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搞cp可以 cp搞我不行

[谭赵AU]最好的爱煞人武器-8

三个坑三个AU哪个都走不下去剧情(。)


Warning:

OOC,不是你一眼以为的那样。

一丢丢情爱描写。

后面还没想好。


好像代理没关预售那么能买就买不能就算



-8

 

车抖得挺厉害,从前窗只能看见白生生的脚趾尖儿,还很吝啬地藏在副驾后头,没过多久就有心无力地滑下去。赵启平整个人叫扒光了按在后座上,窝进那没好意思穿的红大衣里,腿张得很开,因为正操着他的人实在是狠。不在家里头,扩张潦草得不成样子,何况有限的空间几乎是刻意地把谭宗明往他身体里按,起先那点儿生涩被粘液跟润滑泡开了,让人指尖都发酥的劲儿就涌上来。赵启平的胳膊揽着谭宗明脖子,没力气,只松垮挂着,但因着这别扭姿势,那斧劈刀削的鼻梁就一下下磨着他嘴唇,汗是咸的。谭宗明这晚上要得急,次次都往他最受不住的那一点进,赵启平的抖被他压着,只有后头是活泛儿的一块肉。那块肉嘬着谭宗明,又热又腻地往里吞,像是不愿他有全根拔出来的时候。车子停在萧家主宅出来的小道上,就一盏孤零零的路灯,但赵启平还是怕,咬着嘴唇不敢出声。谭宗明起了点坏心思,手从他屁股下摸过去,刻意撩着两个人相接的那块地儿。“别……别这样……”赵启平前头又硬了一点,颤巍巍地顶在谭宗明小腹上——他竟然出奇觉得挺漂亮,是个诚实的小玩意儿。“你说姓周的能让你这么爽么?”赵启平在模糊的灯光里睁大眼睛看他,“我……我不喜欢周先生……”

 

“好,我相信你。”谭宗明用唇堵住他,又往更深处干进去。

 

 

到家的时候赵启平是直接被谭宗明用衣服裹着抱进屋里的,先洗了澡,晚上留在主卧睡。小孩儿被折腾了一顿其实已经很困了,但谭宗明不睡,他只能努力睁着眼睛。“这件事上你不用顺着我,知道你今天也累了。”谭宗明关了他那一侧的床头灯,把赵启平的眼睛拢进手心里,“睡吧,晚安。”

 

赵启平在不尽然的黑暗里往谭宗明的方向靠了靠,“晚安,谭先生。”

 

 

月底谭宗明走了趟老挝,为的是新的军火线,贺涵说周凯也有意走这条道儿,最好先下手为强。这种谈判是脑袋别在裤腰上,谭宗明自己身上都随时配着枪,自然带不了赵启平。出发那个早上小孩儿给他热了牛奶,还像模像样摊了两个鸡蛋饼,挺认真地问他是咸口还是淡口。“淡点儿吧,外头吃饭口味重,家里就清淡点儿。”赵启平露出个明晃晃的笑,“那我赌对了。”

 

谭宗明这趟一去就是小半个月,老挝那帮人的确是先跟周凯有了接触,两方给的价码差得不多,就看管事儿的要不要抱谭氏这颗大树。谭宗明晓得他们顾虑,是怕自己单吞了东南亚这片市场,万一有个变数,大船可没那么容易下。然而周凯这个新贵,险就险在新上,虽然江湖风评不错,但能不能顶住浪头还有的一说。谭宗明倒是不急,他有时间等他们量度,亲自过来不过是显个诚意,表明他确确实实也在乎这条路。正好他自己也有几家次工厂在老挝,顺道视察了一路,深山老林里走了几天,居然还真碰上不怕死的。那枪子儿堪堪擦着他胳膊过,衣服上划了道口子,没伤着皮肉,对方倒是叫他带来的人一枪中了小腿,立即被按下了。谭宗明掏了枪顶着他脑袋,叫随行的翻译问话,“上头是谁?”那人叫这阵仗吓得眼泪鼻涕一把流,哆哆嗦嗦说不出个所以然。“这小子是被人雇来的,只说要您的命。”谭宗明收了枪下保险,“给家里打个电话,小心防备着。”

 

他说的“家”倒不止是谭宅,还涵盖着下头大大小小的堂口厂子。那幕后的人能在老挝跟他动手,想必海市也安排好了戏码。只派这么个人来倒不一定杀得了谭宗明,但要真是受了伤,在老家作弄点风波总是可以的,再就是谈新生意讲究忌讳,怕是旁敲侧击要谭宗明弃了这条线。谁他妈有这个胆儿呢?

 

“不用改行程,把剩下两个厂子走完再回去。叫贺涵跟老严都查查,最近还有谁在瞅着老挝这条线。”

 

这头谭宗明刚下了命令,那头就来了个电话,“谭总,赵先生被人绑走了。”


评论(21)
热度(116)
© 如梦幻泡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