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仪男孩长驻于身边

[楼诚AU]光散落地方-17

复健艰难。一个瓶颈。



-17

 

明楼开的是CEC的越野车,如果他的副驾上不是明诚,这将被视为明显的违规行为。明诚倒不相信他没法搞到一辆自己的车,明楼只说自己还不想太不合群。车子的减震性能很好,但卡波尔的道路质量堪忧,拐出城镇以后,颠簸和急刹就成了常态。明诚被他晃得晕晕乎乎,但还是努力睁着眼记路,“……下次我来吧。”

 

“你小脑发育不错啊。”

 

“哪能,都是练出来的。刚进台里的时候跟我老师下乡,天天吐,回来瘦了快十斤,桂姨看我都抱着我哭。不过那之后倒是真不晕了,不然这车里早晚充满呕吐物的味道——我中午没喝洋葱汤,你该庆幸的。”

 

明楼在一座山脚打了个急转,“好,你获得我的随军采访权了。”

 

 

车子停下来,明楼走向一片巨大的瓦砾堆。明诚看见一些残破的建筑物遗存,破底的瓦罐,撕裂的地毯,有些碎石上有经年的红色印迹,是呈喷溅状的血液。“三年前的一场轰炸,我在附近山上,眼看着它被夷为平地。有个喜欢我的姑娘死在这儿,所以每次经过,我都来看看她。”

 

“坎斯坦人?”

 

“是。她有五个哥哥一个弟弟,都想绑了我去娶她。她死了以后我才知道是她不让他们这么做,只是每次从村里见到我都要去给她报个信。她弟弟说,轰炸前一天她还买了新衣服,准备去通讯站看看我。”

 

“你没拒绝她吗?一直吊着姑娘可不好。”

 

明楼在一个小石碑面前蹲下来,“听说过张充和说卞之琳的一句话吗?”

 

“嗯?”

 

“‘他从来没有说请客,我怎么能说不来。’”

 

 

明楼带着他上山。并不算高,只是没有一般意义上的路,明诚的登山靴物有所值,大部分情况下都能抓住地面,明楼把相机也塞进背包里,这样才方便随时拉他一把。坦白讲明楼的身材不算瘦,但在山野之间很灵活,爬岩石钻树杈,全都驾轻就熟。相比之下明诚就有些灰头土脸,有时候没注意到附近植物的倒刺,小臂上被划出几道血痕。明楼拉过他胳膊看,给他把衣服袖子撸下来,“我带你走的这条路毒物少,但还是得小心。回去记得找队医看看。”明诚有点别扭地抽回来,“诶,知道啦。”

 

到山顶的时候他们刚好赶上落日,明诚坐在地上,看着明楼从包里拿出相机和三脚架,接着换镜头调参数。说真的,这一刻很不真实。他并没有接触过明楼这类人,也从未想过能认识Cobra,但现在他坐在这里,只要他想,就能凑到那个人肩上,和他一起看看光圈快门之类的小数据。卡波尔,明楼,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选择。明诚又想起影集里的那个夕阳,它以一种更真实更鲜活的姿态出现在他眼前,光斑扩散,火烧云霞,是衰亡,又是新生。是一个告别过去的恰如其分的背景。

 

明诚找出自己的单反来。

他在卡波尔的第一张非工作摄影照,一个他所希望成为的,男人的背影。

 

 

下山以后他们在越野车旁边躺了一会儿。两个人精神都不是太好,毕竟谁也没有充足地休息,所以对话都显得模糊。明诚并不太能记得他和明楼说了什么,最深层的东西剖开以后,剩下的也就无关痛痒。他记得的是头顶的星空,跨越千万光年安静凝视的一双双眼。“人是很渺小的。”

 

明楼应他一声,对着天空举起相机。往回审视的时候他看见一张明诚,夕阳之下一个站立的侧影,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按下了快门。

 

但那个影子是美的。

如圣子降临。




·太不好吃了我呜哇大哭

·但过几天去看人妖哥哥,再不更可能就坑了OTL

·新年好!

评论(24)
热度(128)
© 要活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