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蔺靖]此外不堪行(短/完)

Warning:

突然的想法,没有回去细看琅琊榜原作。

非常短。

 

 

 

蔺晨替萧景琰打过一回仗。

 

——其实本来要去的是梅长苏。那会儿他人还窝在乍暖还寒时候的大麾下头,捧着个暖炉跟蔺晨讨论可行性,“能活三个月的林殊也足够了,景琰以后还有更难的路要走,但至少这一遭我能帮他扛过去。”蔺晨只吹着茶盏里的一线叶子,压根不听他在讲什么。梅长苏伸直一条腿踹他,“我说你,知不知道尊重人啊?”蔺晨轻飘飘反问一句回去,“那你呢,你知不知道尊重人?”

 

他们在那个夜晚没讨论出什么,将将天亮的时候蔺晨进了宫。不是走正道,他就坐在随便一间屋子的顶上喝酒,日出前后温度太低,连他的手指都冻出浅粉色。最后一点酒被他洒了,沿着不知道什么人住的屋子顶淌下去,未及地就干了。但好在他朝东坐着,能看见太阳慢吞吞地浮上来。光在这个时候还是不耀眼的,像东宫里等着上早朝的那个人。他允许自己想了一下萧景琰,想他挺直的脊梁,鼻骨上的伤,一条条封在琅琊阁档案里的事实和传言。他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有正式面见过他一次,却像是站在他的背后很多年。

 

梅长苏是我的朋友。萧景琰也是。

 

阳光终于亮到他睁不开眼,于是蔺晨走了,跳下屋顶去见萧景琰。

 

 

“我是长苏的大夫。他的身体根本没办法行军。”

“但我也是琅琊阁的少阁主。我可以带兵打仗。”

 

 

于是他们有了几个单独相处的日子,包括白天和黑夜。萧景琰教他如何在战场上排兵布阵,他教萧景琰如何演这一场戏。有时候他忍不住开太子殿下的玩笑,说他好看,能写上美人榜的第一名。萧景琰要瞪他,最后还是面色微红地低下头,“先生以后不要说这种话。”但蔺晨还是说,说到最后萧景琰都麻木了,胡乱应他说好,等这一仗打完了,随便你写。灯花落了又结,蔺晨笑着看他,晨光里的人像一副淡墨的山水画。

 

“那么,万事拜托先生了。”

 

蔺晨说好。

 

 

梅长苏想当然地没能在出征那天及时从睡梦里醒过来,飞流守着他,这次是真正乖乖听了坏人的话。他们不知道那天早上蔺晨不是在城楼下跟萧景琰告的别,而是在日出时候的东宫门口,只有两个人。

 

“我要走啦。”

 

“先生小心,一路平安。”

 

蔺晨走了两步又折回来,心里是想跟他讨点什么,“我可不会回来了啊。”

 

萧景琰只当他又在乱说话,笑着回他,“那你就不要回来了。”

 

 

 

他就真的没有回来。


评论(95)
热度(145)
  1. silhouette兼爱非攻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
© 兼爱非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