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仪男孩长驻于身边

[楼诚AU]光散落地方-26

意外不意外……

我为什么还要这篇苟延残喘地活着_(:зゝ∠)_


26

 

第三天夜里他们离开通讯站,明楼开车,明诚坐副驾驶。卡波尔城区的人造光源并不丰盛,但还是远离后更能看到坦然清明的星空。维森被交给于曼丽,这次是明诚自己负责摄像任务。他和明楼同时因为匆忙灌下的双倍浓缩打了个嗝,又同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像一次再普通不过的郊游。

 

“我说,你就这么肯定,维森的画和人质据点有关?孩子的世界和我们可不一样。”

 

“配色和细节不同,但就总体而言,有其逻辑在。当然,能归纳的信息还很模糊,不过综合军队的情报资源,在可疑范围内只要有大致符合条件的所在,就能佐证我的猜测。风险还是有的,很可能无功而返,但有希望总归要试一试。”

 

两天前他们通过南田上校短暂地获得了军事卫星传输来的地面图像,在编情报人员集体进入工作状态。在国际部队事先预估出的据点范围里,寻找方位类似的树木和走向相近的山脉不是全无可能的事。即使儿童画的比例和视角存在极大随机性,明楼仍然猜测维森曾经被关押的地点大部分是在地表之下,所以建筑物的高度和伪装需要被重新估量。这个夜晚他们将跟随WHA去往可能性最大的几处,明楼带上了枪,但不允许明诚也拿一把。“对不熟悉的人来说会很危险。”明诚挑挑眉毛问他,“不如你哪天教教我?”

 

明楼居然点头,“At your service.”

 

 

靠近危险范围之后车就不能再开,明诚检查一下防弹背心,等明楼和南田最后一次确认地点方位。他听见风声和隐约的鸦鸣,粗粝的砂土摩擦他的登山靴底。出于安全考虑他不被允许跟着部队进行近距离探索,只能倚仗明楼身上的微型相机和耳机——这算不算走后门?明楼走回来招呼他,“出发吧,你跟着朱徽茵。”

 

搜索是无声开始的。那个小个子姑娘全副武装,带明诚俯身穿越杂草和树丛。来自旷野的夜风打乱枝杈,明诚觉得自己是个生涩的演员,突然闯进一场陌生的戏剧。但又熟悉得像是他曾经真的这样救过什么人。而明楼在前方。

 

月光落下来。

 

 

明诚被安排在丛林的边界,靠红外镜头观察远处的动静。他顾不上查看明楼传来的影像,但喘息声是清楚的,他听到他们交换一些军事术语,战士们消失在一排半倒的建筑后。听筒里突然安静。

 

一声暴喝和杂乱的脚步声后,明楼的声音里带着电波干扰的颤动,“不是这儿。先躲好,等我回来。”

 

 

子弹飞过明诚额角是在排查第三处可疑地点的时候,那会儿他被安排在两块水泥板岔开的空间里,整个身体几乎水平地趴在地面。他知道明楼必然无法分心回答他,于是也没有问,镜头里有带着面巾的三张脸,而明楼不在外围。耳机里是坎斯坦语和英文,还有男男女女的尖叫,明诚听得出塞尔奇人的口号,“神佑我民”一类,而更多的女声在叫他们“Freeze”和“Don’t move”。当然还有枪声,空间不大使得回声可怖,它们混响在明诚的脑袋里,直到一声爆炸——冲天而起的明黄火焰和大地与建筑残余的震动。他骂了一句要往前跑,突然听到明楼混乱不清的声音,“没炸在里面,你别动。”

 

 

WHA牺牲了一名女兵,还有两名人质被流弹击中,除此之外都算顺利,营救行动宣布成功。明楼的右肩在避弹卧倒的时候碰伤了,车是明诚开回去的。天上起了云,归途无星无月,明诚沉默地握着方向盘,反倒是明楼来逗他,说自己是怎么把手榴弹从透气天窗扔出去,“窗户很高,维森应该是被大人架在肩膀上,才能看得到外面的样子。”明诚没理他。明楼不得不把话题引回到核心去,“吓到了?”这次的回答倒很快,“是,怕你死在里面。”

 

他们同时意识到了这句话的不对之处,明楼眯起眼睛,盯住方向盘上明诚突然攥紧的手指。他居然感受到久违的忐忑,像第一次等待满分试卷的放榜,哪怕这可能只是一句无心的口误。“……我很少亲自上前线,你不用担心。我心里有数。”

 

明诚猛地加了一脚油门,“谁他妈担心你了。”


评论(32)
热度(76)
© 一步一步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