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温暖寂静 没有花

[周凯/李梦in 英雄本色2018]大梦-3(完)

Warning:

不是RPS,BG 向,不具有指涉意义。

谢谢大家对本子的支持我诚惶诚恐


“双手托住奔啸巨河 不知来处 不见尽头”


-3

 

男人行动方便了之后就开始在柳街上转悠,走得不远,最多只到大路边。小梦在阳台上远远看他,看他往巷子里的墙上刻记号。但晚上他们还是睡着一张床,躲在蓝色的化纤被子下,偷偷摸摸地暖手和脚。那段时间小梦的卸妆水用得慢,买青菜和蛋奶的频率却高了,有时候她在街上碰见接客的姐妹,红艳艳的嘴唇和指甲,刚硬的不服输的假睫毛。那种时刻她才感受到恐惧,阴凉的影子沿着小腿爬上来。有天她拎着一瓶新的卸妆水回家,看见男人在阳台上抽烟。她仰起脸望,那么,就是这个时候了。

 

 

晚上她热了中午的剩菜,重新蒸了锅米饭。男人个子高,腿在桌子下挤着,但饭吃得很认真,热气熏在额头上。她看着他,心里觉得委屈,又为这委屈生出羞耻。男人连她的碗筷一起拿去洗,小梦在床头灯下剪自己的长指甲,又洗了个澡。她出来的时候男人在给自己上药,小梦从背后揽着他说,“我们做吧,不要你钱。”接着又很快地补充道,“嫌我脏就带套,抽屉里有。”男人转过头来看着她,他们之间的距离变得很近很近。她想读他眼里的情绪,却发现自己看不清他的眼。他拿拇指轻轻擦她的眼泪,“这算报恩吗?”

 

粉色的床纱被她扯了,只有光秃秃的白墙。说是白墙也不准确,日头久了,全是蔫掉的黄。她看不见那个空气里的小梦了,眼里只有他。男人的腹肌是堵挡风挡雨的墙。她给他看她膝盖上的文身,是个枫叶的图样,她说自己不记得那会儿为什么要纹这个,但是好看。男人也说好看,从那儿开始向上吻,十八岁到现在她第一次试图体会这件事的感受,她很湿润,湿润减少疼痛。男人坐起来一点扶着她的腰,小梦伏在他肩窝上,然后猛烈动起来。他们都找到一种合适的频率,潮声跟喘息缠绕。最后的时候她觉得该有一个亲吻,而男人没有拒绝,浅浅咬着她的嘴唇。结束以后她终于痛快地哭了一场,男人把安全套打结丢到垃圾桶里,“我不是怕你脏,我是怕你吃苦头。”

 

小梦把脸埋在枕头上,闷闷地说了一声,谢谢你。

 

 

第二天有人来找她,不是找她,是找那个男人。她听见他们叫他“凯哥”,哦,凯哥。她很自觉,知道无知是种保护,没呆在屋里。她在阳台上收他的衣服,是她买给他的,做换洗用。现在绳子上只晾着她的裙子了,黑的长的,洗掉了遇见他那一晚的血。洗衣液的香精味儿在她指缝里飘起来,远处海水落潮。再走回屋里的时候那些男人们叫她“嫂子”,小梦没说话,把他的衣服叠整齐。男人摆摆手让别人都出去,屋里清干净了才问,“你跟我走吗?”她琢磨他语气里笃定和迟疑的裂缝,“我想走,可我能不能先不跟你走?”

 

男人没要她的解释,可她想给。她知道如果她成为一个走私头目的女人那么她还是会被抛下,但是如果她成为一个医专毕业的女学生,一个护工,她就可以是自己的命。她不是不想去看看海的那边是什么样子,但她先要有一条船。

 

 

“我养你。到你找到新工作。”男人摸她头发,他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小梦喜欢这个措词,好像只要她想,过去的一切都能一笔勾销。他们在那床蓝色的被子里又缩了一晚,再到早上的时候她锁了门。她带着她的黑裙子和他告别,看他往海的那边去。

 


END

 



 

第一次给你凯拉娘,在人生第一篇小学生英语论文的夹缝里匆忙结束了。

 

“我允许你再找一个妻子,但她必须是华筝,因为她真心爱你。”

“我允许你来祭拜我,但不能带着华筝来,因为我毕竟还是小气。”

 

喜欢李梦小姐姐,但我毕竟还是小气。


评论(47)
热度(5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