有存在意义的人。

 

让那些没改完的卷子都见鬼去吧。这个下午要被用来等雨落,等天黑,等明诚从漫长绵延的倦怠里醒来,再怪他一句,“你怎么不叫我起来呀。”

 



·再写糖精我真的可以抹脖子了(x)

评论(24)
热度(154)
© 一步一步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