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搞cp可以 cp搞我不行

[楼诚AU]英国冬日(短)

Warning:

英国病人系列的一个小段子。



明楼在两排书架的中间发现了明诚。


一个很年轻的明诚,盘腿坐在地毯上,低着头,打开的保温杯盖子里倒了一点茶。他到这个年纪还是不习惯喝热水,看不出早晚会那么畏凉——是小时候落下的根,补了这些年还是差一口气。但明楼总是很暖和的,被明诚早早地裹上呢大衣,围巾有棱有角地掖进领口里,“可不准像以前一样敞着扣子了。”以前,是怎么样的一个以前呢?他们是巴黎的风景,也是上海的,北京的,伦敦的。现在只是两个在图书馆里消磨时间的老头子,西装和领带照旧,仪态却顾不得许多了。就像明诚。他的孩子气好像是在这个年纪上才冒出来,坦荡的,清凌凌的,让男孩子女孩子都脸红的。“昨天我收到了玫瑰花。”他还有意无意地跟他炫耀。明楼只能回他,“我也有的。”明诚就偏过头笑一笑,“我可不说是我送的。”


现在,明楼也坐下了。明诚朝他身上靠过来,书放在腿上,小声跟明楼说,“你喝一点水。”明楼就喝了,是顶好的白茶,他一辈子习惯的浓度,“你口味随我。”明诚也不反驳,又回去翻他泛黄的小册子,眼镜滑下来,就拿食指推一推。看的是个建国前的话剧本子,明楼大学的时候排过,但记忆受损之后,记得的就只有只言片语。于是他跟着明诚,等他的手指把一页页翻过去,也等着他想东西。如今他的耐心奇异地好,甚至于温吞,叫明诚没办法,“你这样,我怎么好生气的呀。”明诚会生气的事无非那几件,没及时吃药,不多穿衣服,书看到太晚,对孩子太凶——他们义务帮邻居家的男孩子补法文。“我有时候觉得他是明台。”明诚就拉他的手,“可明台也好好地长大了呀。”


年轻的学生们总会待到很晚,但他们要回去吃晚餐。外面落了一场短暂的雨,夕阳在积水里摇摇晃晃。学校的门卫和他们打招呼,两个人一起点点头,一个说谢谢,一个说再见。又走出一段,明楼突然说,“是吃烤红薯的季节了吧。”明诚在心里笑一声,“那去趟超市吧,我再买点栗子。”



·太焦虑焦躁自我封闭的日子了,稳定一下情绪。

评论(24)
热度(199)
© 如梦幻泡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