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温暖寂静 没有花

[蔺靖]641个字

Warning:

琅琊榜二看了两集,听说后面景琰死了个儿子_(:з」∠)_

没啥逻辑,没啥情节,BUG都是我私设。

实在是,没有足以搞蔺靖的情怀。

 

 我捞一下本子吧

 

 

蔺晨来跟他喝过一回酒,在那年金陵落初雪的时候。

 

那年萧景琰死了一个儿子,后宫就更安静了一点。有时候他会想起以前,自己也有一个死去的哥哥,成了扎在所有人心上的刺。他无从得知那时候父皇的感受,但这会儿他意外觉得平静,是对告别驾轻就熟。没有什么属于萧景琰的喜怒和悲恸,他想象自己是个符号,是龙椅上的一个偶像。背着所有故人的魂,那我就应该是不能倒下的。

 

但那个晚上蔺晨来了,他进宫闱从来不走正道,脚印直接踏在了中庭。萧景琰批着折子,听见外面宫女拦人,可又怎么能拦得住。蔺晨还是惯拿扇子柄把门破开,左手拎个酒坛,问他可有杯子。萧景琰先让宫女们退下去。他看着蔺晨头发上的水迹,这是另一个故事里的人。

 

故事是街巷里说滥了的故事,蔺晨只陪他喝酒。萧景琰不是好酒量,蔺晨他摸不清底,到眼睛里烛火发乱,就挥手跟他说不要。蔺晨只是笑,又来哄他,说是二十年前琅琊初雪酿的酒,开这一次就毁了。萧景琰只听见那个二十年前。二十年前他被一场晦暗的风吹过,到今剩下半头梨花白。蔺晨拉他云纹盘龙的袖口说,你看,雪停了。

 

萧景琰觉得自己没有醉,但他没有拒绝和他看雪。不是多么磅礴的一场,像个举重若轻的玩笑,月倒是好月,浑圆又敞亮。它没有让萧景琰想起任何事,或者是因为身边有了另一个可以担负的肩膀。蔺晨先前的脚印和宫人们的混在一起,化成泥和水,融进他的皇城里,长出新草新芽。蔺晨又递给他一个杯子,“喏,醒酒汤。”

 

萧景琰有点迟顿地看着他,真心实意地笑,“我不要。”可蔺晨却非塞给他。

然后他握着他的手,把杯子砸到雪里去。

 

“好,不要。”

 


·再为了摸鱼熬夜我就是猪

·芳华最后的镜头,也挺符合我对蔺靖的想象。有影评里说他们是“孤臣孽子”,借过来说蔺靖,也合适。走的人走了,留的人要一直留。

评论(20)
热度(20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