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BG]地下爱情故事

Warning:

 

BG,都是虚构,算原创?非要说的话可能是周棋洛同人(不)

奇怪脑回路,随便写写。

 

 “太好的梦别信。”

 

1

 

我坐在他家的地毯上看电脑,稿子写了一半,停下来去看他的节目。妆发都好,甚至惊艳,我都要记不起来他瑰丽的样子,但是妈的,看一眼有一眼的兴奋。夜很深了,窗帘不敢开,大叫也不行,舔他眼角细纹舔到第三百遍,乖乖切回word想宣传词。深情款款动人心扉,性感男星惊艳开嗓,想要即刻拥有吗,赶快收看本期xxxx。

 

真烂。

 

可是妈妈,我好爱他哦。

 

 

2

 

本科毕业之后我在一家娱乐公司做宣发,干的是不用见人的活儿,七个人在一间民房里修图写稿子发微博,一天刷八百遍各家超话,视奸小姑娘们又想出什么新鲜有意思的彩虹屁。我没有意思,也没有悟性,除了面试时候拿出来的那篇稿子,几乎写不出什么能用的东西。但试用期那一个月里我的同事们发现我会做饭,还吃辣,焦虑的时候满屋子打扫卫生,又每天都焦虑。所以我留下来做了保洁和厨师,偶尔帮美工做宣传图,还得他先把头发丝儿扣好。大半年的时间里我都没碰见过我们家艺人,倒无所谓,至少偷偷说出去的时候与有荣焉,还没人跟我要签名。其实电子版我电脑里有好多个,存成透明背景PNG,哪里需要哪里搬,如果真有人要,办公室里可以公费印一堆。但我的朋友着实很少,对我家艺人有兴趣的就更少,即使那些像素点和干辣椒真的是一笔财富,我也找不到能换回点有价值东西的当铺。直到第七个月,我在办公室煮了一包拌面。

 

那天晚上加班其实不是因为他,是公司另一个艺人,人在国外活动,得算好时差收图给各大门户出新闻稿。我陪一个美工一个文案等着,饿得捱不住,她两个怕发胖,坚决跟我说不吃饭。我只能自己开火,一个人不值当动大的,干脆从橱子里摸了包拌面。韩国货,double spicy,先把面煮软再倒掉水,浇上辣酱热三十秒,齐活儿。我第一次吃,辣得站在煤气灶旁边流眼泪。文案姐姐怪我,大晚上你整这么香干嘛啊,我吸着鼻涕跟她道歉,准备端到厕所开着抽气吃,然后屋门就开了。我捧着碗刚好到门口,先看见传说中他那个二十四小时的生活助理,然后是他。

 

我的碗好烫。

 

 

我没想到他来这儿只是为了吃一碗面,他刚录完节目,午餐晚餐吃得急,胃里不舒服,又这个点儿了,找不着开门的店。助理不敢让他随便吃,一拍脑门想起来就近有这么间屋子。“你给我下碗清水面就成,麻烦了。”他坐在小沙发上,抬着头看我。“能吃鸡蛋吗,我再打个蛋?”他点点头,又说了一句,谢谢你啦。

 

后来我跟他并排坐在餐桌旁吃面,文案姐姐和美工姐姐大概都后悔死。但我也是。他的那碗清汤寡水只有一个蛋和两片上海青,我的那碗辣到我崩溃。所以他想当然吃得比我快,我巴不得,看见桌子上那一堆擤鼻涕擦嘴的卫生纸,我自己都恶心。但我还记得身为一个保洁小妹的责任,“碗放这儿就行了,我等下一起刷。”他突然笑了,“你别怕我啊。”

 

事实上那个瞬间我脑子里什么都没想,但事后回忆起,也许是窜过了三千个念头也说不定。我在这儿做了五百多顿饭才等到给他下这一碗面,低水平发挥,蛋都不是溏心的,何况他喜欢吃辣,我却只能让他闻着,还要看餐桌上我那一堆恶心巴拉的鼻涕纸。他吃完面在屋里走了走,跟文案姐姐美工姐姐聊了聊,问的是工作,我看得出她俩也紧张。然后助理就催他,说时间不早了,抓紧回去睡一会儿。他一边说好,一边往我这儿走。我还在刷我自己那个碗,都是油,得上洗洁精。“你这个泡面什么牌子的?闻着好香。”我实在想给他一包可是我腾不出手,只能偏头让他自己从橱子里拿,“但我觉得太辣了,你倒酱的时候斟酌着点儿。撑不住的话喝牛奶,别喝凉水。”别啊你,这话太亲密了,可是我太想跟他多讲几句,毕竟以后就没机会。结果他说好好好,算我欠你一包面啦。

 

他跟我还那包面的时候,我做了他的女朋友。

是become,不是kill。

 

3

 

因为这个开始,我一度以为他是要雇个大厨。那个辣到嘴唇发肿的晚上我开了个新号在超话里给他写彩虹屁,得到几个转评赞,然后迅速淹没在早上八点之后滚滚的信息流里。半夜我激情共享给小姐妹们的消息这会儿也终于得到回复,表情包刷了一堆,很快又安静下去。我没好意思再秀优越讲细节,麻溜儿爬起来去公司打扫卫生做饭。擦餐桌的时候我想,哇塞,真魔幻,我跟他昨天坐在这儿吃饭诶。然后更魔幻的就来了,人事姐姐给我打电话,说下个月给我换个地方做保洁。还是我自己在网上挂下一任家政阿姨的招聘公告,感觉到一点儿人没走茶就凉的哀怨。他那儿有几个这样的保洁小妹呢?希望你是真的缺一个会下拌面的吧。

 

4

 

办公室恋情,我是这么定义的,虽然他一个月来不了两次办公室,但我是在第四个月才开始跟着他天南海北跑剧组。那之前我勤勤恳恳干了三个月保洁,间或给公众号投稿,克制又真挚地装路人,一层一层往下摘滤镜,还是觉得他真是好。我的小号涨了几个粉丝,居然有个男的,点进去主页吓我一跳,我靠,惊天大秘密。

 

“从同事小姑娘那儿顺了一包面,好吃。”

 

我想了一晚上要不要私信他,早上爬起来又建了个小小号,叫拌面批发商。

 

这么说的话,好像应该算网恋。

 

5

 

总之,就是这样。

 

他在北京有两套房,都是租的,用的他朋友的名儿。我有钥匙的那套是间LOFT,平时没人来,他不在的时候,我还是跟两个室友住合租房。没有男友还夜不归宿,我不知道她们心里是怎么看我。不过无所谓,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都很快乐,快乐到忘记一切。坐在这个位置上,不快乐像是种罪过,要被他的粉丝浸猪笼。白天我给他的助理做助理,打印跑腿儿订盒饭,晚上我多坐几站地铁去幽会,想象自己是红拂去夜奔。我爸偶尔在家庭群里问,周围有没有小伙子啊?小伙子翘着腿在沙发上玩手机,我在地毯上滚两圈压压发烫的脸,“顾不上,忙都忙死了。”

 

跟他在一起那个晚上我把大号的八千多条微博都锁了,互联网的力量我太知道了,it never forgets。那段时间我最焦虑的就是这些年七零八落的网络账户,我舍不得也不可能杀了它们,但只要它们想,就能杀了我。我们会在地下走多久呢,我敢不敢跟他到地面上看一看?他还笑着说多大点儿事儿啊,别人有啥可指手画脚的?他越这么说我越急得想哭,只能灰溜溜爬下床去煮面。这次吃没那么辣了,但他还是从微波炉里给我拿热了半分钟的温牛奶。我一边吃一边看着他靠在吧台上玩手机,头发刚洗完还炸着,天真不设防。我就更想哭了。

 

妈妈,他是真的爱我吧。

 

6

 

我很少再发原创微博,连转发内容都要精挑细选。不能反动,不能色情,不能含沙射影,不能政治不正确,不能人间不值得。他身边只有很少的人知道我到底是谁,这太棒了,我简直怀着感恩戴德的心情在做茶水小妹,最好谁都不要多看我一眼。后来他进组拍戏,在山村,我怕自己藏不住,坚持留守大后方。结果就是两三个月里微信都没说上几句话。他懒,我不敢。

 

“我觉得女孩子还是要独立一点。”

 

“是不喜欢黏人的吗?”

 

“对。”

 

那好吧。

 

7

 

我的小号没有再登陆,不想再看到那些喜欢他的小仙女。都真他妈漂亮真他妈有意思啊,我都没脸嫉妒,厕所里照照镜子,毛孔粗大肤色暗沉,泪沟像阴刻的马蹄印,不努力提着嘴角就要被问你今天为什么不开心。我知道他上床喜欢开灯,可我从来都不敢,肚子上的脂肪像一个阿尔卑斯草莓味漩涡,腻得我自己都喘不过气。我最喜欢的游戏是跟他掰扯我的缺点,从油耳到便秘到月经不调可能不孕,一边想掐死自己一边还要讲,但他真好,只说没关系。可他这样我就会暴怒,又暴怒又委屈,这不是我计划里的剧情,所以再真挚的眼睛看起来也像玻璃球,要抠出来砸在地上,要一句“cut”从头再来。

 

我知道你完全没必要委屈自己要这段关系,我知道你真的爱我。

 

是我不敢信。

 

8

 

那个批发拌面的ID后来被我改成了一串乱码的僵尸名,随便关注了些人,顶着十块钱一万粉的头像招摇过市,非常尽职尽责。他的小号被我单独设了分组,其实他也不发什么,关注的都是搞笑博主,偶尔跟我口头分享几个。这就是我摸到的,最接近真实的他了。有阵子他休过一个小假期,整个工作室集体放假,我们厮混在那间小房子里,喝酒上床玩手机,厨房里错身接一个吻。他不看电视,说不想看到他自己,我偏要作对,一边念台词,一边跟他说你这个眼神苏断腿儿。也有他的懒惰和起床气,脱下来不记得洗的臭袜子,我发现他偶尔也便秘,困迷糊了和别的男人一样忘记掀马桶圈。那其实是我最快乐的时候,我不要好,我要真。每天睡觉前我都许愿,请你再坏一点吧,我想安安心心喜欢你。他骂我傻,有时候是真心的,我反而笑,终于能跑着调跟他唱陈珊妮的那首歌。

 

你说我傻我真的傻,你说我蠢也蠢出火花。

你说我笨,我笨得想等你来,被你打发。

 

9

 

看他在采访里说自己单身我没有难过,倒是看他模棱两可地勾勒理想型,我非要拿自己去对一对。对得上的时候紧张,对不上反而释然,又想他在外面遇见哪个骄纵可人的女明星啦,会像我一样不敢跟你大声说话吗?我发现自己一点也不怕这件事,我陪过你一段,下一程要更有资格的人跟你走。不过感情归感情,工作归工作,如果你非要炒我,那就让我再回那间小民房做保洁吧。

 

文案姐姐美工姐姐喜欢新来的阿姨吗?

 

你什么时候和我说分手呀。

 


评论(11)
热度(17)
© 不说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