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仪男孩长驻于身边

[楼诚]723个字

太丧了爬起来写个小片段,原著向,电视剧里“清除明楼”前一晚。

Warning:
矫情。
 

-
 
那天晚上明诚没有到一楼来。准确地说,他没有到明楼屋里来。
 
明楼是在躺上枕头的那一刻意识到这个问题的,这之前他在椅子上坐了很久。所以夜是很深的,窗子推出去,像一座城都死掉。他本来在窗边抽了一支烟。风带起帘子的抖,咽喉被扼住,下摆才更恣意地甩开。他想起有次他压明诚在窗框上,视线顺着光裸的手臂往下滑,手指正抓在帘纱上。那会儿有一点情欲的粉,是话本里的景。然而现在,风是凉的。
 
这一晚上明台也不好睡,他起来喝水的时候想。这个“也”字里不包括明楼自己。但为什么这一枪不是打在他身上,他在理智之外思考这个问题,接着在木地板的走动声里下结论,无意义。这一枪不会真实地落在他身上,即使能,也不能真实地抹去他的罪孽。罪孽。明楼只在心里念这个词,他不要明诚听见。那双眼睛即使在这一年仍然是干净的,看着明楼像看着一个无辜被罚的孩子。“你至少还有我,我不是你的罪孽。”他能想到明诚会怎么说。太容易活的人会渴望死,而死过的人是一座桥。他引渡他。
 
 
凌晨三点钟,明楼开门去看他的桥。而明诚坐在楼梯上,左手支着脑袋,右手拿一把枪。他们在天窗倾泻下的月光里对视,明楼读不清他的表情,却抓住他突然松懈的肩膀。他开口问他,“冷吧?”明诚有点僵硬地站起来,“腿麻。”
 
然后明楼就笑了,“像什么话。”
 
明诚跟着他笑,“看来骑士做得不怎么样。”
 
明楼朝他伸手,“那小子会是个好学生。进来吧,屋里暖和。”
 
 
门后他们有了一个拥抱,明诚的衬衣是凉的。明楼含他的耳尖,非要皮肤有一点烫,“你更喜欢哪儿?”明诚想了想,“左肩吧,靠心脏近,比较像。”明楼还想跟他说什么,但终究化成一个吻。明诚更紧地抱住他。
 
明楼终于叹出一口气,“我也会是个好特工。”
 
“那我就是个好伤员。”
 
过会儿他又说,“但有一点,你要允许我喊疼的。”

 
END

评论(32)
热度(317)
© 一步一步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