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仪男孩长驻于身边

[谭赵]855个字

Warning:

无趣日常。

 

赵启平那班飞机是凌晨的,本没想让谭宗明送,自己约了个顺风车,电话一打才发现是个前病人。喜欢男人的前病人。“还追过我呢,可惜没什么墨水,聊不到一块儿去。”他扣了电话去桌子上跟谭宗明吃晚饭,大老板划着手机看明天会议安排,听着话给赵启平夹了块排骨——他最近很有些洗手作羹汤的小兴致。看上去完全没当回事儿似的。赵启平抬起眼睛来看他,“哟,不吃醋啊。”

 

“那边接机找好了?”谭宗明没搭他这茬儿。

 

“早一个月就联系了,那会儿还便宜呢。现在赶上学生开学,价涨不少。跟你说我钱也换得及时,今早上起来一看汇率,我去,你外贸那块可得利用机会。”

 

谭宗明看着他笑,“我们小赵同学,终于关心经济了啊。”

 

赵启平没好气地给他塞土豆,“大老板,我还关心你体脂率呢。”

 

 

发现顺风车订单被取消的时候,赵启平真是有点讨厌谭宗明的先斩后奏。谭老板开了辆帕拉梅拉送他,很懂得这会儿做小伏低的道理,在逼近午夜的风里坦白自己的作案手段,“我早说了吧,指纹解锁还是不太安全。”赵启平不说话,只低着头想该发条什么朋友圈。唯独跟谭宗明他没有准备什么仪式感,连昨天的性事都没有花样翻新的手段,就是揽着他脖子坐下去而已。但那他妈的是挺深的。他歪头看谭宗明整齐扣好的领口,这绝对不能再往下低三厘米。

 

“送你不是第一回,但这次有点觉得自己老了。”

 

“我看你提箱子还挺有劲啊。”

 

谭宗明笑,“不是这个。是有点理解那些父母的心情。”

 

赵启平对着遮阳板整头发,“你是该当爹了。对不住,跟我上贼船。”

 

“我不信你不知道我真正想说什么。”绿灯亮起前一秒谭宗明切了歌,俏皮得真切不是他这个年纪,“但你年轻过我,这是很好的事情。”

 

 

赵启平不让谭宗明陪他到最后,两个人在车里接了短时间内的最后一个吻。小医生刚吃了冬霜薄荷糖,牙齿甜又凉。他们在候机大厅里告别,赵启平把箱子摞在推车上,自己去办托运。他只回头看了一次谭宗明,也的确捉住了回应的目光。但没有人去面对一个转身的背影。

 

我该抱你一下的,赵启平在登机口想。可是那样的话,你就太像一个父亲了。

 

“早点睡,落地给你消息。”回去路上,谭宗明的手机安静地亮起来。

 


END

评论(41)
热度(290)
© 一步一步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