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在一无所有之前

Warning:

矫情。


 

在必须感觉我们终将一无所有前 

你做的让你可以说

是的 我有见过我的梦




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很容易难过,虽然觉得这不应该,因为心里很清楚将会得到一些反馈,而且大部分会是正面的。前一段时间以对我来说很夸张的频率在写东西,最近几天还突然跑去学了一点点PR,很久以前自己概括过这种感觉,“是要把有限的东西在某个命定的时间之前燃烧完。可能是很大很激烈的,也可能是很小很丑陋的,但是要燃烧一下,燃烧一下就没了。再也没有了。”写完那篇将近三万字的贺陈以后有点产后抑郁,虽然平心而论我对它很满意,得到的反馈也不错,只是写完之后觉得心里很空,大概是写的时候把自己掏得太干净了,现在壳子里不知道装的是什么。有个姑娘给本子的repo里说我给她一种感觉,像小王说过的话,“我本就是一无所有的来,我也可以两袖清风地走掉。”其实很早很早的时候也是跟王老师相关,在十三妹子的微博里看到她转的一条评论,原文是他说“等你们将来真的能睡的时候,我就老啦,你们会找到跟你们年纪相匹配的优秀男生的。难道你们喜欢很老的我吗?”那条评论是这么说的,“在哥哥心里我们年少轻狂不懂事,隔着屏幕爱他,他觉得像玩一样,总有一天,我们会结婚生子,忘记曾经那样爱过他。”一定程度上来说,这也是我对我现在拥有的一切“爱与喜欢”的态度。你们一定会遇到更有意思更有才华的人,现在只是在我这里短暂停留过一下。我有多么感激这种停留呀,截图过很多喜欢和关注,情绪不好的时候会回去一篇一篇翻评论,想为了喜欢我的人多给出一点东西来,不然大概也不会写到现在。但我也是真心觉得,如果你们再了解我一点的话,就会发现我真的就只有我给出来的那一点点东西,那一点点好。虽然不至于说失去的都是人生,但很多时候的想法的确是,得到的都是侥幸。

 

如果往前翻翻自己的归档,是说过很多次再见的。很多时候都觉得自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拿出来了,但就像《江河万里》里那句话,楼诚是我的桎梏,也是我的自由。我很确定我不可能再把这种程度的感情投射到哪对CP上了,即使有比他们更好嗑的CP也不可能了,我愿意被他们禁锢,愿意在他们的影子下去尝试尽可能多的自由。最近学术相关,意识到写文某种程度上是新自由主义的自我奴役,所以有时候还是挺羡慕能够爬墙的人,能有新天地。也真心希望离开的老师们过得开心,每天有粮,虽然是因为很多厉害的人的离开才让大家看到了我,但我更怀念那个真正光辉灿烂的时代。当然也喜欢现在细水长流。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不想去承担太多的期待,入圈晚的小朋友请一定要多看看那些把这个世界一砖一瓦搭起来的故事呀。每一篇文章前面的warning都尽量把我自己能看出的问题写清楚了,即使有次因为不恰当的warning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也不想让人懵懵懂懂地撞进来。有点像贺涵说的,把自己踩成迎来送往的地毯。如果把这个lof账号作为self-branding来看的话,真的很不合格了,首要一点就是总换ID,我不是不想要被人记住的,也不是故意想要大家想起我的时候不知道叫什么,但这种“身份消解”给我一点安全感,一点还能藏起来、有退路的感觉。当然更多的时候只是想戒网瘾(。)出国以来比以往更严重地在面对身份分裂的问题,现实里是考试刚刚及格话都说不顺溜的loser,网上却逐渐地被比以往更多的人喜欢,我有时候会想这算什么呢,我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呢。既要靠这些虚幻的喜欢来告诉自己不是普通人,现实又时刻告诉我你就是个普通人。还有即将要面临的毕业和就业压力,让我不知道怎么去理性看待自己。什么都会一点,又什么都只是会一点。最近逐渐意识到的是我真的缺乏生存能力,即使生活能力还算可以,另一件事是我的确不相信虚拟社会,特别是我在这个社会里呈现出来的自己,即使我每天的reading都在将它作为一个平行世界看待,我自己却很难做到。尽管它是part of myself,但是是理想化了的part of myself。Reading里说人们只愿意在社交网络上呈现好的生活状态,我感觉我也很乐意、甚至说执着于暴露不好的状态,我不想大家喜欢一个因为放大的某些部分而被美化了的我,比起ideal更在意real。我也会看不上被很多人喜欢的作品和作者,也会想为什么这样的文章也能有这么高的热度,也会在伦理道德的边缘试探,也会觉得自己在以比某些人高级的方式追星。以前说话会很小心翼翼,在触及与别人相反的观点的时候会选择迎合,但现在好像觉得无所谓了,我就是这样想的,这是我的观点,这就是我写出来的东西。也许为因此失去喜欢和朋友(这很挫败,indeed),但能一定程度上摆脱别人的期待,对我来说很重要。

 

那么,再说一点本子吧。整个事情拖了非常久,有我自己的原因,有政策的原因,有跟代理沟通不畅的原因,好像后期还出现了客服的问题,真是对金主爸爸们很不好意思。不太会说话,但很感谢大家,大家的钱来得也不容易。一直觉得自己活粉不是很多,但这个预售效果真的很让我满足了。如果不是写东西,也不会接触到这么多可爱的、有才华的人吧,它让我从一个单纯的旁观者,变成了能和同好们交流的人。不是很擅长社交,感谢甜心女孩们主动向我走过来,以前还会想唉呀为什么自己不是那种一呼百应的太太呢,我写的也不算差呀,但现在觉得能有这么几个相对亲密的、愿意为我写下的东西多思考一两秒钟的读者,已经是非常非常幸运、也非常非常安心的事情了,在我的赞誉承受范围之内,再多就不敢要。可能到八十岁也会偷偷翻出来那些截图看。也是在良性循环吧,看到大家愿意给我写一两句评论,自己看别人的文章的时候也会试着多说一点,多想一点。是那句歌词了,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会变成美好的人间233

 

本子的封设排版是自己来的,之前打印过很多小样来看设计、图片和字体大小,但毕竟没有经验,就目前收到的返图,正文字体好像还是大了一点。隔页的图是自己拍的,拍的时候没想过用来做本子,有的清晰度和角度就有点问题。楼诚的隔页是外滩,有点现代了,P掉了比较明显的霓虹灯广告牌;谭赵是伦敦的特拉法加广场,是谭总跟小赵说“我等风自己来”的地方,拍的不是很好,只是当时没时间再重新拍了;谭赵贺陈是浦东夜景,镜头的原因略微有点变形;胡靖是北京中戏,算是夹带私货,打样的时候校名被中线吞掉了,后来改了一下,不知道最后印出来怎么样;洪季是青岛,后来看英本的时候有个镜头,能看到我当时拍照的地方和视野;凌李的图纯粹是照应文的内容,是受了学校电脑储存柜的启发,也就去拍了那个地方,自己后期处理了一下,显示屏背景是电视剧里熏然的警察局外景。内页排版有些分章节的文章空行规则不是很一样,是考虑到页面布局,为了照顾隔页。还能想到的细节是修改了最后一篇凌李的部分措辞,有一句日记是“欢迎你来到这个世界上,李熏然。愿你永远健康,快乐。”是copy了东哥写给第二个宝宝的朋友圈。另外,希望大家在以后转手本子的时候,不要卖高价,一是会卖不出去,二是这种出于爱的东西,我不想它变成什么盈利手段,当时出本子的价格也已经尽量压低了。总之还是希望大家拿到它的时候开心,至少在一定时间内不后悔,妈妈领着小朋友给您鞠躬啦!

 

会永远喜欢楼诚,但不知道还能写多久,写多少。还是年初写总结时候的那句话,趁熄灭前,尽我所能。

 



评论(46)
热度(50)
© 兼爱非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