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仪男孩长驻于身边

[谭赵]神的游戏(短/完)

用这个名字有点不好意思, 神是神经病的神_(:зゝ∠)_

 

Warning:

非典型谭赵,神经病脑洞,没有相关经验,OOC,瞎扯,逻辑混乱,自说自话。

 

 

“上帝用手把你捧着,此生轻轻地摇晃。”

 

 

-1

 

“所以,你就是谭宗明?”赵启平喝了一口咖啡,问他面前的男人。

 

“是。”

 

“安迪的上司?”

 

“小朋友的男朋友?”

 

两个人对视一眼,同时点了个头。赵启平叹气,“我可真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坐在这儿。”

 

“这个答案我倒是可以告诉你。”谭宗明剪好一支雪茄,又要再递一根给赵启平,被小医生婉拒了,“我哪抽得惯这个,你还是告诉我为什么吧。”谭宗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选的。”

 

“……你什么意思?”

 

“不然我们得光着身子在宾馆大床房里醒来,相比之下,还是这个选择比较体面。我没法为你补充前情简介,不知道这种情况下,我们是以什么机缘认识。”

 

赵启平放松下来,“我懂了。”

 

谭宗明递给他一个询问的眼神。

 

“我懂了,这个……这个游戏,姑且这么定义。你决定方式,我预知结果,倒是公平得很。我拿到的信息是我今天会认识一个男人,然后我按时起床上班,午休之后来买星巴克。你决定了我们此刻是坐在这里,而不是你刚刚说的另一种选择,听起来像是……一夜情什么的。”

 

谭宗明笑了笑,“那之后会发生什么?”

 

赵启平的眼睛躲闪了一下,杯子端在手里要喝不喝。谭宗明很耐心地等着他,无视裤兜里手机的震动。他刚刚选择为对面这个人放弃一场会议,想看看故事会走向哪个方向。赵启平终于抬起脑袋,他有圆而活泛的一双眼,像丰水期的山泉,“你会爱上我。”

 

“现在你可以接电话了,谭先生。”

 

-2

 

谭先生坐在透明会议室里转着水笔,他向来擅长多线路任务处理,因此分出一点神来思考赵启平不是件难事。他没能缺席这场会议,说明他的决定并非能在故事线路里一锤定音,而赵启平虽然被动,却能比谭宗明更早看得到清晰的结果。这很有意思。安迪点点他面前的桌子,“喂,收购红星可不只是我一个CFO的事。”

 

我会喜欢他吗?谭宗明坐直身子,努力把这个问题抛到脑后去。

 

 

整个下午赵启平都因为那个莫名其妙的会面心神不宁,他给曲筱绡发微信,却发现自己被拉进了黑名单。他才想起来他们是刚分手没错,但没想到她这么彻底。赵启平下了门诊,出医院大厅看见瓢泼大雨,手里头又没伞。一个陌生号码打到手机上,“赵医生吗?麻烦你跑两步,车在医院门口,不好开进来。”

 

他完全知道哪辆车是谭宗明的,黑色Panamera,不动声色地在雨里叫嚣着。雨势太大,赵启平没在车外矫情,坐进来才意识到全套真皮座椅,不好意思地抬起屁股又摸前窗下的卫生纸。“真坏了也不要你陪,我选的。”他偏头看谭宗明,“你非得按照套路来?”

 

“要么到医院门口接你,要么等你打不到车淋雨生病再送温暖。考虑到你的身体健康,还是不选第二个的好。”

 

赵启平翻个白眼,“天,这个游戏里我是傻子吗?借把伞或者晚点走不行?你知不知道再这样走下去,我只能爱上你?”

 

谭宗明熟练地换挡起步,“我倒不知道赵医生这么好追。没办法,这个游戏里,我好像只能爱你。”

 

 

-3

 

赵启平恨死谭宗明这种听天由命的态度,大鳄不都是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要不是事先得知他与安迪因因果果,倒真以为是对自己情根深种。但他逐渐也不太想得起曲筱绡,就连护士站的小姑娘看他,都像是身上盖满了谭宗明的章。全赖那个人朝夕相送,为了等他下班,甚至站在消防通道里开视频会议。您脑子可别是进水了吧?谭宗明摇摇头,“不然得把你掳回家养着。游戏程序这么写,可我还真不想进局子。”

 

赵医生每天等着脑袋里那个声音告诉他您对谭宗明的好感度又上涨了百分之多少,车坏了谭宗明来接,购物车加了新东西快递就寄到家门口,连衬衣被病人扯坏了,谭宗明都马上让秘书给他送一套。什么人谈恋爱是这个样子?写游戏的别是个傻逼吧。谭宗明含一口咖啡点点头,继续对付白天没看完的文件报表。他其实也不满这个看似给他选择又完全没得选择的设定,不想每天为了追个男医生而把工作累积到下班时间。那会儿他们在赵启平的公寓里,不出六十平的小户型,地毯倒是奢侈地铺满整个客厅。赵启平压着抱枕翻小说。

 

“你们太浪漫了。”

 

黄君树再次纠正:“不是浪漫,是需要。”

 

 

-4

 

有人需要我爱谭宗明,为此甚至先预设谭宗明爱我。

 

等一下。

 

他问谭宗明,“你爱我吗?”

 

谭宗明有点惊讶地看回来,“我以为你不会考虑这个问题。至少,我表现得非常爱你。”

 

“但你不爱我。”

 

谭宗明把邮件点了“发送”,暂时合上笔记本,“你很聪明,所以我猜你会想听真话。没错,‘谭宗明’应该爱你,但作为‘我’这个个体,很遗憾,目前来说,我并不爱你。”

 

赵启平从地毯上坐起来,“你也不喜欢的话,要不要我们联个手?”

 

 

-5

 

他们的第一个尝试是不一起回家。

 

谭宗明坐在车里处理邮件,听到一声短信音,抬头看见赵启平开自己的车出了医院大门。小医生的脑子里警铃大作,如果他的预感成真,他会在主路上被人追尾,还是得靠谭宗明送他回去。这么想着后面就“砰”的一声,他骂了句脏话,摔门下车找保险。协商了半个小时,热出一身汗,赵启平还不认命,打了个车回去,结果没走二百米,出租车也坏了。谭宗明来接他的时候笑得眼角都是褶,“多亏你耽误这会儿功夫,新谈好了一个项目。晚上我请客吧,想吃什么?”

 

赵启平瞪他一眼,“不瞒您说,我想宰资产阶级很久了。”

 

 

-6

 

那个晚上赵启平喝了一点酒,不到醉的程度。谭宗明开车,余光看见他手指抓着安全带,眼睛要闭不闭,脸颊上泛起来一点红。真是个挺好看的小朋友。不对啊,他转念一想,我也没大他几岁,怎么老觉得人家是小朋友。赵启平有点迷糊地和他说,你知道吗,他们都说你是我干爹诶。

 

“想叫我干爹的可都是女孩子。”

 

“所以我说这个制作者神经病啊,强拉什么男男CP。”

 

“可能是喜欢Hard模式吧。我不太懂你们玩游戏的术语,是不是这么个意思?”

 

“等一下,”赵启平咽了口口水,“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7

 

“你决定了?”

 

“他想要结局,那就给他看结局好了。不然我不知道怎么证明我们‘相爱’。你会把我的名字写在你房产证上?还是带我去国外办个婚礼?铺垫了这么久才到这一步,能算得上是灵肉合一了。”

 

谭宗明沉默了一会儿,“那么,希望我们的技术都还不错。”

 

 

-8

 

赵启平讨厌死这种时候该死的预知能力。

 

他不知道谭宗明接下来要做什么。

 

但他知道他自己马上就要射了。

 

 

-9

 

第二天他们光着身子在宾馆大床房里醒来。

 

彼此都害怕对方手里有威胁自己的证据。

 

 

END

 


引用来自《邹氏女》。

评论(60)
热度(225)
© 要活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