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仪男孩长驻于身边

[楼诚AU]光散落地方-14

因为自己的蠢又要麻烦老师……发个邮件紧张了一手的汗。

等待是件寂寞的事。


本章大量絮絮叨叨预警。



-14

 

为什么是卡波尔?

 

“可以是任何一个地方,为什么不能是卡波尔?”明楼把问题扔回去,嘴唇间吐出轻袅的白雾。他应当很习惯雪茄,没有那些毛头小子装模作样的狼狈。明诚端着酒杯似笑非笑,“想继续合作的话,我们说话应该更坦诚一些。”

 

“你知道我是利用你了。”

 

“不然你大概就是爱上我了。恕我浅薄,想不到其他合理的解释。”明诚换了个坐姿,将上身向前倾。空间逼仄,他说话时的酒气清晰接触明楼的鼻粘膜,“你就不能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要知道,我仍然可以取消你的随访权。”

 

“那就当我爱上你好了。不止这个屋子,在整个卡波尔甚至坎斯坦,你都是个上好的选择。”

 

明诚笑了一声。“于曼丽还说你信任我,看来并不是。那么还是按照我们之前的习惯?交换故事?”

 

“表象会干扰判断,我越是隐瞒,你果然就会越好奇。其实真的没什么特别。我大姐不想我和那个女孩子再来往,把我发配离家,但不是坎斯坦,是法国。我在那儿认识一个退役的华裔雇佣兵,他有酒瘾,但清醒的时候人很不错,能做正宗的江浙菜。我知道他从哪儿来,却从没听他提起过坎斯坦。”

 

“所以你好奇了?”

 

“对,和现在的你一样。那个雇佣兵的过去令人唏嘘,但类似的故事并不少见。更吸引我的是坎斯坦,如果不是战争,这会是一个彻底被遗忘的母系社会。我认为这不应该是它的宿命。”

 

“摄影救不了坎斯坦。”

 

“是,但至少你因此来了。当然,不止摄影,明氏投资了这里的国际部队,也包括CEC,如果你对这个坎斯坦记者站项目足够关注,应该会看到我出席你们公司会议的内部报刊。这里的价值观在全世界范围内都不受欢迎,所以我更想看看它的可能性。不是有个挺新潮的概念?‘He for her’。”

 

明诚没有预料到明楼突然的坦诚,更没预料到他来这里的原因。相比之下,他不太愿意和明楼交换自己的故事了。但明楼没有立即要求他的回馈。

 

“不要咬杯沿了。我再给你拿杯酒吧。”

 

 

音乐换了几首,明诚盯着舞台边摇晃的水晶帘,觉得自己听到了《酒干倘卖无》。这次拿到他手里的是杯滚烫的黄酒,明楼的确是很会拿捏人心的,他想。“你知道我出来和家里有关。”

 

“我不知道全部。是你说的,我们之间应该更坦诚些。”

 

酒精让明诚的大脑运转迟缓,说话也不再条理清晰。“是件破洞的文胸,蕾丝边,枚红色。我开完会回家它就放在沙发上。她在睡觉,地板很脏。我说我养母,她只让我叫她桂姨。我小时候她就是那个样子,现在还是。我每天下班都要把她的脏衣服扔到洗衣机里,拖地,擦茶几。她就坐在沙发上看我。现在她打不过我了,只瞪我。我都不知道她透过我的脸在看谁。我不欠她的,从头我就不欠她的。所以我得走。”

 

“我没有不养她,我工资卡和密码都给她了。现在我只有每个月的外勤补助,从通讯站直接领现金。能买酒,我更喜欢牛奶。在这儿我觉得很怪,但不算坏。可能明天就会被炸弹炸死,可我活的是我自己了。你知道‘宝贝回家’吗?我有时候也想回家,但不知道回哪儿。以前我做制片人在幕后,谁看新闻会看最后的制作名单?我亲生父母又怎么知道我叫明诚?现在我走到前面了,现在我也不是他们丢掉时候的样子了。你别同情我,我一个人打这场仗也很骄傲。我没输。”

 

明楼探过身去拥抱他。

 

 

苏珊偏头去问于曼丽,“我们……先走?”

 

于曼丽咬咬嘴唇,“至少……把车留下吧。”




·对女权主义了解浅薄就下手了这个设定,抱歉。

评论(19)
热度(106)
© 一步一步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