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仪男孩长驻于身边

[楼诚AU]光散落地方-20

一句话扩写。琐碎小日常。



-20

 

明楼开了辆帕萨特,车里熏柑橘调,前窗下头晃着一个绿油油的小叶子。医院门口不让久停,明诚一上车他就出发了,车开了一会儿明诚才想起来,问他去哪。“一家粥店。你不是住长宁?吃完好送你回去。”

 

车上他们没谈桂姨的事。明楼不听广播,音响放古典乐,声音开得不大,说话可以,沉默也可以。明诚想起他上次坐明楼的车还是在卡波尔,只那一次,后来他们再去采风,都是他坐驾驶位。进入主道他们以后毫不意外地被卡在了车流里,明诚头顶着车窗往外看,玻璃上很快一片白雾。明楼这时候才第一次开口,“倒不知道你近视。”

 

“没休息好,是平光镜。”他嘴上这么回,心里也明白明楼不会不知道。无非是个开启谈话的方式。没想到明楼的下一句跟过来,说你戴眼镜也挺不错。这下倒不知道怎么接。“彼此彼此。你也不错。”

 

他能感到明楼转头看了他一眼,笑是无声的。“杂志硬照你也信,还好意思说自己做传媒。”明楼只过带一次金边眼镜,上的《中国企业家》,倒不是没去过更有影响力的杂志,胜在那次造型新,很有点皮囊之下皆坏水的味道,得女编辑喜欢,常选来做标准像。明诚查他消息的时候,见得也就多一些。其实男人的图又能修到哪里去,还能削成锥子脸不成?明诚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没忍住,突兀地笑了一声。瞄一眼明楼,没什么反应。结果到了红灯,突然伸手来拍他脑袋,“瞎想什么呢?”

 

“想……”明诚顿了一下,把那个“你”字咽回去。

 

 

车子停在附近,两个人走路过去。明楼说这里的海鲜粥是一绝,又问明诚过不过敏,得到否定的答案,才夸他有口福。店面不大,倒是很干净,桌子和人挤在一起,勉强找到一个两人位,一坐下来,四条腿都憋屈。两个人侧开身子坐,明楼不看菜单,只要一锅蟹肉粥。“晚上吃多了不消化。”

 

明诚并不饿,但粥的味道的确不错。用料新鲜实诚,火候也好,米到嘴里软软化开,瑶柱和虾仁仍然有嚼劲。他拿着筷子摆弄蟹壳,发现对面的明楼比他更笨拙,索性放弃工具,直接上手。明楼把剩下的几块都夹到他碗里。

 

“你不吃吗?味道真不错。我以为你们这种阶层不会来这种馆子,尝了才知道是真有本事。”

 

“我吃过晚饭了,还没消化。”

 

“那何必找我吃夜宵?我也吃过了。”他刚和一只蟹脚做完斗争,手指间黏腻,不好拿勺子。明楼给他递了张餐巾纸,“怕你没吃。”

 

明诚抬眼看他,有点疑惑的样子,“其实你大可不必这样绕圈子,我对你没什么秘密了,你有想法,可以直接拿出来讲。”

 

明楼笑了笑,又给他盛上一勺粥,“我们家的规矩是,吃饱了饭再谈事情。”

 

 

明诚没注意到那句“我们家”。他捏着勺柄在碗里搅和,把病房里的情况说了个大概。“医院床位稀缺,我也不想她在那儿占着资源。明天我给她结费用,先接回家里去。至于以后,我还是会回卡波尔,她……她总不会再死第二次。”

 

“你不能完全否认这种可能性。”

 

“好吧,我承认,我还没有仔细想过以后。其实我有一个想法,很模糊,但也许最有效。只是……只是需要人推我一把。”他低下头去,蒸腾的热气在镜片上熏出白雾。明楼难见他示弱的样子,没怎么犹豫,伸手帮他把眼镜取下来。“我知道一家疗养院,对这种病人很有经验。如果你决定了,我可以让院长给你打个折。”

 

明诚睁圆了眼睛看他,“你猜到了?”

 

明楼站起来,轻轻拍了拍他肩膀,“吃不完不要硬吃。”又把眼镜擦干净了递回去,“这样算推你一把了吗?”



·哈,哈,哈

评论(23)
热度(95)
© 一步一步来 | Powered by LOFTER