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谭赵]863个字

Warning:

第二个系列的伦敦故事时间线。

在崩溃的边缘试探,这个学期再有更新都是我拿命写的。




交上最后一篇论文之后赵启平买了瓶酒,度数不高,8.2%的cider,瓶子上印着个男人,留装模作样的络腮胡。谭宗明能不能留得起络腮胡?他在心里想了想,划掉了这个天马行空的想法。他回到房子里的时候谭宗明不在,一直到晚上十一点也没在,于是他自己喝了那瓶酒,伴着微波炉加热的速食地瓜条——他之前看错时间热糊过一次,但也由此得出经验五分钟是最适宜的。但那瓶cider意外的有些上头,他第二天就有课,63页的reading是被放弃的一滩泥,赵启平只打开pdf嫌恶地看了一眼。So what,随便吧,酒壮怂人胆。所以谭宗明进门的时候他直接去抱他,脑袋靠在肩上,要靠腰上的手的力度让自己不倒下。“你喝了多少?”赵启平磨着他脖子讲,“就一瓶,我没醉。”

 

谭宗明把他抱到沙发上再去看那瓶酒,度数不算高,应该是喝急了。赵启平在黑色的沙发上扭身子却不敢动脑袋,他太晕了,觉得整个世界在跳舞,过会儿又喊热,脸悄悄地红起来。谭宗明给他热了牛奶过来的时候他眼睛已经闭上了,胳膊腿儿还活泛,扯睡衣又挠锁骨。“你啊。”谭宗明把他脑袋揽在自己怀里,放下牛奶杯子给他按太阳穴,“刷牙了没?直接去睡?”

 

赵启平听得清他在说什么,但就是不想答。他的脑袋一会儿歪在谭宗明左手一会儿又歪去右手,甚至有越躺越往下的趋势,你说他有意还是无意呢,可人醉了,怎么都说得通,怎么都没答案。明天还是早课来着,谭宗明还替他记得。可赵启平迷迷糊糊地睁眼仰视着他,“喂,要做吗?”

 

做什么?谭宗明有点被他气笑了,明天有课的是你不是我。他低下头去吻赵启平的眼底,全是疲惫的深影,他可知道小孩儿熬了几个大夜,洁癖如此都三四天没顾上洗头。你是该休息一下了,但是先不要以这种方式,我们会在一起很久,不要你牺牲这一点点的空暇。赵启平还迷迷糊糊跟他说,我好累啊,你想怎么来都行。怎么来都行?谭宗明把手伸下去攥他,一点一点抻开皱紧的皮肉。“别铺垫了,你进不进来……”下一秒开始他就只能发出单音节的呻吟,谭宗明最后吸了一下,没来得及躲远,液体溅到眉骨上。赵启平缓了好半天才勉强掀开眼皮看他,“不……不做吗……”

 

谭宗明度给赵启平他自己的味道,“开学快乐,my boy.”


评论(14)
热度(98)
© 不说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