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温暖寂静 没有花

[楼诚AU]光散落地方-35

Warning:

很多BUG,军事编制上什么的是我自己瞎编的。

本来打算这篇文全写完以后再一章一章发,但是想实名感谢嘉嘉老师所以还是没忍住。

如果跟后文有冲突的话会修改。



35

 

南田上校敲响明楼屋门的时候他还在开一个远程视频会议,作为明氏第二大持股人出席关于海外资金流向的董事会。他有一阵子没有见到大姐和小弟,低清的视频质量不足以让他辨别明镜的脸色,但以往明台是不会出现在这种场合的——他大部分情况下还只被视作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军装出现在镜头里的时候明镜抬手中止了汇报,问明楼是不是有什么要紧事。他对着电脑摄像头朝自家大姐点了点头,“我先出去一下。”

 

南田带来的消息很简单,只有一句话,“明诚失踪了。”她跟明楼的相处一直不算和睦,这会儿很有些刻意刺激的成分,也不想直接告诉他细节,然而明楼只是皱了皱眉,说了一句“我知道了”,接着就转身回到屋里,在她面前把门关上。她对这种局面有点意外,看来你们之间也没什么真情谊。明诚啊,我可真替你不值得。

 

 

她再次见到明楼是在下午的作战部署计划会上,明楼不是一开始就在,而是中途闯进来的——南田并没有同意他参与这次会议。德里之战伤亡惨重,但金队长只向WHA发出了请求武器支援的讯号,捎带提及了明诚的失踪。南田正在计划一条合适的辅助作战路线,以分割塞尔奇援兵,并将德里附近的敌军引入更适合民兵队作战的地形区。明楼走到她身边的时候,她甚至没能立即反应过来——他穿的是地面作战部队的迷彩服。“我带我们的人去德里,也许可以跟你们里应外合。”南田把记号笔狠拍在桌子上,“明先生,外交条例需要我提醒你吗?国际部队不能进入双方交战区。”

 

明楼穿着军靴,个头就更加高。他自上而下地看着南田,少见地有些烦躁,“我说‘我们的人’,不是指你的国际部队。明诚是中国记者,中国平民,中国部队营救他不算干涉他国内政,上头的批文我也已经拿到了。”他的眼睛微眯起来,接着低头直视着她,“南田上校,请问我还需要向您解释编制问题吗?”

 

国际部队就是这点不好,南田看着明楼走出去,往地上狠啐了一口。这一点永远是她权力上的裂缝,不仅是她领导下的WHA,整个坎斯坦的国际驻军中都有一定数量的中国军人,而国籍编制永远高于国际编制,这意味着他们随时可能失去控制——尽管在这之前类似事件并没有发生过。然而她对明诚并非没有同情心,也并不是不想救他,所以明楼的介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不算坏事。况且如果真的能拿下德里——

 

她把刚抽了两口的烟按掉,通知自己的警卫员,“派人跟着明楼,其他人紧急集合!”

 

 

明诚盘腿靠着墙根坐着,这是他被塞尔奇人抓过来的第三天。不算久,如果忽略他被要求一直蹲在地上的话。但那些人也不太敢对他怎么样,至少今天他实在蹲不住了,也能被允许坐一会儿。而别的俘虏就没有这个待遇了,明诚刚进来那天跟他一起蹲着的坎斯坦青年,早上刚被拉出去斩首了。他在明诚身边的时候一直很安静,直到被拉出去那一刻才开始撕心裂肺地哭号,明诚的坎斯坦语并不灵光,加上又是这种极端状态,其实听不懂他最后想要留下的话是什么。但他记住了一个单词,是在他们共度的第二个晚上他告诉他的,伊利亚,或许是个人名。那么我该告诉别人什么呢,假如真的有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应该想念明楼,但是他没有。

 

我不会死的,我死前才会想着你。

可我这次不会死的。

 

他的枪和相机都被收走了,身上也被摸了个干净,好在内存卡还藏在他的马丁靴里。明诚强迫自己想点轻松的事,比如回通讯站以后得怎么去除掉存储卡上可能的异味,或者向CEC打报告的话能给他换个什么新设备。他跟这里的看守语言不通,对方也没有想和他交谈的意思,仅有的几次是他打着手势表示想上厕所,也算作一个对容忍度的试探。但是几乎没有食物,水也说不上干净,特别是在要他跪在地上俯下身子才能喝到的情况下,一切都蒙上羞辱的意味。但他很清楚自己只能等,等着上面想好要怎么处理他这个第三方国家记者,或者等人来救他。国际部队是不行的,只能等自己人,更准确地说,等明楼。可你什么时候才能发现我不见了呢?


评论(23)
热度(10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