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仪男孩长驻于身边

[楼诚AU]光散落地方-13

速度和质量哪个都选不了……

宿舍放了一晚上童年神曲所以字句可能改得不很理想。


本章部分内容有资料参考但是被我改编了一下,偷偷感谢一位推荐参考书的老师~


-13


苏珊开走了CEC在通讯站唯一一辆越野车,车头有面五星红旗。于曼丽坐在副驾上艰难地补口红,她其实不太愿意来当电灯泡,但她的任务之一是保护明诚。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她倒是很希望两位明先生能搞在一起了。

 

虽然情况并不会改善多少——或者更艰难。

 

 

明诚一直在看窗外。入夜的卡波尔没有太多的人造光,星辰闪烁在极目远眺的边界。街边的小摊仍然营业,匆匆掠过的橙子和香料,包裹头巾的男人坐在塑料棚下。他和明楼也戴了头巾,但不是最严格的那种,整张脸还是完全地露出来。入乡随俗的尊重而非信仰。

 

使用黄色灯光的区域看起来活泼一点,战乱在某种程度上意味商机,仍然有不同肤色的人源源跑来,开办合法或不合法的商铺。苏珊停车去买东西,巡警在窸窣的喧闹里对天鸣枪,却只是借枪管的余热擦燃香烟。明诚看到之前那个卖鸡蛋的小女孩。她的面前仍然是一地破碎,路过的金发女人正从包里数出尽可能多的钱。他明白了当时梁先生没有明说的话。谁也不比谁卑劣,哪里却也称不上真的高尚。

 

 

车子的终点是家中餐馆,红绿色霓虹闪耀,兼带洗脚和按摩。明诚转头看明楼,后者给他一个心知肚明的眼神:“我说过,小孩子不该来。”而明诚只是吹了声口哨,问,“有什么推荐?包钟还是包夜?”

 

明楼拍一下他脑袋,“包你吃的就不错了。”

 

 

这里的确提供相对正统的锅包肉,只可惜不是正餐时间。通讯站的人叫这儿妓院,其实只是个落魄男人的聚集地。空气里弥漫着水烟和廉价酒精的味道,灯光昏暗,亮片晃动,臂膀浑圆的女人靠在墙上摸身前男孩的后颈。明诚在高脚酒杯之后打量人群,也有白人面孔,半闭着眼睛任女客在胸膛上落唇印。惨白的肌肉映红光,有枪伤。

 

明楼告诉他,有些是退役的士兵,阿富汗,伊拉克,或者别的什么地方。不能回归军队,又缺乏生存技能,很大一部分人承受生理残疾和PTSD,无法靠近战场又无法真正远离。酒精提供虚幻的快感,性爱也是,坎斯坦妇女背负相当大的家庭责任,以流露母爱来释放压力。

 

“各取所需,但是是最悲哀的风月事。”

 

 

苏珊带于曼丽去跳舞,明诚疲惫地倚靠在沙发上。对面的男人用生硬的中文和手势问他要不要来点粉,明诚还没来得及拒绝,对方先在看见走过来的明楼时住了嘴。

 

“Ming,你的?”

 

明楼没说话,只弯了弯嘴角。

 

“Seriously?”

 

“Try to play what you can afford.”明楼的枪管擦过他大腿,“Just my advice.”

 

 

明诚伸手接了明楼递过来的酒,闻不出品种。“店主的自制,给你尝尝鲜。”

 

“‘你的’?明先生,我该交保护费吗?”

 

“别太在意用词,效果最重要。”明楼点了雪茄在手上,但没有立即抽,“坦白讲我对你的确有些老母鸡护雏的心态,所以这次大可不必当我是炫耀什么地位经验。外国男人和女人在这儿一样受欢迎,他们渴望用一些东西留住你,或者逼迫你带他们走。而且你的确有副好长相,就是只上个床也不算亏。”

 

明诚吞了口酒在嗓子里,味道呛,辣出眼睛里一片水光。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这种生活的荒谬,有人浴血奋战,有人笙歌达旦,有人穿过硝烟和烈酒,和他谈论受男/妓欢迎的合理性。他想起自己还没有得知一些事情的缘由。

 

“明楼,为什么是卡波尔?”



·一个白痴英语问题,advice作为意见的时候可数吗?

评论(19)
热度(101)
© 一步一步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