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谭赵AU]最好的爱煞人武器-10

Warning:

OOC,不是你一眼以为的那样。

后面还没想好,可能会有很多逻辑bug。

质量一般,装x预警。




10


车开上盘山公路谭宗明才觉得有点心慌,理智上来说这没必要,蔺晨既然敢跟他打包票,那边的事儿就用不着他操心,可是万一呢?赵启平跟他不算久,不是他养过的人里最长的——不,这么说也不对,以前那些跟赵启平比起来,都不算养了。养是什么呢,是他带他回家里,晚上分享一张床,早餐分享一锅粥。赵启平是不一样的,不止是他来到他身边的方式。那么别的还有什么?谭宗明掐掐眉心把这些念头赶出去,不管怎么样,先把人接回来再说。


别墅外头的警卫都叫蔺晨的人控制了,谭宗明带人堂堂正正走的正门,甚至还对摄像头打了个招呼。萧景桓得了消息,但并没出关赵启平的那间屋子,谭宗明来得太快了,他还没来得及跟抓来的小朋友培养感情。“你会听我的话吗?”赵启平垂下眼睛笑了笑,“萧先生,我是谭先生的人啊。”


谭宗明破开屋门的时间也比萧景桓预计得要快,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先被人压着下了身上的枪。赵启平没怎么变样子,就是额头青了一块,不知道撞在了哪里。他是跪着坐在床上的,手被拷在背后,并不能很快地站起来,谭宗明走过去扶了他一把,又看向萧景桓,被看的人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叹了口气,从兜里拿出钥匙来,“我没对他做什么,头上是请他上车的时候没注意嗑的。”谭宗明给人揉了两下手腕才说话,“五少,如果没有这一出,我们不是没得谈。”


“我父亲没多少日子了,我需要老挝这条线。”


“可你这不是个谈判的态度。”


“我心里有数,这些小打小闹都动不了你,我只是想增加一点足以谈判的筹码,让你相信我不是我二哥那种酒囊饭袋。老挝那帮人是业余的,你的小朋友我也没有动。只要等我父亲死,我坐上萧家主位,老挝那边我完璧归赵,绝不反悔。”


谭宗明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笑话,脸上的表情终于松动了一点。他略微低头吻了吻赵启平额头的淤青,牵着人手往外走,“五少想完璧归赵,也得问问赵国愿不愿意吧。”



谭宗明这趟来得快,走得也快,即使萧景琰真跟着蔺晨来看,怕也赶不上热闹。周凯在山路旁的隐蔽处看着谭宗明的车灯一路下行,坐回车里点了根烟,叫人也往回开。烟没抽上两口,手机上来了个电话,“凯哥,我刚跟人喝酒呢,听着个事儿。”周凯把车窗关了,“你说。”



回去的路上谭宗明没说话,只攥着赵启平的手。这在他经历过的事情中根本算不上什么,以前他根基还不稳的时候,也有人绑了他的情儿要赎金,那会儿他性子冷,眼看着姑娘的脸被人划了两刀,还能面不改色地谈条件。只要命还在,脸总是能整回来的——那会儿他是这么想的,可现如今到了赵启平,他只看见他额头的一块青就要动怒。年纪大了脾气反而不好了么,他想想大概还是因为萧五要动他的逆鳞。可赵启平足以称得上逆鳞?不,我只是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


“疼。”赵启平突然说。


谭宗明立即转过来看他,“头吗?”


小朋友在路灯的光影里对他笑了笑,“手。谭先生,我回来了,我没事。”


谭宗明觉得有点尴尬,轻轻把他放开来。然后赵启平的手盖上他手背,“换我握着你吧。”



这晚上谭宗明都没忍到让赵启平自己洗个澡,亲自把人扒干净了,抱到兑好了水的浴缸里。他自己也坐进去,把人拉到腰上来,赵启平光溜溜地坐着,脸上被蒸气熏得一片红。谭宗明突然就不急了,觉得能这样看看他也挺好,有一搭没一搭地往人身上撩着水,沿着他小腹一路舔上去,咬他微微凸起的锁骨。身上太滑了,腰又发软,赵启平渐渐就坐不住,手扶着谭宗明肩膀,穴|||口紧张地从他下身擦过去。


“着急了?”


“我没有……”


谭宗明坐起来一点去咬他的胸前,其实他对这种哺乳一样的情趣没偏好,但赵启平的表情很有点意思,就叫他生出些坏心思。小孩儿被他吮出点喘,但嗓音其实是偏低的,并不显得妖媚。“试试,能自己吃下去么?”赵启平有点惊恐地抓紧他肩膀,臀瓣夹住他略微抬起的下身,“没,没润滑呢……”“这么害怕?”谭宗明抬手撩开他额发,“那被绑走的时候怕不怕?”赵启平眼角还带着情欲的湿意,但神情认真地看着他,“谭先生会来的。”谭宗明愣了一下,静了两三秒,跳过了这个话题,“他跟你说什么了?”赵启平笑了笑,身子伏下来贴着他胸膛,“想让我给您吹耳边风。”有什么东西噼里啪啦地炸过谭宗明大脑,叫他把手心那团肉都捏变了形,“那你吹吹看。”





·太紧张了明天又要跟人高密度英语对话办严肃的事情 想原地去世

评论(40)
热度(88)
© 不说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