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仪男孩长驻于身边

[楼诚AU]光散落地方-11

把名字改回来了T-T虽然还有漫漫征途……

强行更无聊的一章。OOC预警。


-11


第一枚子弹打在了前排车窗上。


玻璃并没有像电影里那样碎裂开来,这使明诚下意识抬手挡眼睛的动作显得幼稚又多余。朱徽茵只嘱咐他们一句“留在车上”就扛着枪跳下去,开车的坎斯坦女兵挪到扫射位,天窗里掉下滚烫的子弹壳。于曼丽几乎没有犹豫就打开了车门,明诚跟着下车,但不让她靠得更近。他自己拿着手持摄影机往前逼,镜头先是靠在朱徽茵右肩,又逐步向火花迸溅的核心去。有一个瞬间他听见了于曼丽的尖叫。



疼痛是在明诚用肉眼看见塞尔奇人时才猛然出现的。他在一些踉跄之后顺利到达了自己预计的土堆旁,举起的右臂仍然支撑着摄影机,而左手摸到黏腻温暖的液体。明诚把它们蹭在沙土上。这会儿他听到了子弹声和爆炸声,更新鲜的几个子弹壳滚到他身旁,他看到镜头里戴黑色面罩的四五个男人。密集的扫射声后他们在明诚的视野里倒下去。


几个持枪女兵先靠近了那辆白色皮卡。她们在车里发现了还未来得及使用的手榴弹,以及两本边角起卷的色情杂志。血泊里的男人到死还握着枪,南田上校的军靴踢过他们手腕,下命令说把车毁掉。明诚在油箱爆炸的声音里检查刚刚的画面,前面都摇晃得厉害,但最后的画面是清晰的,他相信在自己之前没有记者能记录下这样的瞬间。而下一秒枪口顶上他的头。


“明先生,你看起来比你的组员更加目无法纪。”


明诚举起双手:“上校,非常抱歉。”


“不要逼我收回给你的授权。”


“以后不会了。可您也应该知道,这会帮助到你们的军需预算。”


“那也要看你有没有命把它发出去。”


他尽量轻松地耸耸肩,“所以我需要我的组员。”



于曼丽在行进的装甲车里勉强为明诚包扎了伤口,子弹只是擦着他胳膊过去,算是万幸。明楼在回程路上一直沉默,明诚想起出事前他那轻飘飘的一句话,好像一个解开乱麻的线头。在明楼眼里,什么不是我的错?



回到营地的时候明诚得到了属于他的行军床。于曼丽在他们帐篷的桌子上剪片子,明楼不知道去了哪儿。她利落地切掉废镜头,接着开软件处理图像质量,等待渲染的时间里,于曼丽问明诚,“你们俩昨晚上怎么了?”


“为什么这么问?”


“我就知道你没看见。那会儿你往交火的地方冲,他抽了后座底下的机枪就往那儿赶。侧翼有两个散兵,都瞄着你,是他打伤的。”于曼丽抬起头,眼睛大大的,“你和他睡了?”


“想什么呢你?”明诚拍下她脑袋,转身坐回床上去,“说起来我也奇怪,昨晚上说话还夹枪带棒的,今早上就好像变了个人。被袭击之前他好像还安慰我来着。”


“其实明先生人不错。通讯站里很少有人不怕他,但他的确能给你最好的选择。你要是真和他上床了也挺好,这儿的姑娘都没这种机会。他不像是那种很容易交付自己的人,所以至少他信任你。”


“于曼丽。”


“恩?”


“乱七八糟的小说少看点。”



右臂的伤口不能沾水,明诚拿纱布和胶带缠了缠,打了盆水在屋里擦。他顺着那根线头往里想,早餐,咖啡,微博消息,娜塔莎和她的弟弟。他觉得自己猜到了原因。


而明楼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你等等,我有话跟你说。”


“等什么?”明楼看他。


“……等我把裤子穿上。”



·妈啊我在写什么……神经病啊……

评论(12)
热度(75)
© 要活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