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仪男孩长驻于身边

[楼诚AU]光散落地方-16

考试顺利寒假快乐w




-16

 

明诚走出办公室的时候,于曼丽和梁先生不在,明楼站在窗边抽烟。他的确得到了一把椅子,但没有坐。烟的味道很冲,约莫是当地的土烟,明诚不太习惯地咳嗽了两声。

 

明楼把白雾吐净了才转身,“你别抽这种,刺激是刺激,但伤害太大。”

 

明诚没接这个话题,走到他身边去,“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进这儿了。”

 

明楼很温和地对他笑,“谢谢。”

 

“你早知道我会站在你这边?”

 

“八九不离十吧。从你拿到随军采访权的时候我就预计到会有这么一天,我知道她见你的目的,也能猜到她的手段。可惜你不是那种满脑子只有新闻事业的人,也不喜欢被人威胁。最重要的是,你并不赞同她对我的结论。”

 

“我的确更欣赏你对自己的认知。”

 

明楼这下真的好奇了,“什么?”

 

“‘Cobra’。挺适合斯文败类的。”

 

 

他们在军营食堂见到了正在吃午饭的于曼丽和梁先生。明诚自己去端的咖啡,终于尝到了这里速溶黑咖的味道。明楼看着他皱起的眉头,替他往里面丢了两块方糖。于曼丽捧着杯子喝她的热红茶,眉眼弯弯地冲明诚笑了笑。

 

梁先生只低头吃他的煮豆子。

这件事在他的世界观里还是太惊世骇俗了。

 

 

吉普车离开军营的时候明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就像明楼说的,他并不那么在意这个采访权。他的确有义务真实传达发生在卡波尔的一切,但WHA只是其中的很小一部分,更何况从南田的言论来看,明楼似乎掌握着更加可靠的情报线。明楼的情报网里,多他不多,少他不少,但如果真的能抱紧这棵大树,他相信自己能见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卡波尔。

 

明诚为这样的念头感到抱歉,哪怕在他对明楼毫无好感的时候,也没有想过利用这个人什么。这段时日下来他觉得自己似乎触到了明楼表象之下的一面,起初的厌恶和他不愿承认的恐惧,都源自对这个人本身才能的认可。他和自己一样是赤手空拳来到这里,即使有强大资本作为后盾,生活仍然不能称得上顺风顺水的容易。明诚又想起明楼谈论家人时候的神情。小时候,他是真的希望有个哥哥的。

 

 

明楼在汽车的颠簸里闭着眼睛。昨晚他的休息不是太好,明诚清醒的时候像只刚有领地意识的小狮子,喝多了就成了更常见的那种家养猫科动物,不闹腾,但总让人想去撸两把毛,看看是不是还好好活着。明楼长到现在还是第一次照顾一个醉汉,明诚无意识地哼两声他都要爬起来看看,好在该吐的上半夜就吐干净了,没出现他最担心那种呕吐物导致窒息的情况。一晚上折腾下来,说不出谁比谁更憔悴,他估摸自己总共也没安稳睡上三个小时,天明的时候头疼地起来抽烟。而明诚睡在渐渐明亮的天光里,向着他的方向蜷起身子。

 

那个瞬间明楼捕捉到一些可以称得上温情的东西。

 

他做摄影师已经五年,印集子的都是风景照,人像几乎没有。人是有趣的,但并不都是可爱的,父母双亡以后他沉迷于揣测人心的小游戏,他能看到很多人的欲望和怯懦,自私凉薄都无所遁形。那么值得留在镜头里的是什么?明楼在微凉的晨风里调整光圈和快门速度,取景框里是一个尚未醒来的故事。他突然记起,自己还拍过另一个样子的明诚。

 

我刚准备好光,你就出现了。

 

 

车到通讯站的时候快要傍晚,明楼睁开眼睛,发现一件薄外套顺着他头边的车玻璃滑下来。竟然真的睡着了。他打开车门,看见单穿一件T恤的明诚正叉腰和于曼丽说话。有一个念头突然冒出来。

 

“明诚,跟我去采风吗?”




·楼总:小兄弟,我有个恋爱想和你谈一下。(x)


评论(36)
热度(85)
© 要活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