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搞cp可以 cp搞我不行

[谭赵]Library(短/完)

Warning:

第二个伦敦系列时间线,是冬天时候有的脑洞,所以麻烦想象一下很冷很灰x

很久不写东西了,练练手感吧,没啥质量。

 

 

那天晚上赵启平在图书馆赶final,其实他本可以呆在宿舍里,饿了有饭困了有床的一个可心的小地方,但是他没有。有那么一两天他从学校出来的时候还是会习惯性拐向通往谭宗明家的那条地铁线,然后在一百米或者两百米的错路之后尴尬地反应过来,而现在他终于适应良好。但他还是不太想回自己那个刚租下的还没有什么烟火气的ensuit,没有他过去一段时间里早上闭着眼也能爬下床准确无误地走过去并打开电磁炉开关的厨房。也没有谭宗明。

 

这个念头一度对他来说和不能精准打好的时间差一样令人沮丧。但不是现在。

 

 

以前他没留过这么晚,以前谭宗明会来接他。不开车,而是赶最后一班地铁,如果那天赵启平学得非常认真那么他就会非常困,只三站路也要靠在谭宗明肩膀上睡一会儿。回去之后他们很平常地洗澡刷牙,缩在同一床被子下面睡觉,他的脚心踩着谭宗明的脚背,像停靠在港湾的船。日子平淡到成为一种规律,游戏里的背景设置,何况他觉得自己找到了世界上最适合豢养他的那个巢。谭宗明有哪里不好吗?除了他的年纪足以做他封建社会的小父亲。“你之前有和二十三岁的男人上过床么?”谭宗明捂他的眼睛,“别这么看我,我不想觉得自己在犯罪。”

 

可所有罪孽都真真实实地发生过了,他们亲吻,上床,做有情人做的一切事——英国这种地方,甚至地点都可以毫不顾忌。有个周末他们去布莱顿,在海边看一个老人钓了一下午的鱼,并且在他身后接了许多个长长短短的吻,还有两次含着桃汁的Blow job。

 

“这里的石头不会原谅我们的。”

 

“没关系,早晚海浪会带走它。”

 

于是赵启平的疑虑也被一次次地带走了,如果一件事存在答案,那么它不会不在谭宗明这里。不赶ddl的时候赵启平关心很多事,医疗,文学,海贼王的结局,zhengzhi正确的合理性,谭宗明回答他或者不回答他,像谍战片里全知全能却波澜不惊的画外音。

 

“你毕竟不是我的小父亲,不要试图说服我。”

 

谭宗明笑得眯眼睛,“我只是陈述观点,你可以不接受。”

 

 

有时候他们也会聊以后,关于赵启平如何留下来,要达到什么资质才能做伦敦正经的上岗医生。年轻的医学生兴致勃勃地跟着谭老板构想未来,现在的房子已经足够好,他并不怎么需要一个自己的小花园,但圣诞节的时候要扛回一截真正的松木,然后切烤鸡,躺在长绒地毯上听德沃夏克。

 

“这么喜欢他?那春天的时候要不要去布拉格?”

 

赵启平移开牛奶杯亲他,“那儿还有卡夫卡和穆夏。”

 

 

但还会有下一个圣诞节吗,他们连春天都没能等到。赵启平在透风的图书馆大厅里接妈妈的视频电话,说起外公摔倒住了院,爸爸的眼睛也不太好。那个时刻赵启平想的却是谭宗明,谭宗明帮他想好一切,却唯独不问他要不要留下来。

 

谭宗明有哪里不好吗?除了他想不到你会说拒绝。

 

 

那之后赵启平开始观察谭宗明,他的动作,他的措词,他看电视时候揽在他腰上的手。我应该跟他讲清楚我的想法再解决这个问题,可是我没有谈判的底气。“年轻人啊,总是想着拒绝一条好的路。”他完全能想象到谭宗明会怎么说。

 

然后,就是这样。

 

 

十二点之后他不能坐地铁回宿舍了,但还有公交,其实他想反悔的话随时都可以,谭宗明不会再关心他在这里留到几点几分。斜对面的亚洲女生又灌了一阵子咖啡,赵启平等她放下杯子才喝自己的,不然会有点像干杯。现在他已经不会在十二点就感到困意了,谭宗明强制帮他养成的作息习惯在他身上消失得很快,像海浪退潮。这才是年轻人的生活啊,这才是年轻人写报告写到凌晨三点然后睡到十一点才起的生活啊。

 

赵启平又看回书上,试图把血红的肌肉组织图刻进脑子里。

 

 

三点半的困意像一床兜头蒙上的厚被子,压得他爬不起来。YouTube界面自动推荐给他动物纪录片和没看完的《法医秦明》,赵启平拧拧鼻梁,搜了另一个综艺节目。富有的女嘉宾说租房多不合算,为什么不全款买房,全场都尖着嗓子大笑。他看到结尾终于开始头疼,去厕所洗了一把脸。

 

在镜子前他看着自己,很想告诉谭宗明,四点之后洗手的话,只能用凉水了。

 

 

天气软件说五点二十分日出,赵启平在五点钟刷完了倒数第二章,听见角落里若有似无的鼾声。他允许自己睡了一会儿,再睁眼的时候五点二十五,对面的女生仍然带着耳机打字,毫无灵魂地瞥了站起来的他一眼。赵启平下意识想歪头对她笑,但头晕得厉害,没能笑出来。他把大衣裹上,打算出去看日出。

 

然而天已经亮了,还是个阴天。

 

 

重新回来之后他开始放纵自己睡一觉,尽管无论如何趴不成一个舒服的姿势。日出前后最冷,可他就那样缩在大衣和围巾里想谭宗明,这太蠢了。你为什么就答应我了呢,你不知道我在害怕吗,如果我是三十岁的赵启平那么我不会离开你,可我还是太年轻了。他又想起分手那个瞬间谭宗明的眼神,好像有什么开关被拨反了,赵启平不再是被他划进亲昵范围内的那个人,所以不被允许任何所谓的别扭和胡闹。

 

“无论如何,你不应该直接拿这个威胁我。”

 

赵启平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让它不是个威胁。

 

“那好。”

 

 

END。

 

 

 


评论(22)
热度(158)
© 如梦幻泡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