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贺陈谭赵 | 爱情转移


主要还是贺陈啦。

技术真的非常非常有限,慢慢剪了十几天还是很垃圾。偷偷送给两位贺陈顶梁柱老师,希望我的少女们开心顺利,吃好睡好,永远甜蜜。


大部分都是在2014版PR CC里做的,血泪史啊大家学软件一定要从最新的版本开始学好吗答应我,导出后重新用CC2018改了一下色调,不过已经回天乏术(。)


渣男预警,剧情比较单薄啦。大致来说陈亦度单箭头贺涵,但贺涵也接受了,两个人有点不清不楚。小赵是贺涵念念不忘的前任,然而小赵现在已经和谭总在一起啦,后面唐晶姐姐是贺涵在小赵之前的前任。贺涵多年以后(?)再次在路边见到吃饭的谭赵,决定回去跟陈亦...

[贺陈AU]葡萄成熟时(短/完)

Warning:


ABO,二十岁年龄差,《无辜的眼迎风而张》世界观,时间线在《验孕的下昼》之后。

OOC爽文,非要把一个喜欢的设定写到穷途末路的作者。


放一个不一定出的印调地址


选不到一个合适的题目,也没啥灵气啦,凑合看看。


点击查看土味黄文

点击查看黄味土文


上学期刚过及格线的一门课出这学期的成绩了,做了很久心理建设去开系统,比高考查成绩还紧张,结果发现没出来(。)

希望别那么惨了QAQ

贺陈印调

还是蛮喜欢《无辜的眼迎风而张》这个小系列的贺陈,有点想印它做个纪念。不过字数太少啦,所以可能得加点别的CP进去。


所以想问问大家,如果把这篇出个本子,比较能接受什么别的CP跟它拼在一起呢?


知道这次的内容比较冷门,文章的质量也没有前一本好,所以先看看印调数量和自己的实际心情吧。不一定出,只是先做个调查。所有文章网上都有,有目录也很方便能看到,斟酌一下再给我答案哦。


投票链接


谢谢大家。

[贺陈AU]验孕的下昼(下)

Warning:

ABO,二十岁年龄差,《无辜的眼迎风而张》世界观。

看题目知雷点,Mpreg,OOC。

有点匆忙,质量一般。


这一年的上海有个漫长的秋季,然而冬天还是来了。第五个月陈亦度的脾气开始变得阴晴不定,有时候贺涵下班回来,会看到剪了一地的碎纸,和地毯上一个侧躺着对抗腹部痉挛的陈亦度。心理医生的建议是沟通,所以他明白地跟贺涵讲,我不喜欢这样的自己,我开始怀疑我为什么要生下他,好像一个注定失败的实验,只为了避免亲手杀死它的罪恶感。贺涵把他抱得很紧,却又小心地避开腹部,“为什么不把它当做一个机会?我们不可能永远不去面对这个问题。你来到我身边的时候已经十岁了,它不会一生下来就...

[贺陈AU]验孕的下昼(中3)

Warning:

ABO,二十岁年龄差,《无辜的眼迎风而张》世界观。

看题目知雷点,Mpreg,OOC,没写完。

最后一个中。


第十三周的检查没有得到一个特别理想的结果,尽管胎儿还算正常,但陈亦度的内腔状况不够良好,过敏造成红肿,血液无法正常流向胎盘。“脂肪层也太薄了,如果有意外,很难有个缓冲。”连信息素水平也跟他们作对,陈亦度眼神空茫地靠在贺涵肩上,不知道自己和孩子将来要面对什么。“我有点害怕。”贺涵把他的手扣住,“我们应该相信它。我相信你。”


那个时候陈亦度已经不怎么去应酬,厉薇薇能谈的交给厉薇薇,厉薇薇谈不了的交给贺涵。在偶尔几次他们一起出席的场合,陈亦...

[贺陈AU]验孕的下昼(中2)

Warning:

ABO,二十岁年龄差,《无辜的眼迎风而张》世界观。

看题目知雷点,Mpreg,OOC,没写完。

不会有很多个中。


那天的晚餐贺涵没让陈亦度喝酒,自然也不允许他去明天那个吵吵闹闹的庆功宴。陈亦度笑他小题大做,贺涵点头认了,没戳穿他连走路都慢了几分的事实。他们还是窝在沙发里看老电影,陈亦度把腿搭在贺涵的膝盖上,以前习惯抱着的靠枕被他垫在腰后面,手里就有点空落落的,不知道该放哪里。贺涵去洗澡的时候他站在卧室的全身镜前面,掀起睡衣下摆看自己的小腹,简直平坦得过分,无论如何不像能孕育一个生命的样子。可它已经存在了。我会是一个值得你选择的父亲吗,陈亦度闭上眼睛,感觉自己漂...

[贺陈AU]验孕的下昼(中)

Warning:

ABO,二十岁年龄差,《无辜的眼迎风而张》世界观。

看题目知雷点,Mpreg,OOC,没写完。


那个时候的贺涵其实是有点狼狈的——他车里的空调坏了,进门后的第一个想法是赶快洗个澡。然而浴室里站着一个茫然无措的陈亦度,他看着他的时候习惯性地分析着他的表情,并不像是惊喜。贺涵身上发黏不好抱他,只能轻轻碰他捂在小腹的手,“是六月那一次吗?”


陈亦度像是在重新学习怎么讲话,每一个字都吐得很犹豫,“是,是吧。”


“那它…有两个月了啊。”


陈亦度很轻地应了一声,接着伸手抱住了贺涵,“它是一条生命了吗?”...


[贺陈AU]验孕的下昼(上)

Warning:

ABO,二十岁年龄差,《无辜的眼迎风而张》世界观。

看题目知雷点,Mpreg,OOC,没写完。


写论文真的令人崩溃啊AOthree

shitty essay shitty life石墨


我爽为第一原则。

雷文作者无所畏惧。

贺陈 | 地尽头


教学视频都没看完的顶风作案之新手PR练习,陈亦度单箭头or贺涵隐晦双箭头,但两个人不能在一起。最后贺涵跟唐晶结婚,陈亦度远走巴黎。

虽然没剪出来但也可以看做阿度为他们做了结婚礼服。


如果有心情和时间可能会把最近写的比较喜欢的几个小故事出个小料什么的,不过再说啦。

[贺陈AU]在人间(短/完)

Warning:

设定接《无辜的眼迎风而张》(下2.2)。

很短。

虽然名字选的是张韶涵在这周歌手的歌,然而情绪里感觉更倾向李泉那首。




那个时候陈亦度还很年轻,至少跟贺涵相比。但是他也开始染发,在某些必要的场合,比如他的秀场。他曾经回巴黎住了两年,租来的房子靠近圣心堂,主人是位丧偶的beta女士,称呼陈亦度为“我的孩子”。他拥抱她的时候要弯下腰,鼻尖蹭过她全然银白的头发。然而在那里他也很难不想起贺涵——他是要想起他。这并不关涉什么“人的三次死亡”,他不是要他活着,他只是要自己记住。记住他在他的身上,记住雪松在他的血液里。为什么是雪松?雪松让他想起奥斯陆,或者是第二次去挪威时...

1 2 3
© London Fore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