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搞cp可以 cp搞我不行

[谭赵AU]最好的爱煞人武器-5

Warning:

逻辑不清,越扯越瞎。OOC,不是你一眼以为的设定。


-5

 

后来谭宗明还真把人送到了蔺晨那儿一天,管家给赵启平买的衬衣和圆领衫,的确是个刚从校园里拎出来的模样。他本来也要跟贺涵去那儿谈点事,不过是多带了个人,去路上他和赵启平在车后排坐着,小朋友还乖乖系上安全带。他觉得好笑,手摩挲他大腿,“就这么惜命?”赵启平却像是刚反应过来似的,摸着谭宗明腰,把他的安全带也拉上来,“指不定有意外呢,活着多好啊。”这话说得玄妙,谭宗明捏着他骨节分明的手腕子,没问赵启平是不是在暗示什么。他倒还一直记得他是个意外来着,慌不择路撞到猎人怀里的小动物。这世上没有什么无因无果的事情,即使赵启平能被他按在身下予取予夺,也不意味着谭宗明在这件事上握住了他的掌控权。但天光未暗,来日方长,他在这个位置上坐久了,很知道自己有怎样的能力和攻防。

 

 

蔺晨那个地底下的实验室谭宗明一般是不去的,这次不过多问了一句尸源。“下头吴家的小儿子,酒驾。他们那片儿抢地盘抢得疯,爹妈不死心,非要送我这儿再验一验。”蔺晨两手揣在白大褂袖子里,挑挑眉毛看赵启平,“这就是你从我那儿领走的小朋友?呀,我现在有点懂汉元帝了。”谭宗明笑笑,“等晚上回去,最好别让我发现他大腿上绑刀子。”

 

他跟贺涵约在琅琊,是蔺晨名下另一处产业,走的清风明月的路子,曲水隔中庭,要的是情趣和秘密。贺涵在他们这帮人里的身份有点特别,没什么实业,说白了就是个情报贩子,但是是做得不错的情报贩子。他不比谭宗明和蔺晨,自己从小渔村里一步步混上来,生存为本,手段有时候就顾不上体面。谭宗明这次还是跟他谈周凯,这人的背景他们一齐挖了一阵,也是走私发家,业务跟黑的那半谭宗明差不多,进海市的时候很低调,也就一直没被他们当回事儿,直到他炸了那条军火船。“之前不是跟你说他山东的吗,刚发现那消息是假的,其实老家是海市,十六岁出去打的工,没读过书又想来钱快,才进了这道儿。这小子狠,不太要命的,炸船的时候什么解释也没有,硬扛了你一通火儿,后头也没和越南佬再活动,不知道当初是为了什么。不过我注意到个有意思的,猜你那小朋友大学之前住哪?就在你跟周凯抢的那片旧民房。说不定,美人儿来者不善啊。”

 

“我拆了那些屋子,不见得只有坏处吧?上次那块还建地,拿拆迁费开上新路虎的不知道有几个。”

 

贺涵吐了口雪茄,“忘了么,当年还是你教我的,这世上可没有巧合。”

 

谭宗明只慢条斯理地洗了茶,“做生意,也不能怕冒险不是?”

 

 

晚饭之前谭宗明去领赵启平,十三叔说少爷他们还没出实验室,他点点头,径直往地下走。其实他向来不喜欢这种明显的血腥味儿,更倾向于无形的杀戮,然而当他推开门看见赵启平染血的手,暴力美学的价值就立即清晰起来。他的男孩像位握着镰刀的神。可也只是一瞬间。下一秒赵启平就朝着他的方向看过来,嘴角弯起,肩膀松懈,是不加掩饰的单纯的快乐。

 

“要走了么?”他在白大褂上擦擦污血,走过来拉谭宗明的手。




评论(18)
热度(97)
© 如梦幻泡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