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楼诚AU]光散落地方-37

Warning:

憋不住作者我本人了。

bug是肯定有的不过就只想抓紧让他们谈恋爱了。

暴躁。




37

 

那个瞬间明诚感受到了光,即便他的眼前仍然蒙着黑布,脸和大半个上身还被强硬地按在车后座上。不是闪光弹,因为照明很持久,那么就是野外行动用的车载探照灯。坐在前排的人下了车,接着是枪声,顶在明诚脑袋上的那把微微发着抖,枪的主人还在不自知地施加着压力,像要把明诚的脑浆挤出来。外面很乱,明诚只能在自己心跳声的空隙里捕捉讯号,他听见信号弹破空的声音,子弹出膛的声音,接着是他被从车里拽出来,横挡在什么人身前。然后他头上的袋子就被拿掉了,探照灯的强光让他一下子无法睁开眼,但风里是明楼的声音,他喊他“明诚”。

 

你终于来了。

 

 

以后明诚再回忆起这个晚上,几乎是他人生里最荒谬又最真实的一个梦,仅次于明楼。他自己是看不到那个时候的景况的,而明楼却把每一秒都记得很清楚。他的瞄准镜里是塞尔奇人在德里的二号人物卡伊扎,和他直直顶在明诚太阳穴上的枪口。来自旷野的风在山口形成狭管效应,是宏大的哀鸣,夜里能见度也不算理想,他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然而这一枪只能由他来开,不止是因为他没有军队编制,也是因为他不会让别人来承担失败的可能性——如果有万一,他不知道自己会对那个狙击手做出什么来。“明诚,下一发信号弹之后我会射击你的左肩,利用子弹惯性让枪口避开你。无论这一枪打中什么你都要尽可能趴下去,后面交给我。”风把他的声音吹得晃动,明诚其实根本看不清他的脸,也不知道自己正处在怎样的包围里,但那是明楼,他就只说“好”——如果连明楼都不能信任,那他也只能去死了。然后信号高升,光芒散落,疼痛如约而至。明诚抓紧最后一丝神智往前趴,还能捉得住随之而来的两声枪响。

 

都交给你了。

他的侧脸伏在干燥的土地上,终于彻底地晕过去。

 

 

明诚做了一个很长的梦,长到他在梦里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死了。因为那个梦实在太像鬼故事里的走马灯了,从他有记忆开始到现在,全都打碎了混在一起。有时候明楼在他家里的沙发上喝咖啡,有时候他拉开通讯站宿舍的门却看到桂姨,有时候他在什么人的指导下开枪,视野里却突然出现明楼的脸。他就是在这样一个瞬间醒过来的,屋子里拉着窗帘,分辨不出时间,也没有别的人。他心里无波无澜了几秒,居然发现自己有一点委屈——不行,这可太骄纵了。然后屋门就被打开了,他右边额头上的纱布有点遮挡视野,是人走到床边才认出是明楼。他俯下身看他,“醒了?感觉怎么样?”

 

接着又补上一句,“嘴里有伤还是别说话了,我叫医生来。”

 

明诚的右手没在输液,摸索着拉了拉明楼衣角,“我内存卡在鞋里你发现了吗?”

 

他的声音哑得不成样子,但明楼听懂了,“新闻稿我替你写了几篇,已经传回CEC了。署的你的名。”

 

明诚还想跟他抗议为什么不经他允许就主动当枪手,明楼用一个吻把他堵住了,“时间紧迫,你乖一点。”

 

明诚不知道他是在解释哪件事。

 

 

他在卡波尔的医院里躺了十多天,起先明楼连电脑都不让他用,也不给他看新闻。前面几天明诚的精神的确不太好,就没跟他争。明镜在电视上看到报道,认出明诚的脸,打电话要明楼把人带回上海治,“那个地方的条件不行的呀。”明楼透过门上的窗户看里面睡着的明诚,轻声哄回去,“这边医院都是治伤员练出来的经验,不比国内差,何况长途飞机他也受不住不是?等他情况好点了,我再带回去给您看。”明镜敏锐地抓住他话头里的意思,“明楼,你说实话,阿诚跟你是什么关系?”

 

他在这头难得地有点局促,“是…想把人带回去给您看的关系啊。”

 

 

这些事情明诚是不知道的,他也不知道自己差点要被喂了毒品再卖到跨国人贩子手里去。那几天里外面的一切都与他无关,跟明诚相熟的记者们轮着来看他,瞧见明楼坐在椅子上削苹果或者拌沙拉,出去之后都得交头接耳好一阵子。明楼不是一直在,但晚上都是睡在旁边的陪护床上,明诚有点不好意思,要赶他走,“你回去住吧,这里有医生护士呢。”而明楼只是简单地拒绝他,“你管我呢。”两个人都没有提起那第一个吻,但却不清不楚地有了之后的很多个,明诚想问他我们这算什么呢,又莫名其妙地硬憋着一口气不说话。太不真实了,他觉得自己像个不敢拆礼物盒的小孩子,忍不住把失望都排练好。明楼,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那个晚上发生的一切他后来也逐渐清楚了,救下他以后明楼带人重新和国际部队汇编,借着协助营救的名义,WHA终于扫荡了塞尔奇人在德里的临时据点,明楼还给她们在阿部山口的清剿行动打了掩护。“预算上涨了10%呢,是你的功劳。”明诚可不敢抢这个名,“稿子不都是你写的么?”

 

明楼给他调慢一点点滴,手心轻轻敷上他冰凉的手背,“可命是你的。”

 






·艹了搞学术怎么这么恶心啊啊啊啊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了呜呜呜

评论(27)
热度(115)
© 不说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