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搞cp可以 cp搞我不行

[谭赵AU]最好的爱煞人武器-7

Warning:

OOC,不是你一眼以为的那样。

我tm忘记了我设定的剧情和人物关系……



-7

 

萧老的寿宴办在他自己家里——说是家,看起来跟大观园也没什么两样。老爷子靠弑兄杀弟夺的位,却格外追求儿子辈儿的兄友弟恭,就是成了家也没有搬出去的道理,都得循着老规矩,日日早晚到主宅请安。谭宗明年轻的时候来得勤,算是一路见着萧家那几个小的长起来,那会儿他根基还不稳,却难得得萧老喜欢,在茶室里慢慢吐着口烟,说小谭你跟我是一类人。谭宗明面上只笑笑,心里想我可没有兄弟好杀。大概他厌恶血腥也是从那时候起,萧家长子的葬礼上,蔺晨说他看过那位萧景禹的死状,是萧家自己人的手笔。那么蔺晨想护着萧家老七大概也是从那个时候,可惜萧家规矩谨严,外人难得进来几趟。“防的就是你这种人,招惹姑娘不够,连小伙子也要祸害。”蔺晨立马拿他那常年不离身的扇子柄指着赵启平,“哟,谭大少爷,到底是谁祸害小伙子呢?”

 

第一回带出来见人,谭宗明叫管家把小孩儿捯饬得隆重了点,量身定了套西装,袖扣领带口袋巾一概不少,本来外头还该罩着件红大衣,赵启平实在不好意思,就搁在车后座没穿出来。这天晚上人来得热闹,多是仰过萧家一口鼻息的,也有些刚入行的新贵,是按规矩来拜会老爷子——比如周凯。谭宗明远远打人群里就看着了他,能混进这个屋里的少有不装得人模狗样的,唯独他周凯是个例外,削到根儿的头发自然不指望一宿就能长出来,但西装明显不合身,腕表领带也一概没有,偏偏谭宗明又眼毒,一下认出来这还是之前招标会时候穿的那套。有意思,这有意思在谭宗明这儿倒不是贬义,到他这个位置上了衣着皮相都是其次,这些年要是不谈公事,他在家也就是一套棉麻优衣库。然而这种场合都不花点钱置装的,谭宗明不知道他是独还是傻。这厢他心里头还盘算着,那边赵启平轻轻拉他袖子,“谭先生,这点心我可以吃吗?”倒忘了小孩儿是第一回来这种场合。“喜欢就拿,酒别乱喝。”谭宗明转身揉揉他脑袋,“别紧张,这儿没人能动你。”

 

说是寿宴,其实也就是个给各方交流感情的局子。等萧老讲过话之后来找谭宗明的人就没断过,赵启平一直乖乖站在他旁边,才说过想吃东西,手上盘子却一直是空的。谭宗明瞅了个空朝他偏偏脑袋,“自己先找点吃的,别乱跑就行。”他倒是不担心赵启平在这屋里出事儿,明眼人都该瞧见了,打进屋起谭宗明的手几乎就没离开身边这人,动他等于找死。但他还是隔着大半个宴会厅朝窗户边上的蔺晨打了个暗号,叫他帮他看着点儿人。那萧家老七果然也在,顺着蔺晨目光,远远向谭宗明点了点头。说起来萧家这些个儿子里他也最中意老七,但未必有权就是福,看蔺晨的意思也不打算插手继承人这个事儿,“我俩个逍遥快活才好,这百足之虫我可不要管,景琰也不要管。”谭宗明晓得他是动真心的,平时在萧老面前就不多话,但生在这种家里,想快活就能快活么?他抬抬杯子跟萧家老五碰了酒,“香港那条线,恭喜五少了。”

 

 

等谭宗明再抽出身的时候,发现周凯正扶着赵启平背后的餐桌和他讲话,不是在什么显眼位置,周遭只偶尔有端着香槟的服务生。从这个角度谭宗明看不见赵启平的脸,周凯倒还是他惯常见的表情,眉头皱着,没什么喜怒。这就更有意思了。他穿过人群朝他们走过去,不知道是哪个人先朝这边多看了一眼,几步路的功夫,整个宴会厅都安静下来。周凯才反应过来似的站直身子看谭宗明,礼貌地朝他举起高脚杯,“谭先生。”谭宗明先看了一眼赵启平嘴角的蛋糕渍,不急不慢地低头舔了一下,“我家小朋友出了错,就不麻烦周先生教训了。”

 

周凯笑了笑,“是我逾越了。”

 

谭宗明这才跟他正式握手,“一直没顾得上来跟周先生打招呼,是我怠慢了。”

 

 

周凯走开之后赵启平跟谭宗明说的第一句话是“他真的只跟我聊了蛋糕”,谭宗明在甜点桌前松松揽着他的腰,右手晃着香槟杯,不置可否。“我那天在江左见过他,是跟您一起的,我还以为是您的朋友,我是真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

 

赵启平愣了一下,“……不知道你们有过节。”

 

“也没什么,就是抢块地。市北区中韩,你去过么?”

 

赵启平“啊”了一声,“我打小儿就住那儿……您要拆我们家房子么?”

 

“是旧城改造。”

 

赵启平又“哦”了一声,把头低下去。

 

谭宗明颇有兴味地看着他,“怎么,不想拆?”

 

“不…也不是不能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

 

“没有不能,只有你想不想。要不我把你家单独留出来?”

 

赵启平挺勉强地扯了扯嘴角,“那不就是钉子户了。”

 

谭宗明拍拍他肩膀,“别想那么多了,地还没拿下来呢。玩够了没,我们回家?”

 

赵启平点点头,“好。”

 

谭宗明揽着他经过周凯,“周先生好好玩,我们先失陪了。”


评论(33)
热度(122)
© 如梦幻泡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