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仪男孩长驻于身边

[楼诚AU]麦田倒向战车经过的方向(PWP/短)

算是光散落地方的番外吧,自由摄影师/战地记者设定,没看原文也不太影响反正是个PWP……

不知道连载里他们什么时候能搞起来,我好急啊。

 

警告:

干瘪乏味的R18情爱描写

粗口/野外/瞎吧唧扯

非常严肃认真的OO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明诚趴在战壕里甩了甩头。明楼被他头发里的土糊了一脸。

 

“走了没?”话用气声说的,人也靠得近,几个字飘进耳朵里,明楼痒得缩了缩脖子。其实他眼睛里这会儿都是被刺激的泪,看不清什么,但长久的战地经验仍然让他给出了答案。“应该是。”

 

“‘应该是’?我这脑袋可就要探出去了,你居然告诉我你不知道对面有没有子弹?”

 

话一出口明诚就后悔了,这小媳妇撒娇耍赖讲歪理的语气是什么鬼?他的确是因为被明楼莫名其妙地带到这儿而生气,但战争和生死的事儿,谁也说不清,干嘛拿这个来挑刺。他为了专题报道熬了两夜剪片子,困得几乎睡了一整个白天,下午四点多被明楼叫起来,还迷糊着就被带上了吉普车。强行唤醒的睡眠让明诚难得有了起床气,一路上靠着车玻璃看外面,没和明楼说话。停车以后他又带他步行穿过沙化土地和矮荆棘,踩过战车压倒的麦田,然后……到了这个废弃的战壕里。

 

明诚还没来得及要一个答案,对爆炸冲击波的本能反应先堵住了他的嘴。

 

 

明楼倒是很快意识到他们附近正在发生一场交锋,子弹和爆炸声逐渐迫近,而他手上只有相机和用来防身的一把柯尔特。至于明诚……他根本只有他自己。现实世界里英雄主义不具备实用性,两个人对看一眼,默契地缩在战壕底部,用麦秆把身体盖起来。

 

他们无声地躺了一会儿,都感到一股可笑的荒唐。最近的手雷被扔在离他们十米远的地方,没造成什么杀伤性影响,“材料粗劣,不成气候。”话是明楼说的,那时候纷乱已经停止,他的手指蹭过沙土去拉明诚,并小声和他道歉,“我的确没想到会这样。”明诚就着他手坐起来,额头的青筋一下下跳。“你到底想来这儿干什么?”

 

明楼笑得很礼貌,是那种拿到中南海面见领导人都挑不出错的笑。

但明诚的脸色变了。

 

“我操明楼你不是吧?这是什么地方你不知道?”


这是什么地方呢?

不知道

嗨呀

评论(41)
热度(214)
© 要活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