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谭赵AU]最好的爱煞人武器-9

Warning:

OOC,不是你一眼以为的那样。

后面还没想好,可能会有很多逻辑bug。

装x预警。


既然我的代理不关预售



-9

 

赵启平是在去蔺晨那儿的路上被劫的,谭宗明这一走十几天,准了他偶尔出去转转,这趟也是前一天晚上打电话报备过的,没成想一出门就出了事儿。劫车的人机灵,在一个拐弯上换了辆一样的车,保镖追错了人,只能把那个小司机先押下来,又打电话到老挝问谭总怎么处理。听到消息的一瞬间谭宗明不是没慌的,但更让他惊讶的是自己居然会慌,不过他很快找到了合理的解释,不管对方是谁,这都算是动土动到太岁头上了。为什么绑赵启平,这理由也很清楚,他刚带着小孩儿在萧家大宴上露了一面,本想着是对外给赵启平立个身份,另一面也给自己露了个软肋。你说他完全没料到有这一遭么,也不见得,可要紧的是谭宗明现在不在海市,鞭长莫及,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惜一切代价去查,我回来之前,叫蔺晨给我全权负责。”

 

他觉得自己最后的理智就是仍然要把那两个厂子看完了再走,因为背后盯着他的老挝佬的眼。要是凡事都得谭宗明亲自处理,盛煊在他们眼里怕是和周凯这个半光杆儿司令没什么分别了。要上飞机前他们还特地来送行,谭宗明心里躁得要命,又知道既然都留到这时候了,没理由不把场面走圆满。然而他干了那三碗酒之后想的全是赵启平的脸,小孩儿支着胳膊肘在餐桌上,笑着跟他说,“那我赌对了。”如果晚一点回去就见不到他了呢?谭宗明突然笑了一下,如果没有谈判,那么筹码毫无意义。

 

 

男人最后还是决定亲自来看一眼赵启平,这不是一个太必要的举动,但“亲自”总是听上去更有诚意。他当然不会为难他,至少现在不会,这个人身上贴着谁的标签,他心里还是清楚的,不然也不会把人绑到这儿。可这个孩子会听他的话么?男人从单向玻璃里看着赵启平的脊梁骨,屋里不冷,他就穿了件T恤,各种意义上的单薄,没几两肉的样子。他倒还记得在寿宴上见到这个人的时候,被谭宗明拉着手,像个溜进狮子群的小猫崽,但又带着点儿生人勿近的意思——他总觉得这并不只因为谭宗明。谭宗明那种人,能只是看上他皮相么?他跟他打了这么多年交道,还是第一回见他把人带出来到这么重要的场合。一边这么想着男人一边绕到另一个方向去看那张脸,而赵启平刚好抬起头,眼睛透过玻璃看着他。他心里陡然一惊,接着才反应过来他是看不见他的,可那双眼里没有畏惧,甚至还有……好奇?男人心里转过好几种猜测,最后都又乱又硬地堵在他胸口,像个不上不下的软钉子。他干脆打开屋门,打算直接跟赵启平谈一谈。

 

年轻的男孩听见声响,转过头来看他,“啊,是您啊。”

 

 

谭宗明这趟走的是专机,将将凌晨的时候落了地,一路直奔江左。难得江左在这个时候是静的,灯红酒绿都为这件事让了道儿,大厅里一片通明,谭宗明穿了当初赵启平撞到他身上那条走廊,径直往地下走。蔺晨在他那间茶室里喝着茶,倒是他一贯做派,难得的是萧家老七也在,跟着蔺晨盘腿坐在榻榻米上,见谭宗明进来,立即要站起来。“七少坐吧,我找蔺晨。”被点名的那个却还在不紧不慢地撇茶沫,“这次找我可不够,说有功还是景琰。”谭宗明见他这样,心下知道没有大事,在他们对面坐下来,尝了一口榛子酥,重又往萧景琰看过去,“是你五哥?”

 

萧景琰低低头,这就算是认了。他跟谭宗明不算熟,道上论行辈也尴尬,夹在他父亲和蔺晨之间,就拿不准自己在谭宗明面前是个什么地位,何况他五哥如今又来这么一出。说起来萧景琰发现这事儿纯属巧合,这天他本来也是要去找蔺晨,车开到半路发现前面几辆车不对劲,加上方向也和他从家里到江左半差不离,于是多留了个心眼,没成想就撞上了那伙人别车劫人。他车停得不近,只勉强能认得那个从车里往外拽赵启平的是他五哥的心腹,立即打电话给了蔺晨。蔺晨跟他一合计,想那萧景桓是要敲山震虎,断然不敢轻易动赵启平,这才按兵不动,只派了人暗中摸到他在外的私人别墅去——这地方倒是连萧景琰都不知道了。所以现在他们才能在江左地下慢悠悠地喝着春茶,等着谭宗明回来,毕竟戏是演给他的,旁人都做不得主。其实这算是萧景琰第一次在这么严肃的时候见到谭宗明,居然觉得他不是传闻里那么的运筹帷幄,理由是他喝那杯热茶喝得很快。“晚了就让他讨巧了。”果然谭宗明搁了杯子,站起来整了整风衣,又没什么笑意地笑了一下,“想着骑老虎,也得先看看自己腿够不够长。”

 

蔺晨看他带人走出去,转回头问萧景琰,“敢看你五哥的热闹么?”




·祝一个小朋友开学快乐,祝另一个小朋友生日快乐>u<

评论(32)
热度(91)
© 不说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