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谭赵AU]最好的爱煞人武器-12

Warning:

OOC,不是你一眼以为的那样。

后面还没想好,可能会有很多逻辑bug。

真的不是我故意不写,实在是太OOC太瞎了我写不下去……




12

 

正式招标会那天谭宗明居然去了,其实结果大家都心知肚明,几个受过他礼的领导面上就有点挂不住。然而他本人看上去倒没异常,非要说有什么不对,就是身边多带了个人。赵启平被他塞在一套定制西装里,跟谭宗明的秘书一左一右站在他后面,到谭宗明跟熟人们打完招呼落座,才被谭宗明拉着手按到旁边座位上。周凯跟他们隔着一条走廊,看着谭宗明坐下才走过来,“谭先生,承让。”谭宗明的右手还摩挲着扶手上赵启平的手腕子,不像是要立即站起来的样子,周凯面上也不见恼,甚至挂着个堪称和善的笑。他算是不太有凶相的那种江湖人,要不是平头和胡茬,会更像个货车司机或者流浪诗人。当然现在他是这场战争的胜利者。谭宗明其实并不如何记恨他,只要能有本事从他这里把东西拿走,他不在意手段是不是光明。所以他还是站起来跟周凯握了手,“恭喜周先生。”

 

赵启平跟着谭宗明的动作也站起来,他对这种场合并不熟悉,脊背绷得笔直,反而显出身形上的优势,加上身份神秘,场内不少人其实都在打量他。周凯则看得光明正大,还一本正经地伸出手,叫他“赵先生”。赵启平下意识要握上去,手一动才反应过来去看谭宗明。谭宗明面上没什么表情,只是看着他,是要他自己做这个决定。周凯看着这个局面,居然皱了皱眉,“连握个手都不可以?谭先生的家教是严啊。”不料赵启平突然握上来,“是我不识抬举。恭喜周先生。”

 

 

会上谭宗明没什么表示,到周凯上台的时候,还很给面子地鼓了鼓掌。活动结束之后按理是该坐车回谭宅,结果谭宗明走到车前,却回头跟赵启平说了一句,“你去陪周先生吃顿饭。”不是个商量语气,是命令,赵启平咬着牙看他,又垂下眼睛,说了声好。秘书也不知道谭宗明为什么突然来这一遭,但下意识地将赵启平向另一辆车上请,周凯这个时候刚好出来,对上赵启平转过来的脸,还不明所以地笑了笑。“周先生,请问今天中午,我能请您吃顿饭吗?”周凯一愣,先看了看谭宗明,又转回来看赵启平,“是谭先生的意思?”赵启平没说话。“那就不了。知道谭先生大人大量,可也不想他赔了夫人又折兵。实话说,我还想多工作几年呢。”周凯笑得很真诚,还拍了拍赵启平肩膀,然后绕开谭宗明,径直上了自己的车。一圈人看着这个场面,大气都不敢出,反倒是赵启平先开了口,“谭先生,很抱歉。”

 

说是抱歉,可他脸上倒看不出几分抱歉的意思。秘书没怎么见过这个被养在谭宅的小少爷,出于职业本能地揣摩他意思,居然像质问。她又转过眼睛看谭宗明,老板的神情看不出喜怒,是她平时最怕见到的那种,恨不得让人反省上自己的祖宗十八代。结果谭宗明只是平静地说了一句,“那就回家吧。”赵启平这才低了低头,“是。”

 

 

回到谭宅之后谭宗明就进了书房,管家看出情况不对,只匆忙问候了一下赵启平,就上厨房泡茶。赵启平跟进去,从冰箱里拿了两个纸杯蛋糕。这是他来之后,厨娘特地为他准备的——谭宗明可不吃这些。他吃得很快,掉了些碎渣在餐桌上,还不好意思地跟厨娘说对不起。“赵先生,我就是个仆人,您不用这么客气的。”赵启平抬起脸来笑了笑,“谁又不是呢?”

 

他后来就去了客房带的那个浴室,认认真真洗了个澡,还给自己做了清洁和扩张。水声太大,他没注意外面的一切,拉开磨砂门才发现谭宗明果然在屋里,领带扯了,衬衣解开靠上的三颗扣。赵启平还裹着浴袍,下面空无一物,靠在门框上迟疑了一下,走过去跪在谭宗明膝盖之间。

 

谭宗明却阻止了他下一步的动作,手攥着他的,从自己裤腰上拿开,“我在你眼里只是这种人?”

 

赵启平没抬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但如果他看一看谭宗明,会发现他眼睛里的一点异样。他们维持着这个姿势很久,久到赵启平觉得自己贸然站起来一定会腿麻,然后谭宗明突然说了一句,我给你机会了。

 

赵启平觉得自己没听懂,又觉得自己听懂了,可是他没说话。

 

走到这一步,他也不知道答案是什么了。


评论(47)
热度(89)
© 不说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