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楼诚AU]光散落地方-34

突然停了几节课,面对自由和reading不知所措.jpg


Warning:

笔力不足。


-34

 

第二个周的末尾通讯站终于收到了明诚的视频新闻,连带两张现场图片,一张是轰炸后的余烟,一张是咬着短刃扎马尾的女兵。“撤离平民的任务仍在进行,村内老人儿童已经全部被转移到后方安全地点,在交火中受伤的民兵队员也正在接受治疗,但由于医疗物资匮乏和塞尔奇军队不间断的小型轰炸,应对下一次大规模交火的能力很可能不足。驻扎德里的坎斯坦民兵队队长向我方记者透露,民兵队已经制定了新的巷战策略,绝不允许塞尔奇人将战线向前推进一分一毫。”明诚的声音在画面外顿了两秒,切成中文重新开口,“麻烦转告明楼我很好。这段记得掐掉。”

 

其实我可以单独告诉他的,视频发出去以后明诚才意识到,然后发现自己的脸迅速地热起来。这太尴尬了,像个没有底气的炫耀,明楼为什么一定要担心他?这块土地上的每一个人都是靠自己活下来的,明楼没有义务给他庇护,也没有义务分给他一点不必要的时间。可也没有人能是一座孤岛。这会儿明诚坐在地上看头顶的星星,又遥远又明亮,是片安宁的假象。炮火在这个时候短暂停息,但前几天里乐于围绕着他的女兵们都已经回到了各自的位置上。白天他帮着医疗兵照顾了几个伤员,然而每天能撤离德里的名额有限,她们中的有些人不得不开始使用吗啡,这对以后的人生意味着什么,没有人不清楚,可是没有办法。明诚的背包内侧装着大半个民兵队的家信,或者说遗书——并不是全部,因为极少数女孩并不识字,她们来自塞尔奇。“等打完仗我就能上学了。”金队长把其中一个的话翻译给明诚听,“That’s why they are our girls.”

 

第一枪就是在这个时候响起的,起初明诚还以为是营地里的女兵在练射击。然而紧急集合的号角紧跟其后,他慌忙跑回屋里拿设备,没忘记在后腰揣上明楼给他的那把枪。金队长在带队出营地之前扔给了他另一把,“Protect yourself!”明诚花了一秒来决定留在这儿还是出去,接着把背包背在前胸,边给手枪上膛边翻过了土墙。落地的时候他刻意滚了一下,抓了一把土抹在自己脸上——如果迎面撞上塞尔奇人,也许他的性别能救他一命。明楼并没有时间教他太多在战场上的生存智慧,但至少他已经知道该如何隐蔽,如何穿越无遮无拦的街道并且尽量不被击中。“我等你回来。”告别的时候明楼说,而现在明诚在排泄物和食物——或者别的什么——的腐烂气息里奔跑,心里跃升起一个浑圆的太阳。好,你等我回来。

 

 

然而这个时候离天亮还很远,德里早就变成一座死城,爆炸的火光是唯一相对长久的照明。明诚对这儿还不算熟,两个星期里他只有最后三天被允许出去,现在只能凭直觉去找易守难攻的死角,最好还能是个不错的全景机位。他不止是要活下来,他还要让世界记住这个地方,记住为它努力过的所有人——至少要把那些家信带回去。家。

 

明诚在嘴里咀嚼了一下这个词,上海已经离他很远了,而近的是明楼。

哪怕只是名义上的爱人,也请你保佑我吧。

 

 

凌晨两点钟他翻上一间半塌的民房屋顶,整个身子趴伏在看不太清的碎石上。瓦砾划破了他的手,但这个位置一定程度上算得上居高临下,并且靠近主干道和小路的交汇处。来的路上他开了自己人生里目的是伤人的第二枪和第三枪,这种情况下扣动扳机几乎是正面交锋时的第一反应,并且没有时间回头去确认敌人是否死亡。他也不打算给自己留任何恶心呕吐的可能,同时忽略外籍记者原则上不允许持枪射击的规定。透过拉近的镜头他看得到远处火光旁的尸体,一个民兵队的姑娘,看起来是颈动脉破裂,然而她的步枪也深深插在旁边一个塞尔奇人的肚子里。明诚吞咽了两次唾沫让自己冷静下来,给了那张被血污遮蔽的脸庞一个尽可能清晰的特写。

 

希望你的家人能把你认出来。

 

 

破晓之前明诚已经换了三处隐蔽地点,金队长给他的枪还没有动,但明楼给他的那把已经没有几颗子弹了。战争原来是这样的,并不总是有枪口对着你,但也永远无法知道可能杀死你的那个人在哪。很多时候他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他的脸上有血,身体则是由于饥饿和紧张产生的战栗——粮食储备是一直严重不足的。其实作为记者他最应该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直到交火结束,可道义上他不能把自己划为战争之外的一员。能帮一点忙也是好的,他强迫自己相信他是运气不坏的那类人。现在明诚的位置已经很靠近德里的中心,金队长下令誓死抵抗的巷口,为了省电他没用电子屏,但透过取景窗偶尔还是看得清被炮火映亮的女兵们的脸。他知道自己和她们一样在面临着死亡,因为塞尔奇男人的声音从炮火的缝隙里在他背后响起。明诚一手护着镜头一手撑着碎石翻到断壁之后,接着从后腰里拔枪瞄准,根本没有时间思考先射击哪一个——草他妈的,来的是一整支塞尔奇小队。他这会儿脑子里只剩下脏话了,下意识的反应是取了相机内存卡塞到鞋里,接着调头往大路上跑。手榴弹是怎么在他眼前炸开的他完全不知道,短暂失聪的空隙里有人从后面踹他的膝弯,接着把他整个上半身都踩在土砾上。还有热意的枪口顶上他的后脑勺。

 

明诚在这个姿势下举高双手,艰难地转了转头,“我是记者……中国人。”


评论(30)
热度(116)
© 不说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