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仪男孩长驻于身边

[楼诚AU]光散落地方-8

忙里偷闲复健一下,这几天看WPS看得想死……但实在是没有手感啊。

不喜欢不要给热度,谢谢啦~


——————————


-8

 

这场尴尬的睡眠来得比预想要晚一些,因为明诚和于曼丽忙于记录双方营地夜间的小规模交火,而明楼的风景拍摄必须在一名女兵的监视下进行。在危险范围外爆炸的手雷仍然引发土地的震动,明诚将于曼丽的脑袋按在自己弓起的腰腹下,她打着一只小手电检查图像质量,头顶的丸子包撩过明诚下巴。明楼在有些距离的另一处土堆后面,五官在偶尔的炮火下显出蜜蜡的亮,明诚朝他看过去,突然想念起公寓楼下那家山寨的北京烤鸭。十三块钱半只,葱丝和饼都不错,就是酱太咸。

 

一个下午他都在试图舒缓自己对明楼的敌意,但这种刻意本身就是一种排斥。这里的网络状态很差,上国内网的速度更是不用提,好在他足够耐心。明诚查到一些陈年新闻,八卦论坛的小道消息,他搞媒体出身,能很快剥茧出自己想要的东西。

 

家族所不容的爱情啊。有意思。

 

 

接近凌晨他们才回到帐篷,淋浴区是个用浴帘隔起来的小角落,明楼先使用了它。明诚在稀稀拉拉的水声里检查了那张标准尺寸的行军床,如果真和明楼睡在上面,肢体接触是无法避免的。这个想法让他起了一后颈鸡皮疙瘩。

 

但如果今天和他睡在一个帐篷里的人不是明楼?

 

 

明诚洗澡的时候还是用了明楼的沐浴球。它身上仍然带着上一位使用者的潮湿水汽,但沐浴液的泡沫被清洗得很干净。热水冲刷头皮使人放松和倦怠,明诚喜欢毛巾擦过一遍之后潮湿泛热的皮肤。所以他拉开浴帘的时候是毫无戒备的,而明楼的单反镜头正对着他。

 

夜里很静,按快门的声音很清晰。

 

明楼低头检视了一下照片,“你放心,这张我不会出版的。”

 

“……你能不能删了。”

 

“效果挺好的,删了可惜。要不你看看?我刚调好光,你就出来了。”

 

明诚鬼使神差地真凑过去看,用的黑白滤镜,光影效果相当不错。他看见一个干净柔软的年轻人,只有眼睛是亮的,像个深夜渡河的旅人,水藻和青草香。“我不怎么拍人像,你大概也知道,所以可能不成熟。虽然我很想留下它,但肖像权和决定权在你。你坚持的话,我会尊重你的意见。”

 

“……先留着吧。别给我印到男科广告上去就行。”

 

明楼偏过头笑,“行,我保证。”

 

 

他们最终还是要面对怎么睡的问题。明诚很瘦,明楼算正常,要真平躺下来,还是能有那么几厘米缝隙。至于被子,明诚让给明楼了。“您比我大,是前辈。”他这句话有点想讨嘴上便宜的意思,没想到明楼没受他激,从善如流地应了,“很懂礼貌嘛,明诚小同志。”后三个字加重了读音,还附带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明诚转了转眼睛,笑了,一屁股坐到床沿上,仰头冲明楼扬下巴。“您不是借着家族恩怨掩饰性取向吧?这对姑娘可不好。”

 

明楼直接将上身俯下来,“那你觉得我对小伙子怎么样?”

 

妈的。

您离小伙子太近了。



·短又无聊,但至少……是个更新吧_(:зゝ∠)_

评论(35)
热度(136)
© 一步一步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