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时间如何遗弃这剧场

写给《光散落地方》的总结。

 

没想到的是这篇文被我断断续续拖了快要两年,刚开始写那会儿的心情已经忘记了,16年9月,是刚开始规划短时间内清晰未来的时候,列了六七十页的表格选学校选专业,最后去了一个根本没在表格上的_(:з」∠)_ 后来就是申请,毕论,无所事事的暑假,和现在来到这里。我想说的是在写它的这段时间里,无论是自己的生活,还是对这篇文的态度,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几度觉得自己活不下去也写不下去了,最后给它定的目标就是“完成”,仅此而已。今天跟几位老师稍微聊了一下那篇贺陈,晚上坐地铁的时候想,为什么无辜的眼是比光散落好的作品呢,大概是因为“气”。不同的故事是有不同的“气”的,如果一个故事不能持续性地写下去直到结尾,气就很容易乱掉。句子不是它的句子,情绪不是它的情绪,每次提笔都要重新进入情境一次,逐渐就变成了不是它的样子。所以我一直挺害怕有人从头把光补一遍的,它一定是有些不顺的。

 

对体验派写手来说,写这个故事在很多层面上都是对自己写作能力的挑战,完全不熟悉的背景,加上自不量力更改的世界观,以及我一直不太会拿捏的一个过程,“从不爱到相爱”。最开始写《食粮》,直接规避了楼总的情感历程,后面包括衍生在内的短篇,也都是以相爱为前提,很少详细地触及这个阶段。看过一些文笔和情绪都很不错的故事,但我找不到那个说服我的、两个人相爱到非他不可的理由,就不太读得下去。光散落的架构里,楼诚之前并不相识,以诚哥的主视角来看,楼总是在他防御圈之外的人,所以先得从敌人到普通人,再从普通人到朋友,到爱人。这种情感转变实在是超出我的能力了,加上战线拖得太长,就有点丢头忘尾,常常忘记感情线进展到哪一步了。对比一下写那篇贺陈的时候,基本上每天从地铁站走回宿舍的路上都在想他们对彼此的情感到了哪一层,是要进还是要退,是要迎还是要拒。光散落考虑得就没有这么细,我只有一个大概的剧情线。还有就是因为诚哥主视角的关系,楼总很多时候又被我忽略了,我应该说过我不太会写他,进而相对其他CP,也不是很会写楼诚。他在我的理解里是一个我怎么想象都难以触及的世界,只能盲人摸象。嘉嘉老师说楼总在这篇里太苏了,是,无论身份还是能力都存在很大的Bug,我一开始是想体现一下他的高视野,但的确是没收住,并且由于细节铺陈不到位,像用扑克牌搭房子,一碰就塌了。相比之下我觉得诚哥可能要更真实一些。

 

虽然是战地背景,但我想反映的并不主要是战争的残酷。这里又有一个断裂了,原作的电影将重点集中在女主人公在平凡与动荡中的选择,眼前的苟且与远方的纷扰,我起初也是这样想的,诚哥是想逃离他旧有的逼仄的日常,才脑子一热来到这里,这也是我为什么说他的新闻理想只有四分之一。然而到了后面,楼总的目的动机逐渐被我构思清晰,还有搜集到的一些资料,就使一些社会层面的东西加了进来。这样它的精神层面的主线就有点乱。如果连起来看会发现后面涉及的社会现象有些多,不知道它们是促进了世界观塑造还是使它更不伦不类。边边角角里插了很多小人物,摸着良心说大部分都很扁平吧,不够活灵活现。还有我的动作描写、场面描写真的是太差了,很多次拖很久没更,都是卡在这种节点上。大概会是我永远的死穴吧,以后能不写还是不写了。

 

出于对小赵的私心把他拉进了这个故事里,其实明诚和赵启平是我写过最多笔墨的人物吧,以主视角而言。在这儿虽然是一时兴起,但也形成了一个我觉得蛮有意思的对比。跟原生家庭告别以后明诚变成一个“无根”的人,没有什么东西维系着他跟这个世界的联系,然而小赵是不一样的,他有家,有爱人,有这个故事里明诚暂时没有的、有归宿的精神上的自由。所以他一定程度上可以点醒明诚,告诉他世界上有另外一种生活的可能性,不止是性取向。而明楼是这些可能性的一个归属点,当明诚从他的困惑里走出来的时候,能够走进他眼睛里的人。这个故事里的他们和以前非AU里建立于家庭关系上的感情是不太一样的,我想要诚哥先立得住自己,再以平等的姿态站到明楼面前。“我是以我最好的状态去爱你的。”

 

以我一贯写文的癖好,这篇居然没有像模像样的车。可能是我写过最不好的几篇情爱描写了,好像干瘪的动作指南,为车而车,有时候真的很想删掉,食之无味,弃之可惜。退圈之前最大的愿望是想写一篇温柔缠绵的车,然而越来越觉得没法实现了,可能我脑子里用来描写这类事情的词句已经用干净了吧。不能写就不要强行写,算是个教训。

 

最后的结尾很平淡,我承认有一些想赶快把它写完的意思,但另一方面也是觉得,铺垫了这么久这么久,有些事情是足以水到渠成了,当然这种情况只局限在同人的预设情感基础之上。总体而言我觉得它的问题非常多,虽然也有一些我再回去看也会会心一笑的点,但它的意义和完成度,可能就只是在“完成”了。这么看的话,有点对不起这慢慢写下来的五万多字。但它对我来说还有另一层意思在,就是维系着我在这条cp路上走下去,想到这个故事还没有写完,我跟这个圈子的联系就还没有断掉。那么现在它结束了,以后大概不会写楼诚的连载了吧,相比之下还是短篇更适合我。前几天轰炸叙利亚的一个视频,城市在一个瞬间熄灭了所有的灯,那个时刻我想到了这个故事,想到它贯穿始终的那个概念,“光”。“我紧紧抱你的时候,这世界好多人死。”可是被光照到的地方,无论是土地还是心灵,它们都有希望。电影里有句台词,“Hearts and minds, those are the two best places to shot somebody.”那么反过来讲,它们也是最好的能治愈人的地方。

 

就这样。


评论(28)
热度(42)
© 兼爱非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