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贺陈AU]验孕的下昼(中2)

Warning:

ABO,二十岁年龄差,《无辜的眼迎风而张》世界观。

看题目知雷点,Mpreg,OOC,没写完。

不会有很多个中。



那天的晚餐贺涵没让陈亦度喝酒,自然也不允许他去明天那个吵吵闹闹的庆功宴。陈亦度笑他小题大做,贺涵点头认了,没戳穿他连走路都慢了几分的事实。他们还是窝在沙发里看老电影,陈亦度把腿搭在贺涵的膝盖上,以前习惯抱着的靠枕被他垫在腰后面,手里就有点空落落的,不知道该放哪里。贺涵去洗澡的时候他站在卧室的全身镜前面,掀起睡衣下摆看自己的小腹,简直平坦得过分,无论如何不像能孕育一个生命的样子。可它已经存在了。我会是一个值得你选择的父亲吗,陈亦度闭上眼睛,感觉自己漂浮在一个虚空的宇宙里。以前他也有过这样的感受,在一次次决定放弃贺涵的时候,这次他仍然孤军奋战。无论贺涵如何爱他,在这件事上,他并不能成为那个拉住他的人。

 

陈亦度照常上班,也照常接到应酬的邀约。DU正在开拓市场的关键时期,他却不能拿孩子冒险,靠着胃病的借口挡了几次酒,被对方笑着骂“心不诚”,也不知道是笑是骂。厉薇薇看不下去,背着陈亦度给贺涵打电话,贺涵被他气得差点出车祸,陈亦度从后座趴到前面,掰过他的脸来吻他颤抖的唇——贺涵甚至不让他坐副驾了。“你别紧张,你这样我也要紧张了。”贺涵抹一把冷汗很勉强地笑,“我是太紧张了,但你前三个月绝对不准再应酬了。不,以后也不行。”

 

其实前两个月我喝了不少,但这会儿他不敢跟贺涵说。车子停在徐汇空荡安静的夜里,有家的人都回去了,而他们是彼此的家。贺涵好半天才平复下情绪,额头抵着陈亦度的,说你到副驾来坐吧,我开慢一点。“以前也没看你这么怕我死啊,果然还是孩子最重要了。”话说出口陈亦度才觉得它在这个时刻太不像个笑话,又揽着贺涵脖子亲回去,“不会有事的。我说了要给它机会,它就不会有事的。”

 

 

在DU只有厉薇薇知道孩子的事,那场酒席之后她私自跟市场部开了会,说无论客户大小,一年之内一律不接喜欢酒桌上谈生意的。陈亦度默许了她的小动作,并且逐渐习惯了自己突如其来的反胃和嗜睡。他的办公室里有了一张床,空调最低只打到27度,贺涵每天来接他,不准他再趴在工作台上熬夜画设计图。然而那会儿他们都没有意识到,最大的障碍并不是生理性的。

 

在法国的第二年陈亦度被诊断为轻度抑郁,实际上问题出现的时间还要更早些,但他出于语言和对自身心理状态的不敏感,直到发现自己无意识地在手腕上放美工刀才去看医生。贺涵来看他的时候他还在吃药,略微胖了一些,反倒看不出异常。大学里的情况要稍好一些,除了几个差点被人趁虚而入的发情期,也是那会儿他开始服用超过安全剂量的抑制剂,一半是防御,一半是便于赶课程设计稿的deadline。“敏感是设计师的优势,然而我会担心你的健康。”他的导师在第二个学期开始的时候跟他谈话,陈亦度很无所谓地笑,“我不在乎我的腺体,我只在乎能不能有好的作品。”“那我要联系你的父母了。”陈亦度这才突然清醒过来,“不,不。我不会再这样了,我答应您。”

 

潜意识里他仍然以为她是要通知贺涵,事实上电话只打给了他的姑姑。然而这种恐吓是直接有效的,他在预感到发情期的时候不再强撑着去学校,躺在过软的床上忍受燥热和情欲,熬不下去了才采取少量多次的方式服用抑制剂。有的时候他会想,如果他和贺涵真的能有一个未来,怕也会被这样的自己毁掉,然而那样一个未来太过飘渺,以至于不值得期待和准备,或许我马上就会接到你的结婚邀请函也说不定。他近乎释然地接受了自己愈加薄弱的栀子气息,腺体坏掉的话,我终于能不做一个omega了。

 

确诊怀孕之后陈亦度开始频繁做梦,半夜里冷汗淋漓地醒来。他梦见很多事情,有些是真实发生过的,有些是纯粹的臆测,但它们都无比尖锐,是一个个他不愿回想或者不敢面对的画面,像凉而硬的刀背,磨着他的神经和小腹,不是绞刑而是凌迟。有一次他梦到一个面目模糊的男孩,伸着手要他抱,然而拥抱不是拥抱,是索吻,是厌弃,是凑过来的嘲弄的嘴,天真的残忍,自以为英勇的犯罪。“爸爸,我爱你啊,我为什么不能爱你呢,你为什么不让我吻你的嘴唇呢?”他僵硬在那个梦里说不出话,更具象的疼痛开始蔓延,然后是贺涵叫他拍他,把他强硬地拉回现实里。完全清醒之前陈亦度躲开了他那个安抚意味的吻,贺涵没有多问,只把他的手扣住,在他身边平躺下来。陈亦度侧过身子靠着他,感受到鲜活的、平静的热意。

 

“对不起。”

 

贺涵根本不知道他在对不起什么,但没有问,“不好的梦都是相反的。”

 

“你这样太唯心了。”

 

贺涵侧过身来看着他,“梦本来就是唯心的。”

 

卧室里只开了一盏夜灯,他的眉眼并不十分清晰,但他也是真实存在的,在那么多年的兜兜转转之后,跟他躺在一张床上,并且十指相扣。陈亦度想起那本法国小说里的句子,“在十八岁和二十五岁之间,我原来的面貌早已不知去向。”

 

我不是那个能够一往无前的我了。


评论(50)
热度(179)
© 不说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