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搞cp可以 cp搞我不行

[贺陈AU]无辜的眼迎风而张(中10)

Warning:

有私设的ABO,二十岁年龄差,OOC,一定的伦理问题可能性。

后文还没写完,存在随时调整前文的可能性。

这章及以后质量堪忧,烂尾预警。




厉薇薇并不能理解陈亦度为什么要做婚纱,哪怕她在这个领域的漂亮履历是成为DU一员的决定性条件——女人一辈子最重要的时刻,很难轻易交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品牌。“从日常女装开始做不好吗?至少先打出名声。”陈亦度的眼睛仍然在那两块纹理不同的蕾丝头纱上,“你会愿意穿Zara嫁人么,或者H&M?”女孩儿走过来靠在他的工作桌上,“你开不起我的工资的话,就是Primark我也要穿的。”陈亦度突然把其中一块轻轻罩在她头上,眼含着笑意看过去,“这么着急么?要做谁的新娘呀?”

 

厉薇薇呆看着他的时候,陈亦度终于意识到自己也是迷人的。以前他并不在意,甚至困扰,是因为只想要贺涵。然而现在贺涵已经不是问题的那个唯一答案了。你想要我看看世界吗,好啊,他把头纱从厉薇薇脸上掀开,温柔地替她理了理头发,“买不起的话,我给你亲手做一套。”

 

 

DU正式开始运营的那天陈亦度在工作室办了个简单的仪式,很正式地给贺涵递了请帖。贺涵是中午的飞机去香港,只能待十分钟,靠在吧台上看陈亦度和其他年轻人站在一起,即将为新的王国辟土开疆。离开的时候他没有跟任何人讲,坐到车里才给陈亦度发了微信,“开工顺利。”没想到回复立即跟上来,“你也是。”“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接到第一个单子了。”陈亦度发给他一只捂嘴巴的小猴子,“我早就接到了。”

 

贺涵这次是个长差,替香港那边一个跳了楼的经理人善后。他来的当天刚好赶上唐晶要回上海,一下飞机就直接去了餐厅。“本来想等到了上海再约你的,没想到先在香港遇上了。”“这么快就要调回来?”唐晶撑着下颌看回去,“贺涵,时间不等人。”

 

他的刀叉在盘子上顿了一下,“是,你说得对。”

 

 

将近三个月里贺涵完全没有时间回上海,陈亦度跟他的通讯也乏善可陈,但工作室的一切看起来进展不错,DU还拿到了五月份一场新锐设计师大秀的入场券。“你能来看吗?”贺涵是真的预估不出他的工作安排,“能空出时间的话我一定去。”

 

他转而打了个电话给唐晶,“我家小朋友五月份有个展,替我去捧个场吧。”

 

 

其实他更担心陈亦度的是另一件事,只是不知道该怎么提起。与其说是没有必要,更像是没有资格。在奥斯陆的时候贺涵问他,你谈恋爱会告诉我吗,陈亦度只心不在焉地刷手机,抛了一个问题回去,“怎么,你要替我把关么?”贺涵就没有再问。可是三个月。

 

陈亦度的身体里还有一座活火山。

 

 

这次出差之前贺涵只说会很久,陈亦度那会儿没放在心上,后来才反应过来他为什么要特意强调这一句。他小的时候贺涵也总出差,他就一天天算着贺涵回来的日子,有时候三天,有时候一周,只要贺涵的工作结束得不晚,他会打个电话回来问他好不好,或者发条短信提醒他早睡觉。十几岁的陈亦度一个人在贺涵的大房子里觉得很快乐,他可以在客厅的地毯或者贺涵的床上躺一整天,也可以在地板上铺开画纸然后随意抹颜料,只要记得上床之前跟他的贺叔叔说晚安,是种牵牵绊绊的自由。然而现在他不是小孩子了,贺涵关心他的事只剩下最后一件。最后一个难以解开的结。

 

陈亦度没法想象它被彻底解开的样子。

 

 

整个四月DU都在脚不沾地的忙乱里,陈亦度还试着谈了几个单子,对方的态度都很模糊,明里暗里表示着对品牌知名度的质疑。厉薇薇拍着桌子跟他吵架,又被他用黄桃蛋挞哄回来,即使到了提交终审作品的前一天她还是不能理解陈亦度的自作主张,“我们为什么不能展出‘初心’?你不知道我为了再赶一件婚纱出来熬了多少个大夜,皱纹都要出来了。”陈亦度从背后抱她,轻轻吻她的头发,“对不起,我有我的理由。晚上请你吃饭好吗?”她的心突然就软下来,“……那我要吃最贵的。”

 

陈亦度是在餐厅的卫生间里迎来他的又一次发情期的,他刚好撞上了隔间里某个正在发情的omega,和那个人同样失去理智的alpha。闻到那股交错的信息素气息的时候他就知道不好了,唯一的念头就是赶快逃,甚至不敢留一步去跟厉薇薇打招呼。坐到车里以后他给她发了微信,手指的汗在屏幕上划出水痕,“抱歉,我有点急事,下次再补偿你”。没过多久她的电话就打进来,陈亦度没敢接。然而这一阵情潮居然很快就平息了,等他从恍惚里回过神来,发现才将将过了半个小时。这是那三个月里唯一的一次,像片拼错的时空,或者噩梦一场。那个晚上他到贺涵的卧室去睡,第二天自己去了医院。医生问他有没有频繁接触的alpha,陈亦度尽量平静地看回去,“为什么这么问?”



·本子打样出来了,估计快进入印刷流程啦。

评论(49)
热度(130)
© 如梦幻泡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