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仪男孩长驻于身边

[楼诚]562个字

仍然是原著“清除明楼”的前一晚。

 

Warning:

矫情无趣。

 

 

-

 

明诚在楼梯和明楼的卧室之间选择了前者。

 

那天的晚餐多少有点不欢而散,明台的胡萝卜实在切得不怎么样,即使重新返工,也不符合明诚的食物美学。洗碗的时候他在想那柄插在柚子上的刀,如果它真的射向明楼。恐惧是真实的,可除非在心脏,不然大概要不得他的命。明诚被这个念头吓了一下,说不出自己是出于相信还是出于冷漠。后者是明楼眼里他与他的不同。那之后明诚吻他的心脏,“‘知我罪我,其惟春秋。’”明楼捋他的头发,很不应景地说谢谢。

 

这太客气了,明诚想。这种时候明楼就会和他划清界限,像用剑去规矩流淌的血。但明诚会愿意被它弄脏,在纯粹情感的意义上。而如果明楼的血真的淌到他脚下,那么他会走,头也不回。不会有人比他更尊重明楼的死,死的意义。但明天会死的不是明楼。一定是南田,可能是明台,也可能是他自己。明诚并不是很在乎最后这件事。

 

晚上还是有些凉,精神高度紧张的时候,困倦很难趁虚而入。他在伏龙芝受训,夜巡时假定莫须有的敌人,风雪硝烟里,未曾想过自己有天要在明楼和明台之中做出选择。如果有人走下楼来,那么该是谁先放下枪。他觉得这个念头比那柄刀更荒唐,可在巴黎他也曾毫不犹豫地向明楼伸出拳头,他不曾比这一天的明台高明多少。什么都知道的样子是有点讨厌的。明诚摸摸鼻子笑,看见明楼的屋门打开一条缝。

 

有人向他伸出手。

 

这个夜晚,本就不会再有人从这个楼梯上走下来。

 

 

END

 

有一点想法来自恰克·帕拉尼克这句话:

不论你自以为多爱一个人,当对方的血往自己脚边流过来时,仍不免会往后退一步。 

“知我罪我,其惟春秋”是昨天调台时候看到北平里梁经纶说的话,觉得对楼总来说也很合适。


评论(41)
热度(210)
© 一步一步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