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搞cp可以 cp搞我不行

[楼诚AU]英国爱人(短/完)

Warning:

最近比较没有感情,想找一找感情……

情感逻辑上也许有一点问题。


前情提要↓


[现代楼诚楼AU]英国病人

[现代楼诚楼AU]英国情人

[现代楼诚AU]英国朋友

[现代楼诚AU]英国战友




“我想我应该向你坦白一件事,关于为什么是那个场景。”明楼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们正在厨房里做晚餐。明楼负责准备食材,明诚负责搭配佐料。长久以来令两个人都感到困惑的事是明楼在味觉上有近乎苛刻的灵敏,却永远不能理解菜谱上的“适量”,“这根本不是一个严谨的科学概念。”所以他只负责洗菜切菜——毕竟他的刀功还是可以称赞。明诚在抽油烟机的轰鸣声里抓住这句话,明楼的胃被他养了一些时候,终于可以碰一点油水,所以这个晚上他们做白菜猪肉炖粉条。他把明楼递过来的白菜拨到锅里,没立即明白是哪个场景,也没有摸到他这句话里的暗示。但他已经不惧于对明楼说“不知道”。所以他问了,“是什么?”

 

“我不是只记得让你给我做饭。”

 

明诚这下笑得很快,“能记得就好,是什么我不介意。只是没想到桩桩件件,最后成了钥匙的是它。书上说味觉最容易唤醒记忆,倒也不差。”

 

“不是味觉,是恐惧。”明楼过来把抽油烟机调小了一档,这样两个人说话就不用太费力,“那是我第一次觉得我会失去你,此前我做过无数次心理准备,但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它们都没有意义。你不在我认为可以牺牲的范畴之内。”

 

“那么大姐和明台呢?”明诚靠着流理台,先把明楼拉下来接了一个吻,“你如何区别我和他们?”

 

“他们永远应该在我的身后,但从你到明家的第一天,我就认为你应当站在我的身旁。在我认为自己可以牺牲的前提下,你也曾经被我看作可以牺牲的对象。但在你捡起那块表的时候,我感到了恐惧,不止是恐惧你的危险,也是恐惧我自己的失控。你们都是家人,但只有你是战友。”

 

明诚揽他脖子,“也对。不会再有人像我一样知道你这么多秘密了。”

 

明楼向上托他的腰,“他们知道了也不会懂。”

 

“可我认为你没有对我全部坦白。”

 

明楼咬着他侧颈筋脉,于是声音含混不清,“还有什么?”

 

“欲念。”明诚弓起膝盖来蹭他腿间,“最根本的区别是欲念。”


明楼笑了笑,“是。你的手很漂亮。”

 

“我是不是该说谢谢?可是明楼,你再不放我去关火的话,水真的要干了。”

 

 

 

那个晚上,明楼梦见小时候的明诚抱着他。

 

那是一段称得上模糊的记忆了,以至于他连他的眉眼都看不清楚。小时候的明诚——那会儿他还常叫他阿诚,很亲昵的一个名字,是最受宠爱的小孩儿才会有的。小时候的刚洗过澡的阿诚,站在他面前,把胳膊揽在他脖子上,还能看到些青青紫紫的瘀痕。那么就是刚到明家不久,更仔细一点,是他晚上还陪着他睡的那时候。可他自己不是那个明楼了,他的手上有血,脸上有伤,身体在惯性发抖。也完全称不上整洁和体面。不应该让阿诚看见这样一个明楼。

 

但他不想把他推开,哪怕他的血马上就要滴到他身上。是梦吧,那我向你请求一个安慰,阿诚,不要死,他对他说,无论如何,不要死。而他的弟弟只是安静地抱着他,拿脸颊蹭他额头上尚且完好的皮肤,“大哥,哥哥,我们的伤都会好的。”

 

然后他醒过来。

 

三十岁的明诚睡在他旁边,半张脸埋进被子,躲着窗帘缝里泄出的晨光。

 

 

伦敦的春天终于来了。


END。



后面一部分是受了一张锤基图的启发。


起床要做盐酥鸡!


谢谢金主爸爸们我的小朋友终于完售了!

评论(23)
热度(155)
© 如梦幻泡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