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仪男孩长驻于身边

[赵季赵]Bones(短/OOC)

王凯水仙,赵启平X季白X赵启平,前后代表攻受,主赵季。

小白文,小赵兼容性测试,真正意义上的0参与一人圈(抹泪

 

老婆娘的裹脚布,轻微R18情爱描写,可以不喜欢但是请不要质疑这个CP的合理性……

除此以外锅都是我的。

 

 

——————————

 

 

 

 

季白去外地出警一个月,回到家发现很多东西都变了。

 

茶几上抽纸的质感,垃圾桶袋子的颜色,还有沙发缝床头柜地毯下的安全套牌子。上回还是他买的冈本,这会儿全换成杜蕾斯。这玩意儿用的有这么快?

 

快进市区的时候他给赵启平打了电话,没人接。他坐的早班机,航程又短,来不及补觉,在赵寒车上困得眼皮子打架。有任务的时候熬个几宿都没问题,一松下来就经不住身体抗议。赵启平没事给他转发些熬夜致死的案例,知道他不看,但还是转,跟个老妈子似的,不是他刚认识的赵启平。不过他没戳破他。现在连季白也是会怕些什么的人了。

 

他放下行李就睡觉了,没上床,躺在地毯上。赵启平没明说,但他尊重他的小洁癖。不过他有回熬得神志模糊了往床上扑,刚洗完澡的赵启平也没把他踹下去。卧室用佛手柑香薰,阅读灯是暖黄色,赵启平看着医学杂志没看他。那双握手术刀的手轻柔捋过他眉骨,季白很安心地闭眼睛。

 

梦里他睡得不稳,困到极致的时候舒适的睡眠反而遥不可及。他反复见到一些零星的碎片,并不清晰,也并不总是有情节,比如医院天光大亮的走廊,比如警局彻夜不息的台灯,比如赵启平坐在吧台旁笑,漫不经心地叫他季队。那时候他看起来的确像个惯犯的。

 

那种好看的惯犯,引诱人的时候都不需要动手指。但季白知道他是谁,六院骨科赵主任,周四值班的导医台小护士拿他照片做锁屏。他住院的时候倒是没见过他,只听着护士站姑娘们闲聊,说我今天在食堂看见赵主任了,他打的红烧狮子头。

 

红烧狮子头。

季白摸摸自己还缠着绷带的脑袋,觉得伤口猛地一跳。


没有车只有敏感词

AO3



心情如下↓



评论(74)
热度(109)
© 一步一步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