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仪男孩长驻于身边

[楼诚AU]光散落地方-6

从小秦嫂和阿凉的天津回来啦。小秦嫂真是特别特别好。

仍然无聊仍然瞎编,顺便发现了好多不合理的地方啊狗带。

以后可能有点忙,更新随意取关随意~



——————


-6

 

因为时差的缘故,明诚没能看到他那条新闻的直播。视频上传到CEC网站之后他才登上去看,网速限制下只能是清晰模式,这条无关痛痒的新闻在午夜节目里播出,一个平淡无奇的开始。他看着网页上自己的脸,以及那些被再次压缩剪辑的素材,说不上心里什么情绪。但至少这一步他走出去了,他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角标,本台驻坎斯坦记者,明诚。

 

他站到镜头前了。

 

 

第二天梁先生送明诚和于曼丽去镇上。明诚必须裹上头巾,于曼丽扮演他的妻子。他在柔软织物的缝隙里谨慎地观察这座城市,沙尘磨砺的墙漆,爆炸后的断壁残垣。然而一切并不是他所想象的惊惶,买卖照常进行,穿传统服饰的妇女带着丈夫出行,用纸币购买面粉和食用油。于曼丽停在一个摊位前试披肩,明诚注意到马路对过卖鸡蛋的小女孩。她低头守着一地破碎的蛋壳。

 

“Don’t worry……It’s OK.”他不会坎斯坦语,只能用简单的英语表达,但胜在态度诚恳,钞票也足够慷慨。小女孩抬头看他,说了一个简短的当地句子。明诚听不明白,但还是冲她笑了笑。回到车里他去问梁先生,只得到一个白眼和“以后不要这样”的劝告。至于答案,梁先生说,你以后会自己知道。

 

 

城镇中心有一家美国人开办的小型超市,主要为他们的记者和驻军提供生活必需品,虽然对其他国籍的人也开放,但价格会相对提高。明诚在这里购买了趁手的菜刀,酱油料酒之类是凑不齐了,炒个土豆丝总还可以。因着童年经历他有一个适应性很强的胃,但本质上来说还是made in China。超市里仍然没有沐浴球,这让他挺失望,最后买了两块肥皂。这玩意儿擦在皮肤上的感觉太涩,但比起依赖别人,还是要好一些。

 

 

回去的路上他们途径一群中年妇女,不断穿越马路的行人使车辆前进变得缓慢,明诚从车玻璃看出去,发现几个男人在对她们发号施令。梁先生说她们在观看处决电视机和收音机,于曼丽在明诚要求之前先举起了手持摄影机,然而一辆停住的汽车阻挡了镜头。明诚想到《1984》,然后试图下车。梁先生在后视镜里瞥见他动作,按了两下喇叭,猛地踩油门。车开出去好远他才说,“明先生,被他们发现摄像机的话,我和于曼丽都不能保住你的命。”

 

 

下午明诚留在通讯站,阳光斜照进公共区,沙发上的记者们都昏昏欲睡。他在吧台要了杯杜松子酒,用笔记本浏览那个坎斯坦摄影师的个人网站。居然有一张更新,是他来这里那天的夕阳,火红滚圆的一个,巨大而悲怆。明诚想,这次是我先见到的。

 

 

晚饭之后明诚接到WHA山本少校的电话,他被允许进入军营做一定时间的跟踪报道。他把这个消息告诉苏珊,想知道该带什么必需品,但苏珊几乎是立时跳起来要吻他的脸。

 

“Cheng,你不知道这有多么难。”

 

很少有人得到南田上校的信任,苏珊之前也被安排过随军采访的任务,但没能得到军方的允许。回想那次有限时间的相处,明诚不知道自己从何得来这个殊荣。无论如何,这个消息很快地点燃了通讯站,不同肤色的记者来和他喝酒拥抱,滔滔不绝地猜测之前和之后——毕竟那是一支女子部队,而明诚有显而易见的英俊。获得勋章的年轻人对他们点头微笑,谨慎地控制着自己的酒精摄入量。趁着人们都在狂欢,他在公共浴室洗了澡,然后回房间收拾行李。叠衬衣的时候,有人敲了门。

 

“谁?”

 

“明楼。”

 

明诚低头看看自己的短裤,决定以后把它放到衣橱最底下。

 

 

卡波尔的另一位明先生倒是一贯的衣装齐整,白衬衣牛仔裤马丁靴,胡子也刮得很干净。明诚请他进来以后继续坐在地板上收拾衣服,若无其事地把衬衣展开在盘起的腿上。明楼拉了他的椅子坐下,安静地看他叠了会儿衣服,直到明诚受不住两人之间诡异的沉默,先开口问:“明先生,有事情?”

 

“不是说好叫我明楼?听说你获得了WHA的随军采访权。”

 

“恩。”明诚叠着自己的长裤,没明说是回应哪句话,也没看明楼。这不符合他的社交礼仪,但他本能地认为明楼不会介意。他来找他就必定是有所求的,那么明诚是一个上位者,他等着明楼陈述自己的请求。然而明楼没有继续谈这件事。

 

“你喜欢Cobra?”

 

这个问句让明诚猛地抬头看向他。明楼仍然坐着,目光停留在床头的画册上。那一抹风沙里的太阳。明诚知道照片上并没有Cobra的水印,所以这个问句迅速抹掉了他之前对于明楼的不快。“怎么说呢,我有一半是因为他才来这儿。”

 

“不是伟大的新闻理想?”明楼的声音里储了点笑。

 

“那也就占四分之一。”

 

“此外?”

 

“明先生,你到底有什么事?”

 

明楼这才在他旁边蹲下来,“第一,我想送你本Cobra的摄影集。第二,我想做你的随行摄影师。”

 

“那都绝版了你怎么有?……我有于曼丽了。”

 

“我自己的摄影集,我为什么没有?这两者并不冲突。”

 

明诚在两个话题的转换里睁大眼睛,答案都是合理的,巨大的震惊后,他发现自己无法拒绝。明楼坐下来等他的答案,像眼镜蛇等待它势在必得的猎物。他的从容和坦然几乎是逼着明诚点了头。

 

“那好,明诚,明天一起走。等我们回来我把影集给你。还有,以后不用那么紧张,花短裤也挺好,很……当地风情。”明楼最终还是斟酌了下用词,因为青年的脸在他视野里有显而易见的红。明诚低着头把最后一条长裤叠好收起,从明楼旁边站起来,这次他是居高临下的。

 

“你不知道,看起来体面,对我很重要。”



·让两个人从陌生到搞起来好难哦。

·不喜欢不用给热度真的!别欺骗我233


评论(49)
热度(124)
© 要活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