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温暖寂静 没有花

[贺陈AU]无辜的眼迎风而张(中8)

Warning:

有私设的ABO,二十岁年龄差,OOC,一定的伦理问题可能性。

后文还没写完,存在随时调整前文的可能性。

想缓几天再写的,结果突然有点想法,但是太困了,不是很细致。

元宵节快乐呀w


既然我的代理不关预售




陈亦度是被冻醒的。最昏聩的那个时期一旦过去,他的体温就逐渐趋于正常,加上被子没盖好,于是格外贪图那一点暖——贺涵身上的。他才发现自己整个人都蜷在贺涵怀里,被子只盖到腰,刚好遮住了两个人还连在一起的下半身——贺涵大概跟他一样,做完以后直接睡着了。理智上来说他该起来清洗一下,因为贺涵毕竟还发着烧,可是那东西埋在身体里的感觉很突兀,哪怕发情期过去了,陈亦度也没法面不改色地把它弄出去。可能那些体液都凝固了吧,他自暴自弃地想,至少他自己射出来的那些现在还全沾在他小腹上,他只在被子下面摸了一下。他还小心翼翼地摸了摸自己的腺体,有个浅浅的牙印,但已经不烫也不肿了——这就是标记了,哪怕只是临时的。他突然想跟那个十五岁的自己炫耀一下,你看,我还是得到了。然而贺涵在这个时候把他抱紧了一点,雪松的气息猝不及防地擦过他耳畔。陈亦度僵硬了一下,发现自己的下身又要硬起来。

 

……是很自然的生理现象吧,毕竟是早上。他从贺涵的手臂下抽出一只胳膊,把被子往上拉了拉,打算忽略这一切,重新睡一下。然而没有用。二十分钟之后陈亦度已经完全抓不住他的困倦,小雀落在他心上,而阳光洒进来。他在脑子里打了一场激烈的小战役,从贺涵怀里挪出来,打算先吃两个行李箱里的巧克力条。但这第一口却迟迟没能咬下去。

 

他可能永远无法忘记贺涵从他身体里退出去的感受了。

 

 

最后他披着贺涵的浴袍叫了酒店的早餐,庆幸空调的换气足够有效,没让服务生闻到什么可疑的味道——至少他没表现出来。贺涵被他叫起来的时候还是没有精神,量了体温,38度5。

 

“还是去医院吧,这样烧下去不行。”

 

贺涵勉强地撑起上身靠在床头,“可能是被你信息素闹的……抱歉,昨天我太晕了,没能帮你清理一下。”

 

陈亦度面上没动,给他把感冒冲剂递过来,“不要紧。我这个体质,又不会因为这种事情怎么样。”

 

“算服务不周吧,以后……”

 

陈亦度直接把他喝完药的杯子接走,贺涵也没把那句“以后”说完。

 

 

贺涵又一次睡过去之后陈亦度在浴缸里放了水,浑身赤裸地泡进去。他自己能看见的地方没有太多痕迹,主要都在大腿内侧,不知道是他自己掐的还是贺涵。在温热又静谧的蒸气里他觉得很安全,窗外是雪后初晴的奥斯陆,一切都被白色覆盖,好像日记本的第一页,所有故事都可以重新写过。可他的心还是活着的么?他甚至不记得贺涵是不是真的说过“我爱你”,也没有听他的解释。即使是真的,这个答案也太迟了。

 

他把脑袋埋进水里,无声地吐了几个泡泡。

 

 

离开奥斯陆的前一天他们终于有了能滑雪的兴致,贺涵手把手教他,背对着雪坡要陈亦度扶着他胳膊滑下去。这天雪下得很大,最紧张的时候他什么也看不见,只有眼前一个眉眼都花白的贺涵,撑着他的下坠,被他故意地扑到雪地里。当然也摔了跤,有一次陈亦度头着地滚了一圈,整个雪板陷进坑里,只能等贺涵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过来挖他。“我看我把你埋在这儿好了,明年说不定有个好收成。”陈亦度干脆趴在雪上不动了,“来呀,把我就这么冻在这儿,过五十年也不变老。”贺涵的动作顿了一下,接着伸手打了一下他屁股,“那倒是应该把我冻在这儿。”

 

陈亦度被他这一顿吓住了,利索地爬起来想抱他,又觉得这样也不对,只能默默去穿滑雪板。倒是贺涵过来给他拍了拍后背上的雪,“开玩笑呢。挪威太冷了,怎么舍得把你留在这儿。”

 

陈亦度垂着脑袋。他觉得自己快哭了。

 

 

回国第二天贺涵就上班了,时差还没倒好,叫秘书点了三倍浓缩送到办公室。陈亦度自己坐地铁去创意园区看办公室,贺涵本来要给他买辆车,被他拒绝了,说要尽量自力更生。施工队是年后刚开工,他知道自己要求高,还特地给每个人都发了红包。“谢谢陈老板!”陈亦度对这个名头还不太适应,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回话。手机上震了几下,是朋友email给他的设计助理候选人,他跟工头打了声招呼,到楼下星巴克看资料。结果刚坐下没五分钟,有人过来跟他说话,“阿度?你回国了呀。”

 

陈亦度记得她的声音,和那张仍然精致的脸,“你也回上海了啊,Vivian姐。”

 

 

年头和年尾是一样的忙,贺涵连着开了几次大会,陈亦度又忙着准备工作室,连着几天两个人都没能好好坐下来一起吃顿饭。这天快下班的时候贺涵接了陈亦度的电话,问晚上有没有饭局,没事的话他在餐厅定了位子。

 

“行,我今天能准时。你在家么?我开回去接你?”

 

“没,我在外面,地铁过去很方便。地址我等下发你。”

 

“好。”贺涵抬手看了看表,“六点吧,六点我从公司走。”

 

 

这顿饭上贺涵第一次见到那个女孩,头发卷得很漂亮,是年轻又锐利的美。

 

“贺先生您好,我是陈亦度的设计助理厉薇薇。”

 

“You could call me Vivian.”



·这几天写得也太勤快了OTL

·放我去学习_(:з」∠)_

评论(42)
热度(14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