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温暖寂静 没有花

[胡靖AU]也许一天你会走远(短/完)

Warning:

不是CP,琐碎日常。还是养孩子梗,有血缘关系。

去年十一月开的文档,完全忘记了当时想写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谢谢大家。


 好像代理没关预售那么能买就买不能就算

 

-1

 

胡八一把萧景琰领回家的时候,觉得这个孩子真是太白了。

 

但白是有道理的,他想想自己那个天仙似的姐姐,接着又想到那个不着调的姐夫——胡静嫁人的时候他还小,他再讨厌那个人也没有办法,家里需要钱。爹娘死了有些年,幸好没看着萧家这一遭,也没见着他们的外孙子。胡八一还是扒着字典才认得了那个名儿,萧景琰,大概是块好玉的意思,想必以前是宠着的,那可是萧家。但是萧家又怎么样,一朝树倒猢狲散,只留下这棵独苗,跟着胡八一往那破筒子楼走。王凯旋跟他们屁股后头喊,怎么着老胡,喜当爹啊?没想到是萧景琰先转过身来解释,“不是爸爸,是舅舅。”胡八一乐了,蹲下来把他扛肩上——七岁了,身子骨倒不像是富家小少爷的重量——“诶,真乖,是舅舅!”

 

-2

 

萧景琰被他带回来的第一个晚上是跟他睡,整间屋里也就一张床,沙发上洒了不知道哪一天的酒,缝里随便蓄着烟灰和瓶盖子。胡八一翻了两次身都差点压着人,后半夜就没敢睡,坐起来算账。他不知道现在养一个孩子长大要多少钱,小学和初中是不是都义务教育了?萧景琰七岁了,他读没读书?胡八一才想起来去翻那个小行李箱,胡静自杀前给他的,萧景琰的一切。除了几件换洗衣服就是书和本子,小测验都是100分。他跑走廊上给王凯旋打电话,跟哥说说,还有啥活儿能赚钱?

 

那头嘟嘟囔囔骂他一通,老胡你神经病啊,这他妈才几点你不知道?

 

-3

 

初二辍学以后胡八一一直打零工,先是供胡静上学,后来给爹娘挣医药费。爹走的时候是个春天,娘是夏天,胡静是秋天。秋天的末尾他带回了萧景琰,生怕这个孩子会死在冬天。他以前不知道小孩子的身体是这么弱,萧景琰又烫又软地缩在他怀里,现借的温度计上快烧到四十度,那个瞬间胡八一想他这个命格是不是注定留不住任何人。还好街拐角的江湖郎中救了他们,输液输到凌晨四点,胡八一怕他乱动鼓了针,硬撑着没敢睡。但萧景琰其实乖得很,像个苍白的木偶娃娃,醒过来还跟他说对不起。胡静嫁人的时候也跟他说对不起,这道歉根本无缘由也不该是对着他。错都他妈是我的错。萧景琰皱着眉头小声说,舅舅你轻一点,疼。胡八一这才稍微松开帮他按着输液贴的手。

 

-4

 

萧景琰后来还是转了学,胡八一不想让他跟那群富二代们呆——谁他妈说因为学费贵?“阶级不同不相为谋”,倒忘了萧景琰本来也该是那一拨儿。子弟学校的校服码子大,看得胡八一心里下毛毛雨,这孩子怎么养啊,肉都给你吃了咋还是不胖啊。他正挑着碗里最后几根胡萝卜丝儿,萧景琰板正地坐在凳子上写作业,像是生来就在这环境里,破屋里的一根白蜡烛,手指尖通红。胡八一心里那点儿愧又泛上来,王凯旋以前说他,别老觉得世界上谁都欠着似的。他想想可不吗,他胡八一欠过谁啊,法律上他甚至不是萧景琰的监护人——挂名的是胡八一他二大爷。可他又怎么能不管他,萧景琰被胡静亲自交到他手里,仰着脸脆生生喊他“舅舅”。那他妈就是得救啊。

 

-5

 

意识到萧景琰不说话是三个周以后的事,胡八一没发现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多找了几份工,不挑活儿,每天放二十块在桌子上,没注意这孩子到底花了多少。后来还是班主任打电话,问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上课叫起来回答问题不出声的,叫到办公室也不说话,好好的孩子,总不能突然就哑了吧?”胡八一吓得叫板砖砸了脚,翘了半天班火急火燎往学校赶。萧景琰背着书包站在走廊里看着他,眼睛慢慢垂下去。胡八一发现他自己也说不出话了,从兜里摸出块糖来,“饿不饿?”萧景琰动动嘴角,伸胳膊去抱胡八一的脖子。

 

这天胡八一什么也没问萧景琰,只带他去饭店吃了顿好饭。

 

-6

 

“我不说话是因为他们都笑话我。”

 

“笑话你啥?你有啥可笑话的?咱普通话不是挺好的,比他们好多了。”

 

“他们说我有官腔,说我爸贪了他们爸爸的钱。”

 

胡八一那口米饭突然就咽不下去,“这……这也可能是实话……”

 

“我知道。我不怪他们。我就是不想说了。”

 

胡八一拿纸巾擦了擦手,去捏萧景琰脸,“行,不说就不说。但上课该回答问题还是得回答,不然老师还是得找我谈话,工地上假可不好请。景琰啊,你舅舅我活到这么大,被人笑话不是一两回,没事儿,掉不了肉。但是他们要是打你,跟舅舅说,舅舅还就不怵这个。”

 

萧景琰终于笑了一下,“你不怕别人说你欺负小孩子啊。”

 

“敢欺负我们老胡家的人,多大我一样揍。”

 

萧景琰突然把他手拉住了,“你先把这冻疮养好吧。”

 

-7

 

六年级萧景琰拿了一个作文比赛一等奖,换回来个文曲星。胡八一一高兴就带他下馆子,要了瓶二锅头,给萧景琰尝了一口筷子尖儿。“好辣啊。”萧景琰坐他对面儿皱眉头。“辣才爽啊,下肚子暖和。不过你可不准喝啊,得上大学才行。”“我不上大学了,我跟你干活儿。”胡八一愣是叫他这句气笑了,“你不上大学你能干啥?跟我一样扛水泥啊?你重还是水泥重?萧景琰这话你别叫我听见第二次。”老板娘插着这个沉默的空儿把毛血旺端上来,“哎哎哎小心点儿啊,可别烫着了。”胡八一搁下酒给萧景琰碗里夹了两片毛肚儿,“钱的事儿不担心,舅舅供得起。”

 

-8

 

养萧景琰这几年胡八一唯一干过的冒险营生就是卖血,没几回,因为实在是得不偿失,要不是学校催学费催得急,他也犯不着晕得在大马路上躺半天。他不干这事儿还有一个原因是被萧景琰发现了,跟他生了三天气,差点又闹退学。上了高中萧景琰就开始勤工俭学,在食堂窗口给人打饭,他成绩好,追他的女孩儿也不少,明摆着来找茬儿的男学生就更多。萧景琰一般都顺着他们,不想胡八一真为了他打架——他自己心里想着这个人的时候,从来不叫他舅舅。后来作弄他的人少了,但真跟他说话的人也没了,只有女孩儿还往他书包里塞情书,被好事儿的翻出来在教室里读。萧景琰青白着一张脸坐在座位上,等人群都安静了才过去跟女生说“对不起”。这句“对不起”叫他在下晚自习的时候被打了一顿,“装什么逼啊,你有那资本么?”当然他也不是没反抗,但寡不敌众。膝盖被踹得骑不动车,他一路推着回去,在巷子口遇上出来找他的胡八一。“我操他奶奶的那帮小崽子有病吧?”萧景琰坐在车后座上抱着胡八一腰,“没事,马上就分班了。”

 

-9

 

转文科之后萧景琰做了班长,胡八一去开过一次家长会,看他的小侄子正正经经地站在讲台上,念《致父母的一封信》。除了班主任,台下就他一个知道萧景琰根本没爹也没妈了。坐他旁边的妈妈在哭,胡八一自己低着头翻白眼,不想有什么液体从眼睛里流出去。写得真他妈好啊,我姐怎么就没机会听呢。萧景琰认认真真念完了最后两句,“我代表七班全体同学,向所有抚养我们长大的人表示感谢。请相信你们的付出会有所回报,我们一定会成为更好的人。”

 

他的眼睛和胡八一对上,无声地说了句“谢谢”。

 

-10

 

萧景琰考的是北京的师范生,教语文。走之前胡八一带他去胡静墓上,拉着他磕了三个头。“姐,你放心吧。景琰我给你养大了。”

 

他站起来了萧景琰却没动,胡八一以为他腿麻了要扶他,没想到萧景琰挪了个方向也跟他磕了个头,“谢谢舅舅。”

 

胡八一忙不迭地把他拉起来,“谢啥谢啊,老胡家的人我能不管吗。”

 

 

把萧景琰送到车站的时候是胡八一先转身走的。那之前萧景琰从后头抱着他,眼睛埋进他的白发里。

 

“好了好了,车要开了,你也是大人了。舅舅走了啊,还上工呢。”

 

他可不能叫萧景琰看见他哭了。

 

END


评论(32)
热度(10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