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仪男孩长驻于身边

一个坑

印象笔记里翻出来的,大概接我之前的某个奇怪科幻设定。没有后文了。






72号战舰平稳地降落在黑夜里。

雷达扫描完成,环境检测结束,空气质量合格。明诚摘下护目镜,迅速更换成虹膜贴片。拉开制服拉链的手却顿了顿,先转去关监视器,“诶,你别看我啊。”

通讯频道的另一端传过一声笑,听不出答应还是不答应。明诚知道即使不走监视器明楼也可以通过视讯连接看见自己,所以尽量保持目光的水平——其实他于明楼几乎没有秘密可言,唯一一个是多年前对自己教官的迷恋,也早已被揭开和回报,但涉及身体的想象让他羞赧,更会引起不必要的柔软情绪。这不是一个战士出征前的姿态。

这次他以平民身份进入作战区,所以不能穿工作制服。时间紧张来不及回家,他直接扒了装备部郭骑云的一身衣服,并不脏,所以还得在草地里滚一滚。明诚的腿长即使在外勤人员里也很有优势,裤子显而易见地有点短,脚腕露出一截,踝骨的位置发青——前几天在浴室里磕的。想到这儿他脸上有点红,又忍不住怪明楼,宿舍的浴室那么小,哪是个胡来的地方?罪魁祸首还在他耳朵里讲,明诚同志,注意保持情绪稳定。

所以有时候他真的不喜欢身体数据实时监控啊。


收拾妥当以后明诚离开他的战舰,步行靠近21区。明楼透过他的眼睛看见城市边缘泄漏的火光,声波的震动隐约传来,连同明诚的呼吸声,听不出什么特别的情绪。他们曾经是一个眼光黯淡的孩子和一个举足无措的战士,现在扛住所有人仰望星空的权利。人类不应该只在地底才能苟且生存。

地面的暴乱仍在进行,引爆的燃烧弹随处可见。改装后的催泪瓦斯有长达三天的视觉失明效果,一个小腹凸起的金发女人摸索到明诚的右臂,口音极重地说“Help me”。那是一把砂砾磨过的嗓子,干渴与过量烟尘的作品,可以想见婴儿的状况也不容乐观,那个不知道该用“他”还是“她”来形容的小生命被裹在破洞的丝巾里,明诚只看见两瓣干裂的嘴唇。而明楼把卫星地图调给他,“从小巷走,去安全区。”


明诚将他们送到防空洞的入口。空气里混杂着汗臭与奶香,这里聚集着整座城市里最无抵抗力的人群,而明诚没有看到任何可供防御的武器。能扛起枪的人早已选择了各自的阵营,而他们的妻儿在沟壑里和平共处。这也算是一种平衡。

他没有停留在这里。到达21区的第一个夜晚明诚顺利加入了自由军——更官方的名称是叛军。这并不困难,缺乏人手,因此尽可能招募一切青壮年,即使他刻意偏离了些许射击准度,仍然在队长那里领到一支高配的狙击枪。明诚在战壕里更换弹匣,发现子弹的型号也使人惊异。明楼在通讯频道里和他确认,“这的确是应当被分发给政府军的那一批。”

他们都想到了一个可能,关于装备精良却久攻不下的战役,以及永远无法满足的武器调配。然而猜测不是结论,明诚决定暂时搁置这个问题。他有更重要的任务,寻找一个人。

43号特工,许鹤。








真没了

评论(7)
热度(24)
© 一步一步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