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仪男孩长驻于身边

[楼诚AU]光散落地方-12

没啥可说的……


-12


“你调查过我。”明诚的手臂不太方便,所以衬衣只是披在他肩上。他的腰腹袒露出来,有不太明显的肌肉,但明楼更注意上面的旧伤痕。有些来自锐器,有些也许是烟头。他收到的那份报告上有白纸黑字的记录,长期家庭暴力。受害者将闸刀砍向更无力反抗的人。

 

“无意冒犯,只是个人习惯。”

 

“你也知道我调查你。”

 

明楼笑了笑,“有些时候,我真觉得我们该是一家人。”

 

 

这种时候能有点酒就好了。明诚在自己的床上躺下,盯着头顶一个悬挂的黄色灯泡。他的过去有什么呢,酒精成瘾的养母,咒骂里掉落的烟灰,被推倒在桌子上水果刀砸下的疼。某种意义上他的活着就已经是勋章。“你不要同情我,那都过去了。”

 

明楼喝水的声音顿了顿,过会儿才说话。“我从网络上看,说安慰一个人的最好方法是比惨。我想了想,这条在你我身上应该不适用。你应该知道我有过一段被家族不容的爱情,它让我背叛父母背叛姐姐,所以我的罪来自自身。而你是没有错的。”

 

“我小时候的确会这么想,一种……憎恶感。对一切。但这种念头是个支撑,我想要的后来都靠我自己拿到了。寄宿式高中,干净的校服,大学文凭,工作。唯一遗憾的是,我始终没办法真正抛下她不管。这点上你比较厉害。”

 

“……是我大姐厉害。坦白说我之前从未想过去插手别人的生活,但知道你的事以后,我总忍不住拿你和明台做比较。如果有一个更好的开始,大概……”

 

而明诚截住了他。

 

“明楼,没有在我十岁那年差点被掐死的时候出现,也并不是你的错。”

 

 

直到他们从军营回通讯站的前一天,明诚才发现这里的食堂并不提供速溶以外的咖啡。在梁先生的吉普车后排他和明楼讲,我不是明台,你没必要在我身上演什么长兄如父。而明楼只是闭着眼睛说,“要是你不到十四岁,我可能真会求大姐把你写进户口本。这样她捡一个我捡一个,吵架的时候还能有个帮手。不然永远二比一,永远少数服从多数。”

 

“你敢和明董事长吵架?”

 

“那当然。在明家,我还是说了算的。”

 

于曼丽在前排偷着笑。

明先生,八组和兔区可不是这么写的。

 

 

车到通讯站的时候是晚上,明诚拉开大门,立即被夸张的音乐声吓了一跳。电视上播放着他最近一条新闻报道,难为他们调得出CEC的国际频道,他那口大学时候每天晨读练出来的英式口音在这样的环境里显得十分清高冷淡,但姑娘们很吃这一套——他必须很小心才能在回宿舍放行李的路径上不碰到她们的胸口。苏珊跑过来和他拥抱,问他要不要出去庆祝庆祝。

 

“带你去点有意思的地方。”

 

明楼从后面走过来,“你想带他去‘那儿’?”

 

“Yep。一起吗?”

 

他转过去看明诚,“如果你是我弟弟,我真不会让你跟她走。”

 

而后者的表情近乎狡黠了,“是吗?那我偏要去看看。”



·我在写什么again

评论(16)
热度(99)
© 要活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