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搞cp可以 cp搞我不行

[蔺靖]天教长少年(短/完)

Warning:
接《此外不堪行》。
很短很潦草。




夜里萧景琰走在宫里,他不要人跟。

月色竟然很好,平静地像什么也没发生过。白天他得了一则捷报,也得了一封讣告,小殊在他面前哭得很厉害,他却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身份伸出手去安慰。

如果他是大梁的皇帝,那么这不过一个将领的令人惋惜的牺牲。
如果他是蔺晨的朋友,那么这就是因他而起的一场无法原宥的罪过。

但他不知道自己是蔺晨的什么人。他跟他只相识过一场,三天,被开过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生不起气,又忘不掉。他想着那个人跟他讲琅琊美人榜,“女人自然是好,但有人居于乾坤之上。”他还不明所以地问他是谁。

“近在眼前呐。”蔺晨摇着扇子答。

二月份天气,哪里就热了。

可他的脸发烫。


如果再追溯细节,是他教他慢慢品一盏茶,说起塞北风雪,大漠黄沙,胡人姑娘跳一种转得极快的舞,腕间的铃铛却像是江南碎掉的水。萧景琰不懂这些,可他居然向往。

“等到四海皆平,愿与先生一游。”

蔺晨只撇撇嘴,“那要看我有没有空咯。”


他在随便一间屋子的廊下坐着,觉得自己是夜色里一只没有身形的鬼。这会儿他不是什么太子,甚至不是皇子,这个夜里,他允许自己只做萧景琰。如果他跟蔺晨认识在他只是萧景琰的时候,那么一切还会走到今天吗?可如果他只是萧景琰,那么蔺晨大概不会看见他。

或许我可以去看见你。
我一定会看见你。

他的手里有一壶酒,浸了凉气,喝下去不见得舒服。可他还是喝了,任酒液像刀子勾勒他的血脉,闭上眼睛好像就是一个坦荡透彻的人。这样的事情里,他是可以死的,小殊也是可以死的,唯独蔺晨不是。他本来就不是故事里的人,可是他死了。


他在台阶上坐了很久,最后一点酒终于喝不下去。他的眼前有一弯朦胧的月亮,渐渐被云雾遮住,变成彻底混沌的一团。死是什么呢,是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这个人,他们被遗忘,被消灭,运气好的变成史书上寥寥的干枯的几笔。

可我不会忘记你的,至少在萧景琰的这一辈子。但你会对这个回报满意吗,你不要。你不要低着头摇扇子,不要只因为我把母妃的点心让给你你就开心。萧景琰是那个害了你的人,你要记住。


可萧景琰也是我爱的人。
所以我总是能原谅他。





评论(39)
热度(139)
© 如梦幻泡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