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楼诚AU]1078个字

Warning:

突发无脑小段子。

现代背景,两个人都在读书的设定。

跟嘉嘉老师写情侣小段子。

 


明诚写论文的那几天里明楼是不敢恼他的,但如果明楼同时也在写论文,事情就会向另一个方向发展。

 

两个人谁也没心思做饭,不是懒,是抠不出那么大块的时间。于是面条稀饭成了常态,有时候明诚实在觉得没肉不行,才往电饭锅里丢几块排骨土豆了事。明楼倒也不跟他抱怨,他是那种兴致上来能几天几夜不合眼的,饭就更无所谓。有时候在饭桌上他们还在讨论,虽然研究的是不同领域,“但碰撞一下说不定有什么火花呢。”结果碰撞出来的都是吻,不是明楼吻明诚,就是明诚吻明楼,最后还归咎于姐姐的教训,“吃饭时候动脑子,要不消化的呀。”

 

碗筷都不是在饭后刷的,要等到明诚被理论绕得头昏脑涨、从椅子上猛然站起来的时候。这种日子里,整个屋子都会被他零零散散地打扫一遍,拖五分钟地,洗三分钟衣服,缝两分钟被子角,要是明楼有事必须出门,还得给他找出件熨好的衬衫。明楼起先还拦他,说你论文要紧,结果换回明诚瞪他,“我不要休息的吗?”做哥哥的就不敢再说什么,由他去吧。吸尘器的声音太大,明诚自己听着都脑壳疼,所以基本都用扫帚,明楼要是也写不下去了,就过来给他捏捏腰。这种接触的意味是不能变的,除非在两个人都即将爆炸的晚上,明诚算好今天的文献大概看完了,才能让明楼亲他的锁骨。“就一次啊,就…就一次。”明楼看着台历上的schedule也头疼,“行吧,就一次。”

 

他们写东西的姿势是不一样的,明楼是从小养起来的规规矩矩,明诚到底年轻些,朋友也不像明楼的那么规整,有时候盘腿坐在转椅上,有时候干脆窝在被子堆里——这都是明镜明台没看过的阿诚。那阵子他们洗澡也很快,出来不吹头发,头上都顶着个毛巾,堪堪拦着水珠不让掉下来。明楼写不下去的时候就去给明诚擦头发,明诚脾气好的话还顺着他,脾气不好就要跟他打架,“哎哎哎你别动我头我看不见屏幕了。”明楼就只能悻悻地坐回去,继续跟他那些经济图表培养感情。他不像明诚,在家里有那么多杂事可以做,就是有他也不太想,“我要是做了,阿诚烦的时候要做什么嘛。”死物他不愿碰,那就只能去碰碰明诚,给他泡茶削水果,抱着笔记本到床上跟他一起坐着。明诚正是有灵感的时候,一边打字一边越过屏幕看他,又乱了盲打的节奏,只能急忙看回去,再把打错的单词改掉。“你别看我行不行呀,美色误国的。”明楼放下电脑从他背后抱过去,“怎么办呢,美人快要干涸了啊。”

 

明诚反手捏他的肚子,“大哥,你确定?”

 

 

明楼的致谢里都是有明诚的,明诚的也一样——这在一开始是两个互不知晓的秘密。他们写家人,写爱人,最后才写到坦荡的名姓,是被不经意发现的暗号。“我最早是硕士那会儿吧,本科的时候你还太小。”明诚翻个身把自己趴到明楼身上去,“那么,是我赢了。”


评论(55)
热度(234)
© 兼爱非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