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楼诚楼AU]恶夜燃烛光

Warning:

光散落地方世界观,时间线在全文完结后。

很平淡干瘪,质量很一般,有一丢丢乏味敏感诚楼描写。但真的不会写楼诚的车,所以车并不是卖点(?)

原著楼诚本篇偏诚楼,所以都打一下tag吧。

结尾灵感有参考。

 

 

 

桂姨出事的时候明诚不在自己家里。准确地说,他在明楼床上。

 

从卡波尔回来以后他升了副主编,负责国际军事新闻,有时候他会在回传视频里看到苏珊,于曼丽的名字偶尔出现在在屏幕下方。她们仍然固守在坎斯坦的土地上,苏珊甚至将在那里结婚。明诚从朋友圈看到她未婚夫的照片,有着和她一样漂亮的蓝色眼睛。“英国人?你可看清楚了。”苏珊隔了几个小时才回复他,“你和明先生又不在这儿,我怕什么?”

 

那会儿他的确刚和明楼进行完一场性爱,筋骨是紧绷后又延展的舒畅,陷在床褥里,饱满而餍足。明楼披着睡袍看一本书,胸膛坦荡地裸露出来,布满明诚亲自书写的痕迹。他们不会在这个时候分享一支烟,太不健康,而且对头痛于事无补,要明诚的手指精准有力地按压过眉骨和穴位,才能换来明楼的叹息,“我们应该去参加她的婚礼。”明诚不太认真地咬他的眼皮,“那当然。”

 

然后在又一个时差未曾颠倒顺畅的时候,那个电话响起来了。打在如此不适宜的时间,像明诚以前经历过的那些午夜新闻。明楼的手还环着他腰腹,发出一点不满的声音,明诚拍拍他的手,准备下床接电话。明楼字句含混地拦他,“别了,外面冷。”于是他就在他怀里听到了那个消息,“我们已经尽力了,但非常抱歉。”

 

她的死亡来得猝不及防,头孢与酒精的双硫仑反应,天知道她怎么在疗养院里搞得到酒。明诚掀开白布看到那张毫无血色的脸,那个瞬间他心里竟然没有任何情绪。以前有人和他讲,人死和狗死没有什么不同,这一刻他都明白了,没有尊严,没有意义。她的身体很瘦,手臂上的静脉曲张很明显,很早以前就不再是那个能拽着他头发把他按在地上打的妇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明诚可以这样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这个笼罩着他人生前二十七年的阴影,就这样毫无预兆、毫无歉疚地消失了。明楼把他攥紧的拳头掰开,再把每一根手指都拢住,“我们去办手续吧。”

 

 

在医院大厅里明诚看了那张死亡证明很久,明楼不作声地陪着他,看着青年掉下一滴眼泪在纸面上。也就只有那一滴,明诚抬手抹了下眼睛,缓慢地吐了一口气。他心里没有留恋,也没有悲悯,但仍然觉得沉重,叫他迈不开步子,走出这个发白发亮的大楼。“我小时候…是真的想过她死的。可是现在……”明诚低下头去,嘴唇微微发着抖,“我不知道。”他说不出自己不知道什么,而明楼揽住他的背,右手把他的眼睛拢住,“以往之不谏,来者之可追。”

 

 

明诚没有给她办葬礼,只在医院里签了些手续,人很快就火化了。整个过程很短暂,可即使有明楼陪着,他也没有觉得呼吸能顺畅一点。那个小盒子拿到明诚手里的时候还带着余温,这就是生命燃尽的热度了,他把它放在身旁的椅子上,只想它能尽快凉下去。“你知道吗,即使我现在想起她,也没有太多好的记忆。我有些时候是靠恨撑过来的,哪怕在最艰难的时候,是她让我能活下来。”他把头靠在明楼的肩膀上,“我觉得我还是错了,可我没办法。”明楼拉过他的手握着,“明诚,死亡从来不是值得原宥错误的理由。”

 

 

第二天中午他们本计划去和明镜明台吃饭,现在只能搁置了。明楼在电话里简单跟明镜讲了这件事,那边叹了口气,却也说不出什么,过了两三秒又突然想起来,“我叫阿香给你们送点吃的过去吧,你又做不好饭的呀。”明楼看一眼卧室紧闭的门,“好,等他醒了,我哄他多少吃一点。”

 

明诚本以为自己是睡不着的,但在明楼把他半劝哄半胁迫地埋进被子里之后,还是很快失去了意识。他没有做梦,困意踏实又粘稠,醒过来的时候骨头发酸,发现自己揽着明楼的腰,后者还在看一份文件。“是什么?”明楼亲亲他额头,“你呆过一阵子的那个孤儿院。想以你的名义做个慈善项目。”

 

明诚愣了一下,又在枕头上躺下来,“我自己都没想到要去查这个。”

 

明楼摸他的头发,“很抱歉,我想不到还能帮你做什么。”

 

明诚温顺地任他摸了一会儿,接着从被子里坐起来。天气热了些,明诚没穿上衣,这下明楼只能看见他光裸的后背。“很奇怪,知道她死的时候我很平静,也许很早以前她对我来说就是个陌生人了。那会儿在坎斯坦,我被塞尔奇人抓走的时候,他们也是饿着我,打我,可我一点都没想起她来。我早就从那个泥潭里走出来了,她的死并不是那个节点。”

 

明楼带着笑意吻他的后肩,“你可是明诚。我不会选错人。”

 

流连在伤口附近的唇舌让明诚觉得痒,他反手把明楼拉住,“你还是能做点别的吧。”

 

明楼看着他转过来的脸,拿拇指轻轻摩挲他的下颌线,“我能做些什么?”

 

明诚吐出一点舌尖看他,“这次让我来。”

 

明楼允许了他。

 



需要特殊无线打开的AOthree

应该都可以打开的石墨



可以说是顶风作案了(。)

这个故事就写得比较normal,感觉没达到能出本子的水平,所以应该不会出啦。贺陈那个再说咯。

评论(25)
热度(129)
© 不说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