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搞cp可以 cp搞我不行

[谭赵AU]最好的爱煞人武器-11

Warning:

OOC,不是你一眼以为的那样。

后面还没想好,可能会有很多逻辑bug。

真的不是我故意不写,实在是太OOC太瞎了我写不下去……



11

 

那天他们折腾到很晚,赵启平嗓子都快哑了,也没跟谭宗明说一句“不要”。夜里三点钟谭宗明下楼给他煮鸡蛋,是因为听见小孩儿肚子叫,这算是他在厨艺上为数不多的绝活,能精准卡到溏心刚好的时候。赵启平半闭着眼睛裹着件睡袍坐在餐桌旁等他,仆人们都睡了,两个人好像两个畏手畏脚的鬼。这念头让他觉得快活,不小心就笑出声来,谭宗明一眼瞥过来,他又规规矩矩地收回去。

 

“虽然不知道你笑什么,但我不至于连这点权利都不给你。”

 

赵启平把膝盖抱在胸前,腿上还有几个不太明显的吻痕,“谭先生也给别人煮过鸡蛋么?”

 

“怎么,要争宠?”

 

赵启平笑一笑,“我很开心。”

 

谭宗明却把视线转回去,“戏不必演到这份上。”

 

 

他们沉默着吃完了那四个鸡蛋,赵启平一直低着头,没再说话,也没再看谭宗明。谭宗明吃得比他快些,到客厅点了一支烟,没抽几口听见厨房里水声,大概是赵启平在洗餐具。他其实没计划要说这句话,但这样才是他谭宗明,什么可信什么不可信,他心里从来清楚。这个晚上的性爱里他那么迫切地需要确定赵启平,确定他在他身边,但赵启平呢,即使说不上恨他,也必定说不上爱他。这是他带回来的第一个不情不愿的小朋友,谭宗明始终记得这一点。

 

我会给你自由的。他在心里想。

 

 

下半夜他们还是在一张床上睡着,赵启平躺在被子一端,躲得太远了,以至于凉气都从中间的缝隙窜进来。谭宗明这才意识到他不过二十岁,正常教育轨迹里长出来的孩子,哪里见过生活本来的样子,在那样一种孤立无援的境地里,也许他是真的依赖他。想到这儿他没有什么顾虑地就服了软,靠过去拉人的手,跟他说抱歉,是我话说得不对。赵启平倒是很乖巧地靠进他怀里,微凉的头发像蚕丝擦过他下颌。

 

然而话却说得很规矩,“谭先生没有错,是我逾越了。”

 

谭宗明听见了,但没有再说什么。

 

 

这一觉谭宗明睡得很沉,他没有定闹钟的习惯,还是赵启平试图越过他去拿手机、却因为身上没力气压到他胳膊才醒过来。赵启平见他醒了,忙把手机递给他,“谭先生,有电话。”电话没接通,谭宗明看了一眼,是老严,说省里下来个质检组,抽查到嘉林的工地,今早上临时给的通知,人马上就到。“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以前没有过这么突然的,我觉得有点蹊跷,先跟您报备一下。”工地上的事谭宗明平时很少过问,一下子也想不出什么由头,只让老严亲自去跟着,这个节骨眼上,什么变数都不能有。赵启平坐在他旁边打哈欠,他骨头还是软的,坐了没两分钟又倒进被子里,谭宗明给他把被角掖好,说你再躺一会儿,不用和我一起吃早饭。赵启平迷迷糊糊应了他一句,很快又睡着了。谭宗明笑,好像昨晚上那些不愉快都没发生过,等换好衣服,又过来亲了亲他发旋。

 

至少这一刻是真的。

 

 

然而工地那边的问题也是真的,前天刚进的一批水泥质量不合格,虽然还没大批量投入使用,但这种时间点上,已经足够做个污点。谭宗明连着接了市里几个电话,都跟他说地可能保不住,前阵子外省的安全事故风头还没过,别的事情都好说,可钱是钱,命是命。他掐着眉心喝一杯浓茶,虽然少个中韩不算伤筋动骨,但到底跟周凯明争了这么久,最后毁在这种事上,总归心里不顺畅。可这天下万般事,没有几样是真正巧合,他打了个电话给贺涵,让他从省里往下查,第二天才得了消息,说是有人匿名举报,号码是海市的。

 

“周凯?”

 

贺涵在那头不置可否,“手机号没登记,但我倾向于是他。”

 

“那水泥呢,也是从他的人那儿进的货?”

 

“这倒不见得,下头商贩里偷工减料的不少见。但你也知道周凯发达起来的路子,这种阶层,他比我们熟。估计是从哪听到了消息,才将了你一军。”

 

“比起这个,我倒更想知道,他为什么非要跟我死咬这块地。商业开发不是他的路子。”

 

“也是。对了,我突然想起来,周凯这么看重这块地,你家小朋友又是那块出来的,你说他们,会不会有什么关系?”

 

谭宗明顿了几秒,把茶杯放下,“这件事你不要查。”

 

贺涵笑了,“哟。好,我不查。”


评论(39)
热度(84)
© 如梦幻泡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