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仪男孩长驻于身边

[楼诚AU]光散落地方-21

朗读者是个很好的节目呀,哭唧唧。

琐碎一章,部分亲朋好友友情客串,事件有事实参考。



-21

 

第二天上午明楼开车带明诚去疗养院,环境与医护人员配置十分理想,折后价格也尚可承担,明诚划了工资卡的大部分余额过去,之后就没有插手这件事情。手续办妥以后明楼给他打了个电话,明诚正把家里的旧衣物丢进袋子里,手机夹在肩膀上和他说谢谢。“考没考虑过换房子?我是说,换个邻里环境什么的。”明诚把窗帘拉开,夕阳的余晖全蹿进来,“这个再说吧。”

 

他不想再让明楼帮他什么了。说到底他们只是在卡波尔的合作关系,情感上算是朋友,还不是过命那一种。二十多年来明诚只有他自己,并不想因为明楼的出现让这件事有什么改变。他一直信奉一切皆可无,自问没什么不可失去,明楼自然是许多事上的一条捷径,却并不一定是条坦途。

 

 

明诚窝在家里写了三天工作报告,之后很过了一段睁眼天亮闭眼天黑的日子。起初他的梦里还有炮火和轰炸,半夜时常惊醒,单位里为回国的战地记者预约了心理医生,明诚无法对那个女人详细描述卡波尔的生活,但他不认为这是逃避。后来他服用了一段时间的安定和褪黑素,睡眠终于稳定下来。他一直没有再联系明楼。

 

假期的末尾他去杏林看了一次桂姨,小护士陪着她在花园里散步,穿干净的粉色病服。明诚见了她的主治医生,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离开的时候他留意了院长办公室里的资费标准,才意识到明楼给他拿到了半价的折扣。“万恶的资本家,”院长和明诚握手,“您对他不用心软。”

 

 

那天下午明诚回了一趟台里,主编刚结束一个选题会议,直接和他在会议室里谈。他带了明诚很多年,说话也是开门见山的坦诚:“你可以选择不再回卡波尔,但我们目前还没找到能接替你的合适人选。当然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会强迫。”明诚的手指在实木桌上扣了几下,“那我能涨工资吗?”

 

主编敲他脑袋,“你小子,知道明氏刚给我们加了广告注资是吗?”

 

明诚心里轰隆隆打了个雷,我还真不知道。

 

 

他又一次回到卡波尔是个深夜,在国内起飞之前他给明楼发了短信,只说“我回去了”,明楼也没有多言,让他注意安全。男人夜里不许外出,是于曼丽开车来接他,明诚问她为什么不回国,小姑娘利落地打个转弯,说我喜欢这儿。明诚朝座椅靠背仰过去,好吧,至少我还不讨厌这儿。

 

他还没有来得及调整时差,就遇上一起自杀式爆炸袭击,在医院里。明诚回到卡波尔的第二天中午,四名塞尔奇人假扮医生,混进收治大量受伤军人的军事医院。明诚赶到的时候,周边地区已经被当局封锁,特种部队到达现场,双方正在激烈的交火之中。明诚在封锁范围外看见了南田上校。两个小时之后恐/怖分子被击毙,又一小时之后记者们被批准进入医院区,明诚和于曼丽在一片混乱的走廊里奔跑,好不容易逮到一个刚下手术台的男医生。他的白大褂上有暗红的喷溅式血液。

 

他问明诚,“Chinese?”

 

“是。”

 

“操/他大爷。”男医生把口罩摘下来,“如果你要问我有什么看法,这就是我的看法。”

 

 

战地医生和战地记者一样没有固定的休息日,明诚只能在第二天的午休时间给那位小赵医生做了采访。昨天事件的新闻报道已经在国内播出,赵医生在短暂上镜的时候坚持戴口罩,跟明诚解释我不想家里人担心。他是亲历了恐怖分子持枪扫射的几名医生之一,白大褂上是他法籍同事的血,案发时他们正在例行查房,赵医生说或许是他的华人面孔救了他一命。除了涉及塞尔奇人的时刻,他的语气一直轻松温和,明诚听到了几个故事,并将最终成文处理成不同于情感节目的风格。“你挺有意思的,以后一起喝酒啊。”报道在国内发表的两天后,赵医生给明诚发了短信,而明诚的邮箱界面上是一封新邮件,关于加强军事医院安保力量的计划书,来自明楼。




·完了完了完了,楼总在这个故事里的作用只有钱(x)

·搞毕业论文去了


评论(31)
热度(159)
© 一步一步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