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仪男孩长驻于身边

[楼诚AU]光散落地方-25

抱歉在暴露了我不是个好人的事实之后,又要暴露我毫无趣味和知识含量的事实。大家擦亮眼睛呀,来去自由w



-25

 

市中心接连发生的两起自杀性爆/炸袭/击让整个通讯站都忙碌起来,袭击者身份确认,是和维森一起被塞尔奇人俘虏的坎斯坦平民。出发点和胁迫手段清晰简单,不是每一个塞尔奇人都狂热到愿意以死亡证明信仰,而亲情爱情同胞情,是人总有其软肋。苏珊跑医院,明诚负责警察局,维森几乎被全权交给明楼照顾,他们趴在床上拼对比度低的冷抽象图案,在白纸上画树木太阳和山峦。孩子的情绪正在缓慢趋于平静,已经可以被两个临时家长带出通讯站,进行一些明楼提倡的“自然教育活动”。当然第一次的体验并不顺利,但后来他们一起为那个喜欢明楼的女孩儿种了一丛向日葵。

 

“希望它们好好长大。”明诚说。

 

“其实我有点后悔种向阳。象征意义不好,该还她自由。”

 

维森看着他们的脸,表情凝重地,一手牵起一个来。

 

 

袭击者身份调查结束的当晚明诚就接到了南田上校的电话,这是在上一次不欢而散后,他们之间的第一次直接沟通。卡波尔当地警局的信息并不全部向国际部队公开,出于某些内/政安全考虑——即使坎斯坦的政/府作为能力在战时已经十分有限。所以记者一定程度上成为军警之间信息互通的渠道,明诚基于自身的理性判断向她透露了袭击者的武器种类与图像信息,得到对方一句诚恳坦然的“谢谢”。“我们会尽快找到他们绑架人质的据点。”明诚将这句话视为和解的讯号,“希望您始终记得,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

 

那天晚上的另一个进展是维森的洗澡大业,明楼向他口头指导了必要步骤,明诚拿手臂给他示范浴液和浴球的使用方法,然后两个大人乖乖坐在浴室外面等孩子自己出来。“他可千万不要吃那些泡沫……喝水也不行。”明楼拍拍他肩膀,“教育水平虽然不够,智力上却没什么大问题。要是真腹泻,药我也买好了。倒是你更需要睡眠,今晚上我来带吧。”

 

明诚突然笑了笑,“别的先不说,你有没有发现,他好像真的睡得更稳些了?”

 

现在他们轮流照顾维森的睡眠,明诚值上半夜,明楼管下半夜。明诚从接孩子过来的第一天就开始做睡眠情况记录表,不论是梦中惊醒的次数,还是惊醒后的哭闹反应,一切数据都在良性发展。明楼回应他,“是你的功劳。”

 

“……别这么说。”明诚看他,想起他们当前这种情况的起因,“苏珊说得对,学门外语挺重要的。”

 

“对我来说是必要,你的话倒不一定。我在这里六年,你应当知道时间对于我这种人的意义,所以我想要换取的比你更多,哪怕看起来有些不切实际。父亲还在世的时候说我,聪明有余,骄傲也有余,我的确非常、甚至过于相信自己的能力。所以这六年里我都在找平衡,我能做到的,和我不能做到的。我需要一种境况,让我有机会知道自己的无能为力。”

 

“你想要什么?”

 

“简单来说,建立一种秩序,尽可能维持整个社会的正常运转。我知道这不可能凭我一个人的力量办到,但很想看看我能做到哪一步,又能对自己的无能容忍到哪一步。这一场战争开始之前我就做过关于坎斯坦社会情况的相关调查,侧重经济方向,是我的本科论文。然后战争开始,和平成为首要问题,我说服大姐,将一部分家族资金转入这里的军事领域,之后是医疗和教育。我很惊讶她居然允许了我在一定程度内的‘胡闹’,毕竟这样的投资大部分有去无回。你可能很难想象我大学时候所了解的卡波尔的样子,几乎找不到现代科技和思想的痕迹,而现在,他们的男孩甚至可以读书认字,条件好些的家庭可以联通网络。当然需要做的还有很多。我可能的确享受于这种从无到有的成就感,所以我的自负仍然是一个问题。为此我向你道歉,关于一开始的居高临下感。”

 

“这倒不必,你也知道,我那会儿也不怎么喜欢你,出于我的个人原因。现在我倒觉得你是我理想里的人,毕竟逼迫自己承认缺陷,不是每一个强者都愿意并能做到的。像我就厌恶自己有些时候无法控制的敌意。但,怎么说呢,毕竟我们都是人。”

 

明楼摸了一把他脑袋,“你说得对。人无完人。”

 

明诚偏头瞪他一眼,“我可不是你弟弟,别总把我当小孩儿。”

 

那我把你当什么呢?明楼又揉了一下他头发,没顾拍在他后背的微弱抗议,站起来去问维森怎么样。

 

 

放归自主权之后事情倒是意外地顺利,维森裹着大浴巾走出来,允许明诚帮他换上套头睡衣和睡裤。小孩儿看起来像只棕色的小熊。而明楼在这个时候注意到拼图板下维森的画,他问明诚,“南田是不是说过,塞尔奇人有个人质据点?”



·就,很无趣的一个我。

评论(22)
热度(76)
© 要活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